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11-19   |   袁月梅

本地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升學實況

袁月梅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副教授)


有研究指出,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升讀專上學院的機會,遠低於中產家庭人士(何瑞珠、黃善國、姜培芝、岑國榮,2017)。這個現象似乎是全球性,無論是在西方、非洲、北美或東南亞社會,非常普遍 (OECD, 2017)。不同的是,香港是一個高度競爭性的社會,由幼稚園學生至高中學生,都要經過無數的考試關口,學習壓力無日無之,「快樂學習」只是教育改革的口號,考試失敗便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家境較佳的市民會送子女出國升學,但大部分本港學生,如麗斯和可靜 (均是化名),都要經歷中學文憑試的考驗。

 

麗斯來自本港典型的低收入的單親家庭,並且體弱多病,經常進出醫院。經歷了兩年副學士的磨練,才可進入本港大專院校。她回想高中年代,自己是一位考試制度的犧牲者。

 

我當時受不起DSE壓力,考之前一直請病假,連拿起支筆的力氣都無。第一科是中文,我臨考之前個多星期每晚失眠,開考前一日還在看中醫。所以真的考得很差。

 

學者(張保健、孫斌 2015)指出,教師對學生的期望差異大,成績低下的基層學生會因教師期望低而採取消極態度,對學習失去積極性和信心。

 

坦白講,我覺得中學提供的支援其實用唔着。現在想起當年考DSE,老師經常叫我們預計自己成績,然後就照辦煮碗:「你這個分可以讀咩讀咩」,而不會細問「為什麼你想讀這科?有的老師更會直接告訴我只能考到2,這樣一下子就打沉我的信心。

 

放榜那天,雖然老師說「升不到大學還有很多出路」,但拿着個位分數的DSE成績,麗斯在街上徬徨至放聲大哭,那份孤單無助和恐懼的感覺,淹沒了她。事後,她發覺:

 

放榜時,身邊很多人都很迷茫,成績不好而很焦急,太迷茫就胡亂地做了選擇,好彩最後我都無後悔。

 

總結經驗,麗斯勸師弟妹:

 

老師的說話不必盡信。以我過來人的經驗,老師提供的幫助其實少。很多時候,他們只想提升自己(任教)中學的大學升學率。

 

靠自己,可以嗎?

 

可靜(化名)是另外一個例子。她是百分百香港製造的南亞裔女孩。滿口都是中國四字詞語,喜歡看本地電視。中文口語能力極強,但寫和讀又非常弱。可靜的家受回教傳統的影響,父母重男輕女,希望她快些結婚生子,故她承認自少對讀書興趣不大。最近才被發現有讀寫障礙,平時上課無目標,甚麼也做不成。

 

我想無如何都是沒有前途,就無心向學。直到中六那年,想通了便急起直追。記得DSE放榜後,一拿到成單就大哭一場不是因為成差,而是慶捱過DSE這痛一關。應稱讚(credits)過往所付出的努。我早已做好心理準要讀副學士。

 

中學老只會叫我報讀大學課程,希提升學生讀學位的人數;但從來不會分享一些新的課資料。我知道憑的成不可入大學,所以自己去報讀一些副學士課程。

 

文憑試成績低,可靜讀了兩年副學士,才可以入大學,走出非典型南亞女生的形象,立志要成為一位通識科的中學老師,幫助少數族裔學生認識香港的時事。可靜的體會是:

 

我,南亞裔同學多數不喜通識科。但今日的我可以自由表意見和爭利,全是因為通識科的啟,所以決意要幫其他少數族學生學好通識。

 

香港適齡人口下降,學校收生競爭激烈,高中生DSE成績和入讀大學的數字,都直接影響收生質素,文憑試成績和日後出路的關係是唇齒相依。麗斯以下的一段話,可給予大家一些啟示:

 

我覺得師不應該鼓吹DSE有幾勁()。我希望他們可以提供多一些其他出路的資訊,譬如入不到大學可以讀甚麼。讀副學士雖然要花多兩年時間,但我也是走這條路過來。那段時間也是我讀書生涯裡面最開心的。中學要讀很多科,但不是每科我都喜歡。我在副學士可以讀我喜歡的科,雖然工作量(workload)大,都有好多mid-term考試但我這兩年開心很多。

 

我覺得兩批老師(中學和副學士)真的不同。雖然中學老師想幫忙「整靚」我們DSE個grade,但只注重操練我們的成績,很少鼓勵我們;而副學士的老師卻給予我很多鼓勵和支持。

 

過分強調考試策略、答題技巧和操練試題的高中教育,不只違反教育真義、極度商品化,更是嚴重地損害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消滅了青少年的夢想。難怪不少同學選擇遠赴海外升學。政府是時候以行動改變這考試主導的商品教育模式,調教中學生和大學生培育方向,重回全人教育的正軌。

 


參考資料:

1.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17), PISA 2015 results: Parental support and education expectations, Paris, France: Author.

2.何瑞珠、黃善國、姜培芝、岑國榮(2017)。PISA剖析香港青少年對升讀高等教育的期望。教育學報(45),p.47–69。

3.張保健、孫斌(2015)。教師期望的負效應以及期望的有效傳遞。科教導刊(35),p.39–40。

 

鳴謝:香港優配研究基金 (GRF Ref. No. 18606717).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