«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1-21   |   陳效能(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上調至65歲的「對」與「錯」

 綜援   長者   退休    福利   

陳效能(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政府在本年度財政預算案中,建議把申領長者綜援的年齡下限由60歲上調至65歲,引來不少迴響,連一向支持政府政策的建制派議員也群起抗議,是今年少數可以把建制派和泛民議員團結起來的社會議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頻頻出來解話,表示香港60歲的退休年齡實在太早,也落後於世界其他國家,65歲才是國際指標。他又指,「當大家都活到120歲時,60歲便只是中年」,市民應當接受改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表示,自己過了60歲但仍然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調高下限實屬合理。這番言論未能平息民憤之餘,反而火上加油。羅局長的120歲言論被斷章取義,引來市民譏諷,而行政長官拿自己和申請綜援人士比較,也令人啼笑皆非。當然,基層市民中不少年過六、七十仍然選擇或必須繼續工作,而大部分長者並非依賴綜援過活,所以特首的比喻意義不大。羅局長和行政長官對反對聲音的回應口徑一致,同樣是企圖把65歲定為「長者」和「退休」的適當年齡正常化。

 

根據社會福利署數字,截至2018年11月,綜援(年老類別)個案數目為142,799, 是所有綜援個案中比重最多的類別,佔超過六成(註1)。把新申請個案年齡下限提高至65歲後,所有舊個案不受影響(註2),而估計來年因此而不能合乎資格的新申請者約有2,000 人。長者綜緩金額比一般成人少近每月1,000元,對基層市民來說不是個小數目。對於預計將受影響的2,000 人而言,他們可能連成人綜援也未能合資格申請,因為成人綜援資產限制只是長者的六成半,而申請人同時需要參加「自力更生綜合就業援助計劃」,證明自己有尋找全職工作。這政策上的改變當中涉及減少的支出並不多,雖然長遠來說,減省的金額因本港人口老化,當然只會提高不會下跌。

 

有市民認為,雖然提高申請人年齡下限後,長遠來說可以節省福利開支,但另一邊廂政府對大型基建計劃,如東大嶼填海計劃毫不吝嗇。這不是官商勾結、肥上瘦下嗎?這推論不無道理,但福利和基建是兩種不同類型的開支。福利開支屬經常性開支,易放難收。相反,基建開支彈性較大,理論上有指定完工期限及明確經濟效益,所以不能跟福利開支相提並論。特區政府的理財原則是審慎理財,量入為出。雖然回歸以來只有兩三年出現過財政赤字,但每當財政年度出現盈餘時,還富於民的政策都只限於「派糖」的一次性措施為主,針對結構性、長遠問題的方案(如全民退保)絕無僅有。自英國殖民地時代起,審慎理財已是香港公共財政的主要原則,因英國政府不願為香港負上財政包袱,香港要「自己顧自己」。而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後,收支平衡及量入為出這些原則也延續下來,並註明在《基本法》第107條內。

 

不少市民在討論這議題時,都會環繞着政府這做法的「對」與「錯」,較少討論這政策背後的原則,也甚少探究政府在一面倒反對聲音下,仍然堅持不讓步的原因及其後果。政府在反對聲音不絕下,仍然堅持2月便要推行如此令市民反感的政策,這應如何理解?事實上,不少政府不時都會強行推出與民意背道而馳的政策,背後的原因各異,問題是政府這樣做之後,能否負擔其政治代價。美國總統特朗普堅持興建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圍牆,不惜關閉政府、停止向80萬聯邦政府公務員發薪水,此舉不單令他失去大量支持者,也連帶拖累共和黨未來的選情。香港特區政府漠視民意的政治代價又是什麼呢?在行政主導、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員不過半數,以及財政預算案已經獲得通過的情況下,調高長者綜援申請人年齡限制,實屬合法合理,短期內的政治代價甚低。

 

有《基本法》的審慎理財原則作後盾,加上政治代價不高,政府堅持推行有關改動,可以說是理所當然。局長和特首出來解話卻依賴「60歲仍然可以工作」的論述來應對民間的指控,從管治和公共關係的角度來說,是否最好的策略?同時,反對此政策改動的市民,除了以「涼薄」作為批評的主要論述以外,會否有更好的選擇?


註:

  1. 社會保障統計數字, 社會福利署網頁
  2. 立法會答問: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
  3. 明報:社福界憂開先例 長者其他福利恐隨意被削 (11-01-2019)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