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2-15   |   賴得鐘老師

澄清謬誤之後:通識科怎走下去(二)

2018年暑假前傳出把通識科變成只分及格不及格的消息後,有關這一科如何改革的聲音似乎沉寂了。然而這沉寂毫不尋常,是否暴風雨前夕的寧靜猶未可知。

 

蓋因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去年底表示,課程發展專責小組就通識科的改革建議約於2019年年底拍板,側聞今次課程檢討將涵蓋整個高中課程,因此若在課程架構層面觸動通識科,其所屬科務委員會也無可置喙。

 

就高中課程作全面檢討無可厚非。但此影響全港莘莘學子的大事,竟至今未聞政府或相關小組正式約見各大教學團體。筆者從校長圈子聽到的消息如是、作為考評局通識科科務委員會主席如是、專業團體如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亦如是。

 

究竟課程發展專責小組如何能撇開不討論通識科這高中核心科目,閉門造車,打造新課程架構?以政府推行三隧分流及「鼓勵」長者工作的綜援方案等政策,其政策制訂之效率及決心,筆者毫無置疑(執行是另一回事);但小組即將推出的新課程架構會否落得同樣下場,不禁令人憂慮。

 

事實上,在考試主導下,整體課程規劃與各科在文憑試的認證,有着緊密關係,筆者僅就通識科課時和課程探究性兩點上,分享一些資訊及理解,望令公眾能更深入明白這個坊間較少論及的問題。

 

首先的基本考慮,是課時的處理。若取消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地位,自然需要提升其他三科核心科目的課程分量及難度;換句話說,中英數三科的課程內容,必須加闊加深,才能填補通識科被撤後騰出約 250 小時的空檔。

 

早前有意見認為,高中生選擇理科及中史科的人數下降,乃因通識科必修佔用一個科目名額所致,因此建議取消通識必修地位,以騰出一個選修名額讓學生選修上述科目。筆者2018年已不只一次在不同媒體撰文質疑此說法毫無根據,因此不值一哂。

 

但即使單以學生選擇權來審視應否撤除通識科核心科目地位,也必須考慮文憑試認證中,通識科作為一個核心科目,十分重要。核心與選修科目在課程分量、深度及廣度等如何換算;而沒有白紙黑字的方程式。但核心科與選修科目在認證的重要性有高低之分也不難理解,若取消通識科的必修必考,課時定必減少,這樣一來,中英數三個核心科目需要各自增添課時及考核內容,選修科相信也需要「加碼」,才能以一個選修科取代原有的通識科比重。

 

通識科中獨立專題探究 (IES) 也有類似情況。坊間不少意見認為 IES 對師生造成壓力,應予取消。若然如此, IES 現時計算在通識課程之中的 90 小時,便需演化為通識科筆試考核內容,這與教育局近兩年不斷強調減輕學生壓力的宗旨,正是背道而馳。

 

另一方面,英國認證機構十分看重文憑試課程的探究性,而IES正好符合這要求。眾所周知,香港課程向來重視死記硬背與操練而不重探究,不如 IB 課程強調學生自主研習,在海外認證方面已承受壓力。IES 強調學生自主擬定題目、搜集資料並予以評估;加上 IB 等外國文憑課程大多要求學生撰寫長篇報告,IES 舊制下考生動輒寫上八九千字,才能以此滿足外國認證機構的要求。

 

近年教育局及考評局取消多個科目的校本評核,通識科的 IES 亦由上述舊制改為有規範及字數限制,這當然對學習壓力有舒緩作用而值得嘉許;然而卻大幅減低了高中課程整體的自主及探究性,對認證有何影響尚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識科及 IES已是文憑試在探究性認證方面的最後一根稻草。若 IES作為一個 獨立成科又由誰統籌、如何確保校內及校際差異等等都非常棘手,但卻不能置之不顧。

 

以上藉認證要求,簡單解釋了通識科在文憑試課程的定位,目的並非嚇唬公眾及課程發展專責小組。若政府有足夠理據認為現時文憑試課程結構有重大缺失,非陰乾甚至砍掉通識科不可,這一切仍是可以像以往由會考和高考轉至文憑試般進行換心手術的。只是公眾及教育界人士若能知悉更多細節,才不致藥石亂投。希望課程專責小組能盡早作出大規模公開諮詢,因封閉只會帶來猜忌與不安,對政策推行有百害而無一利。這道理正是連學過通識的高中生都該明白的。


相關連結:

澄清謬誤之後:通識科怎走下去(一)


程偉豪老師
賴得鐘老師
嘉諾撒聖心書院


現職高中通識科及歷史科老師,以及學生會、辯論隊顧問老師。相信老師若能以真實面呈現在學生面前,是最有效的教育方法。因此在課堂外,喜歡透過課餘交談和社交媒體與學生分享自己對足球、旅遊、美食等等的喜愛,以及對社會事態的觀察,與他們探討人生和社會的現況。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