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你會丟棄多少食物?你對現時香港棄置廚餘背後隱藏的問題又有多了解?廚餘佔每天都市固體廢物超過三成,政府估計三個堆填區將會在2012-2016年間飽和,而每天增加的廚餘棄置量已達三千公噸,可見廚餘問題之嚴重性。

誰又會想家園附近有堆填區?我們又可以如何解決廚餘問題?

香港廚餘棄置的現況

現時,香港每日廚餘棄置量達3500公噸,相等於每天在堆填區棄置200輛巴士容量的廚餘,而回收量卻不足0.05%。根據環境保護署的資料顯示,在2012年,每天有9,278公噸都市固體廢物需要棄置於堆填區,當中接近四成(3,337公噸)為廚餘,在都市固體廢物中佔最大比例。

棄置的廚餘當中,主要分為由家居及工商業所產生。當中,工商業產生的廚餘量更按年上升,這些工商業廚餘,包括食肆、酒店、街市、食品製造及加工業等,由2002年每日不足400公噸,上升至2012年每日超過800噸。

根據環境局的數據顯示,相比起其他發達的亞洲地區,香港的人均廚餘棄置量比韓國和台灣多出兩至三成。由於香港建築密度高,亦缺乏農畜業大量接收廚餘,故香港比鄰近的台灣、韓國等地區更難解決廚餘問題。

按目前本地處理廚餘棄置物的做法,並不符合持續發展的原則。把廚餘運送至堆填區或焚化爐,不僅浪費了廚餘當中可再生的有機物質,長遠而言更對本地環境造成不良影響,亦未能善用堆填區及焚化爐資源。現時三個堆填區預計在2015-2019年間將會相繼飽和,故要減少廚餘棄置,是香港廢物管理不容忽視的一環。

資料來源:環境局-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劃2014-2022

資料來源:環境局-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 (頁5, 圖表2)
處理廚餘問題的重要性

香港人均廚餘棄置量近年不跌反升,現時處理廚餘的方法對社會及環境造成甚麼影響?妥善分類及棄置廚餘又有甚麼重要性?

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 廚餘在運送過程及送到堆填區後,均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導致溫室效應惡化。這些棄置的廚餘在運送到堆填區後,會產生污水,地下水因而受污染,而鄰近的土壤和生態亦會因此受到破壞,亦會產生堆填沼氣,令本地溫室效應問題進一步惡化。

    若將廚餘單獨回收,不僅能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還能轉廢為能,轉化為有用資源使用。例如把處理後的廚餘化肥用作種植之用,有利於植物的生長以及分解有害物質,植物透過光合作用,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並釋放氧氣,生物循環的過程中便能有效善用廚餘中的有用物質。
避免單純依賴堆填區及焚化設施容量
  • 現時香港三個堆填區,將軍澳、打鼓嶺及屯門,預計將分別於2015、2017、2019年相繼飽和,若不正視廚餘問題,只有擴建堆填區或增建焚化爐,但這兩個方法不但影響生活質素,亦會引起環境問題和健康風險。同時,浪費堆填區及焚化設施僅有的空間。

    另一方面,由於廚餘一般含有超過80%的水份、鹽份,這些高濃度水份導致垃圾焚化時的能源效率變慢,亦無法充份發揮焚化爐原有的作用,長遠而言亦增加焚化爐負擔,縮減焚化爐壽命,增加運作成本。
減低處理廚餘的社會成本
  • 由於處理廚餘所消耗的社會資源極多,除了龐大的廢物處置費用之外,還要承受對增建堆填區的壓力、堆填區每年的營運成本、堆填區附近的生活環境,還有處理都市固體廢物設施的維修費用等等的額外成本。就著整個社會而言,市民要付出的實際代價遠超所想,並不合乎經濟、社會效益。
推動可持續發展
  • 現時的廚餘棄置方法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香港在過去三十年所產生的都市固體廢物增加近八成,遠超於香港同期的人口增長量(36%),加上高度依賴堆填及焚化爐,對本地環境造成日益沉重的負擔,同時亦不能妥善使用廚餘中的有機物質,正視處理廚餘問題的重要性,能減少長期的資源浪費,透過循環再造及廚餘處理技術,進一步推動可持續發展在本地實踐。

資料來源:環保局-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劃

資料來源:環保局-香港廚餘及園林廢物計劃/環境保護署/可持續發展委員會

轉化成清潔液

利用廚餘轉化成多用途的酵素,轉化成多功能清潔液。製作清潔液的原材料主要果皮或是菜葉,再加上水和糖,經過發酵過程,透過酵素產生有機物,從而轉化為多用途清潔劑。這些棕色的清潔液能作多種用途,如殺蟲劑、空氣清新劑、化肥液體及清潔用品等等。

厭氧堆肥

廚餘回收後,採用生物處理技術,經過調製後,有機物在耗氧的條件下被細菌分解,產出分解物,再脫水和穩定,可轉化成有用的堆肥。由於這方法能以低成本去處理廚餘,無需高成本及技術都可進行生物降解,所以農業工作者或其他低資本行業都可考慮使用。

轉化成固體生物燃料

以機械分類及乾化處理廢物,轉化後可再生成為傳統鍋爐的輔助燃料。但由於運作成本高,再加上由垃圾產生的燃料在本地未有巿場,故未能確定香港對固體生物燃料的需求。

轉化成液體生物原料

經過熱化學、生物化學、機械程序,產生可持續使用的資源,可作為化石類運輸燃料的替代品,或用於在地產生熱力及能源,這些液體原料主要用於農業,但處理混合廚餘的技術較為複雜,當中一些技術亦仍在試驗階段,亦未經驗證。

轉化成動物飼料

回收後的食物廚餘經過篩選後,脫水及微生物降解,再經過分類及消毒處理,便可轉化為魚糧及動物飼料。現時亦有企業會回收廚餘製成飼料,例子有屯門的環保園。

發電

透過厭氧分解以穩定有機廢物,將廚餘轉化成沼氣(甲烷),再結合熱和能量發電機,可以產生熱能和發電。這種做法可減少使用石化燃料發電,有助每年減少約2萬5千噸溫室氣體排放。

香港處理廚餘的政策
訂下藍圖《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

環境局制定香港長遠發展藍圖,就著資源再用方面勾劃出減少、回收、處理及處置廢物的資源管理策略,訂出了十年藍圖摘要,具體目標在2022年之前可以減少人均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減至0.8公斤以下。

  • 透過都市固體廢物按量徵費和生產者責任等減廢政策及法規,推動行為改變。
  • 希望市民大眾參與全民運動,目標包括減少廚餘、回收飲品玻璃樽、自備購物袋和社區環保站等。
  • 投放資源以完善及建設更多處理廢物的相關基建,包括有機資源回收中心、轉廢為能的綜合廢物管理設施,以及堆填區擴建工程。當中包括已落實興建有機資源回收中心,預計於2016年和2017年將有兩個中心落成,屆時每日可處理約500公噸的廚餘。
環境局地區廚餘計劃

為了將減少廚餘的文化推廣至市民的日常生活當中,環境局在不同地區及行業宣傳廚餘源頭分類和回收等消減廚餘的概念。2011-2013年間便在觀塘、荃灣、屯門及黃大仙推行以區為本的計劃,推動全民減廢及把廚餘分類的訊息,計劃亦成功把不才廚餘轉化成有用的堆肥。

  • 2011年環保署與觀塘區議會及該區商場的物業管理公司合作,開展減少廚餘計劃,鼓勵商戶減少生產廚餘及把廚餘分類,然後利用在地廚餘處理機將廚餘中的有機物再生。截至2013年6月,約108公噸廚餘已循環再生 (日均約0.1公噸以上)。同時亦生產約20公噸堆肥供區內的園圃種植之用。
  • 2012年3月,環保署在長洲及南丫島榕樹灣推出離島廚餘回收再造計劃,目的是教育及推動食肆、餐廳及安老院減廢、分類回收及以堆肥方式循環再造廚餘。在2013年底,已循環再造約194公噸廚餘 (日均約0.3公噸),並生產約21公噸堆肥供本地使用。
屋苑廚餘循環再造項目

為鼓勵分類回收以及循環再造家居廚餘,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在2011年7月開始推出屋苑資助計劃。計劃主要協助參加的私人屋苑設置就地廚餘堆肥設備、舉辦廚餘收集及循環再造計劃相關活動。另外,亦鼓勵屋苑與非政府組織合作舉辦推廣及宣傳活動,希望居民養成將家居固體廢物分類的習慣。

第一期計劃共11個屋苑參加,每月能處理17噸廚餘。而截至2013年,合共資助了56個屋苑,每日合共回收近6公噸廚餘。

環保署廚餘循環再造合作計劃

於2009年由政府及相關工商團體的代表組成工作小組,並在2010年6月開展計劃,每年約邀請12個公私營機構參加,推行廚餘源頭分類和回收。參加計劃的機構把廚餘放置在環境保護署提供的回收桶,再運送往設於九龍灣的試驗設施進行回收再造。

為了鼓勵更多機構參加,計劃鼓勵機構自訂廚餘管理守則、舉辦研討會和講座等活動,讓業界分享減少製造廚餘的經驗、交流廚餘源頭分類方法、探討廚餘減量及回收裝置。環保署亦會頒發嘉許証書予參加機構,以肯定他們在回收廚餘上的努力。

自計劃開展後邀請公、私營機構參加廚餘源頭分類計劃。截至2013年,已有超過90間機構包括酒店、食肆、街市、食品工場、商場參加了計劃。而計劃收集約1100噸廚餘及生產約210噸堆肥,供康文署、學校、農場種植時使用。

惜食香港運動

環境局在2012年成立「惜食香港督導委員會」,負責制定及監督「惜食香港運動」的推行及計劃。運動目的主要是推動公眾關注香港廚餘管理的問題,推廣個人在家居層面改變生活習慣,減少浪費廚餘;協調政府部門和公共機構以身作則,以及鼓勵工商界減少浪費廚餘,促進商戶向慈善機構捐贈剩餘食物。

「惜食香港運動」在2013年5月正式展開,包括在不同媒體進行公眾教育活動、舉行社區活動、舉辦相關的工作坊等等,期望在三年內減少一成廚餘棄置量。

垃圾按量徵費

政府及社會團體曾多次就都市固體廢物收費提出建議,以鼓勵從源頭減廢。現時已有不少已發展城市採用垃圾徵費計劃,惟收費模式各有不同,有按廢物量收費,也有按定額收費,目的是透過經濟誘因,令市民改變日常行為習慣,減少產生廢物。

環保署於2012年曾就香港應否推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進行公眾諮詢,當中超過六成表示支持引入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而於2014年12月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在社區進行4個月的討論後,已向政府提供報告書,就著垃圾徵費,建議政府應盡快全面推行計劃,然政府仍未有具體落實方案。

空間限制
放置一部容量100公斤的廚餘機約需15平方米地方,一幢普遍的住宅樓宇每天有約200公斤廚餘。但並不是每個屋苑都能容納一台或以上的在地堆肥機,大多屋苑只能放置一部,故此並不足以應付整個屋苑廚餘棄置量的需要。而大多數本地屋苑興建時亦沒有考慮到預留擺放廚餘機的空間,所以在地堆肥對香港而言並非合適的解決方法。

成本昂貴
運作在地堆肥機成本昂貴,處理每噸廚餘的運作成本,可以是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的十倍,以一台100公斤的小型堆肥機為例,處理一噸廚餘的成本約為港幣10,000以至20,000元,並不是一般屋苑或工商業能容易負擔得起。

專業知識的要求
堆肥機並非全自動化,而是需要在專業人員的運作及管理之下,才能在最佳狀態下運作。在沒有專業人員運作之下,堆肥質素會受影響,亦可能導致其他衞生問題的出現。故一般在地堆肥機設置,均需聘用相關的專業人員管理,這項因素增加了處理廚餘的成本。

衞生問題
堆肥過程中,可能會產生衞生及氣味問題,如儲存或處理不當亦會有污水排出,造成滋擾市民的情況出現,令堆肥地點的選址可能侷限在遠離民區的地方。另外,處理堆肥的地點亦需購置一些額外裝置去處理衞生問題,如抽氣及排水設施。

缺乏資助
推行回收屋苑廚餘項目的最大問題,是現時沒有足夠資助予物業管理公司,大多的物業管理公司都沒有處理廚餘的預算。另一方面,由於處理廚餘的成本高,在私營廚餘回收商缺乏資助下,難以鼓勵本地回收業界發展。

運輸問題
由於回收的廚餘多含有水份,除了增加棄置廢物的重量,亦造成運輸不便及增加運送成本。再者,若在運輸過程當中儲存或收集方式不當的話,可能會產生臭味及衞生問題影響附近居民,面對這個難題,不是一般回收商願意承擔。

各界別對廚餘處理政策的意見
對「屋苑廚餘循環再造項目」計劃意見
葉興國(觀塘區議員)
資助計劃要求所用的廚餘機,需要屋苑有密封的房間,而在地發酵的時間亦長達3星期至4星期,並不適合本港住宅密度高的情況,而計劃亦未有隨科技發展更新條款和規格。他早前向計劃申請使用較新技術的廚餘機,但申請達9個月仍未獲批,最後決定放棄資助。
黃逸旭(黃大仙區議員)
以慈正邨為例,曾參與「公共屋邨推行廚餘回收試驗計劃」,在屋邨內安裝廚餘機,「廚餘機承受能力有限,每座只有幾戶可以參與,實在太少。」另外,亦曾接到居民投訴廚餘機產生強烈異味,造成滋擾。
胡麗恩(綠色力量保育及教育經理)
兩個回收中心主要處理工商業廚餘,但家居廚餘僅靠個別屋苑自願回收,缺全港性回收系統,致回收率極低。港府應增加撥款,向居民提供回贈等誘因,吸引更多屋苑參加回收;同時參考台北市例子,在屋苑或社區定時定點收集廚餘,再由物業管理公司送到屋苑的廚餘機,或分區的廚餘回收中心。她又說,配合垃圾徵費和强制廚餘回收,成效更顯著,以台灣為例,推行上述措施後,2010年廚餘回收率大幅增至44%。
黃煥忠(浸大嘉漢林業珠三角環境應用研究中心主任及生物系教授)
目前廚餘堆肥技術主要面對的問題是酸化和臭氣問題,市面上的廚餘堆肥機的運行缺乏專業技術,很難生產出達標的堆肥,而且運行過程中伴隨氣味的釋放影響居民身心健康和環境衞生,這些未腐熟產品極可能含有致病菌,在泥土應用時會燒根傷苗,降低了土壤性能和作物安全。

現時浸會大學已研發出更有效處理廚餘並減低異味的影響,對回收行業提供更佳的回收效果。政府若能多關注這類的技術,相信可以更能提高香港屋苑處理廚餘的可行性。
飲食及回收業界對政府支援意見
張宇人(立法會議員-飲食界)
過去十多年來,飲食業承擔八成以上的工商業污水附加費,加上當局稍後又打算就每個玻璃樽徵收1元,業界已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對於強制回收廚餘或其他垃圾處理收費計劃,業界皆有保留,不單因為擔心有關計劃令業界經營成本再次上升,亦認為政府至今所建議的計劃最終不能解決問題。

任何可持續的環保政策,只要有良好的配套措施,以及向中小型企業提供足夠支援,業界皆會支持。外國有足夠認可的回收業定時運走各區垃圾、有先進的科技和配套,香港有沒有呢?
倪漢順(香港有機資源再生中心行政總裁)
現時大多物業管理公司都沒有處理廚餘的預算,以一個十座樓的港島區屋苑為例,月費為12 ,000元。由於政府資助不足,目前回收業界靠自己開發周邊生意來「吊命」,批評廚餘藍圖隻字不提資助回收業界而感失望。
譚凱邦(環保觸覺主席)
政府更應大力發展及支援回收工業。一直以來,政府的固體廢物回收計劃,都建基於市場自發的經濟誘因,政府較少主動參預和支援,這種做法只會扼殺一些有需要或有助改善環境,卻沒有即時經濟效益的回收事業的發展,如膠樽、慳電膽、電器、電子產品甚至廚餘等。
對「惜食香港運動」意見
郭偉強(立法會議員)
運動減廢成效未知,但過去八個月已燒錢近一千四百萬元,當中七成半開支用於宣傳廣告;而有關活動本年度的預算總開支增至一千六百萬元,憂慮巨額公帑未能用得其所。
王國興(立法會議員)
惜食運動屬起步階段,需各方合作,只是簽約章及靠口頭宣傳,無約束力,各間大學應要求飯堂向學生提出溫馨提示,如問「要不要少飯呀?」認為大學生亦應提高自律性。
台北
  • 台北現時正在推行「廚餘多元再利用計畫」,規定要市民定時定點將廚餘分類回收,沒有妥善分類的會罰款處理。
  • 實施垃圾膠袋徵費政策,令廚餘分類變成該區市民的生活習慣,從而增加廚餘的回收量。
  • 會將回收後的廚餘,運送到專門處理廚餘的飼料製造工廠,並循環再造成豬隻飼料或堆肥。
韓國
  • 在推行垃圾徵費前,向市民推廣垃圾源頭分類、回收再用、廚餘回收等,讓當地市民習慣減排。
  • 韓國亦有足夠的廚餘回收設施,全國共設有264座廚餘回收及循環再造設施,部分處於人口密集的社區,該些建築物設計現代化,不會為附近地區造成氣味問題。
日本
  • 於小學推行珍惜食物的「食育」課程,傳達減少浪費食物及回收廚餘的訊息。
  • 日本知名家電廠商均推出廠牌的家用廚餘處理機,供家庭自行處理家居廚餘,將廚餘烘乾後以微生物分解成有機肥。由2001年至今平均每年出售140萬部。
  • 政府資助國民自購廚餘機,增加了市民自購廚餘機的動機。直至2013年,全國接近兩成人口使用家用廚餘機。
瑞典
  • 長時間培養市民建立垃圾分類的觀念,實施根據廚餘體積徵稅,立例禁止棄置有機垃圾於堆填區。
  • 計劃將全國收回的廚餘中的三成半製成沼氣發電,而沼氣的主要用途多為環保汽車的燃料。
  • 更於2011年訂立在七年內,把百分之五十的全國廚餘轉化為沼氣為目標,用以驅動城市中的公車運行。
英國
  • 推行公民教育,減少食物浪費以及廚餘回收,推行後全國減少平均2%的廚餘。
  • 現時,英國正實行「家居有機廢物試驗計劃」,於街邊放置廚餘桶,透過電動車定時收集家居廚餘作回收之用。目前,英國有大約一半地方設廚餘回收服務,大部分居民對回收服務表示滿意。

焚化爐(incinerator)是以焚化方式處理廢物的設施,透過高溫燃燒垃圾,將其轉化為灰燼、廢氣和熱力。焚化處理可減少廢物量的體積達九成,並可利用焚燒時產生的熱力發電。但焚化爐的建造和營運成本非常昂貴,經濟效益不大,而且其排放的廢氣、廢水、灰渣、臭氣及噪音等,如處理不當,更會造成污染問題。

廚餘(food waste)是指食材料理前後的所有廢棄物,如飯菜殘渣、生熟食材或過期食品等。廚餘的產生跟消費者的飲食行為有直接關係,通常是準備過多份量,再浪費食物而造成。節慶過後,因為應節食物過期而丟棄的情況尤其嚴重。雖然廚餘可循環再造轉化成堆肥等有用資源,但只是治標的補償性方法。

廢物處理 (waste treatment) 是指人類對生産及生活中丟棄的固體和流體物質的處理,以減低廢物對生活環境的影響。不少國家通過法例規管廢物處理,而最常見的處理方法是堆填和焚化,但兩者都會產生環境問題,故有意見認為減少消費以減少廢物和鼓勵資源回收,才是最有效的廢物處理方法。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