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住屋(全球篇)

  • 貧窮住屋(全球篇)
  • 全球居於貧窮環境的情況
  • 貧窮住屋的成因
  • 全球貧困居住環境的現況與相關數據
  • 良好居住環境的重要性
  • 政府如何應對貧窮住屋問題
  • 延伸閱讀及思考問題

caption

通識單元:全球化

學習範圍:經濟全球化、國際組織與合作

 

全球有16億人居住於貧困環境之中,當中8.2億人居於貧民窟。他們的生活狀況是怎樣的?是甚麼因素導致這種狀態?居於貧困環境不只對居住者個人造成影響,同時亦會影響社會整體發展。到底貧窮住屋會帶來甚麼影響?社會又可以如何幫助他們?

全球居於貧窮環境的情況

居於貧困環境的定義

全球有16億人居於貧困環境,即約每4個人便有1人是居於貧困環境。貧困住屋環境不限於落後地區、災區等,即使是城市或富裕地區也有人居於貧困環境,有些貧民窟甚至與富有地區只是幾步之隔。以下是被定義為貧困環境的一些狀況:

無法獲取清潔水源

  • 潔淨的用水是人們生活的必須品,但不少居於貧困環境的人口卻難以獲得或儲存清潔的食水,除欠缺基本的食水建設外,亦要面對水源污染的問題,例如大城市周邊的貧民窟,如果毗鄰為重工業設施,工業廢物可能未經處理便被排放,造成水源污染;農業活動用的化肥和農藥也會經由泥土,流入水域中,造成污染。另外,有些貧困居所處於偏遠地方,跟水源有一定距離,即使水源清潔,收集期間或收集後的儲存也有機會受污染。
  • 根據世衞數據,全球有近10億人無法享用較乾淨的食水。

欠缺衞生設施題

  • 2015年的數據顯示,全球有24億人的居所欠缺基本的衞生設施,如廁所、收集垃圾設備等。其中有9.46億人在露天地方排便,如在街角排水溝、灌木叢或露天水域。
  • 即使有廁所,亦未必具有抽水系統和帶蓋馬桶,容易造成細菌傳播。

沒有足夠居住空間

  • 貧民區是城市化的副產品。城市人口增加造成貧民區人口急速上升。在有限的土地和房屋下,人均居住空間變得愈來愈少。

居住的房屋不夠穩固、耐用

  • 安全和耐用的房屋是安居的基本條件,以保障其住戶免受各種天災、氣候、環境,以至盜賊等人為的傷害。但礙於欠缺金錢和支援,不少貧窮人口的居所都非常簡陋,甚至有傾倒的危險。
  • 不少貧民區由於被邊緣化,房屋被迫建於陡坡或危險的土地上,而結構安全性、建屋材料等都不合乎最低標準。

土地居住權未獲保障

  • 全球有20%人的居所建於未有居住權保障的土地上,因欠缺法律保障,居民可能隨時失去居所。

住屋支出比例過高

  • 由於貧窮戶的收入極低,如果住屋租金或住屋支出高昂,佔據大部分收入,住戶的飲食、教育、健康等其他基本生活開支將被迫進一步減少,形成持續貧困的惡性循環。

全球貧困居住環境的現況與相關數據

全球貧困居住環境相關數據

缺乏棲身之所

全球有1億人欠缺棲身之所、無家可歸。隨著全球人口增長,加上全球的城市化趨勢,在有限的資源下,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土地或資源去擁有或建造居所。尤其在城市地區,地價高昂,不少人無法承擔租金,只能流離失所,睡在公園、行人路、天橋底等。



棲身之所環境惡劣

現時全球有16億人居於貧困環境,預計2030年會增至最少30億,即達40%人口,當中並有約8.2億人居於城市的貧民窟。這些貧民窟的環境惡劣,衞生情況差,缺乏清潔的食水及衞生設施,如廁所沐浴、垃圾處理等,通風設施亦不足,而且大部份房屋殘舊破損,而且建築結構存在危險,或能看見有部件剝落,存在倒



沒有固定棲身之所

有些人雖有棲身的地方,但並不長久,這可能基於政局動盪、戰亂、土地政策不佳,或是因個人沒有足夠金錢負擔房租等因素,以致要經常尋覓新的居所。>



全球有16億人居於貧困環境中,其中1億人無家可歸、10億人居於非正式的住所。下列是一些情況特別惡劣的國家:

地方 人口 (2015年數據) 貧民窟/無適切居所
人口百分比
馬拉維 17,300,000 80%
埃塞俄比亞 99,400,000 70%
烏干達 37,000,000 66%
肯亞 45,920,000 60%

現時,全球約有一半人口居於城市,未來35年,世界人口將繼續從農村地區移向城市地區。2050年將有70%人口居於城市,追求更好的生活,但實情卻未必如他們的期望。

貧窮住屋的成因

低收入

「衣食住行」,住屋是人的其中一個基本需要,但因住屋不是可以免費獲取,所以很多貧窮人士的正常住屋需要無法得到滿足。有些人由於未必有穩定收入,因無法支付租金而被逼遷,要搬往更偏遠的或環境更差的地方,也可能因住屋支出比例過高,佔據大部份收入,令他們要犧牲其他方面,如飲食、教育、健康等開支。孟加拉首都達卡便有逾200萬人居於貧民窟或無棲身之所,他們為節省就業的交通開支、獲取廉價教育而選擇留在市區貧民窟,而不搬遷到其他地方居住。

孤兒問題

若家中成年人去世,成為孤兒的兒童沒有保護自己權益的能力,如果未能得到其他成年人支援,居住的地方隨時會被他人佔據。

位於非洲南部的賴索托是全球第三多愛滋病病例的國家,每4名成人就有1人感染病毒,68%的兒童因而成為孤兒。由於變得無依,其家庭的財產和土地便容易成為強搶的目標。孤兒被逼離開原來的居所,變得流離失所,或居於環境惡劣的地方。

土地政策、城鄉規劃欠佳

有些國家欠缺城市或城鄉規劃、沒有完善的房屋或土地政策,導致住屋供應不足,或房屋無法得到妥善分配。

以烏干達為例,現時人口3700萬人,當地每年需要約20萬間新屋,其中13.5萬間位於農村,6.5萬間位於城市,但由於政府建屋速度緩慢,每年僅能提供6萬間房屋。預計烏干達人口將於2020年進一步上升至4900萬人,住屋則僅上升至約300萬間,政府的建屋速度遠遠追不上需求,令房屋供應緊絀、價格上升,不少人要棲身於環境差的地方,甚至露宿街頭。

城市化

居於城市的人口比例變化

由於愈來愈多人由偏遠地區搬往城市地區,城市地區的消費較高,無論物價、樓價、租金都高出一截。這些多出的人口只好於貧民區居住,而不斷遷進城市的人口更令貧民區的環境愈趨惡劣,令問題難以解決。

居住權保障不足

土地居住權為土地權利的其中一種,只要能保證居民可控制及使用土地,即可保障他們安居,但現時全球各地有不少居住權並未受到法律的保障。然而,非正式的地權不等於非法,只是未有足夠的聲音將該地權爭取成法律認可。

以巴西貧民窟為例,當巴西2016年舉辦奧運,政府打著改善貧民窟的旗號,自2009年起遷走居於主辦城市里約的貧民窟內的22,059個家庭,涉及人數達77,206。政府聲稱會為貧民窟的住戶提供公屋或現金資助居住需要,但最後政府所提供的公屋設備及配套不完善、賠償金額亦不足夠居民另覓居所。由於貧民窟內多是違法建築,居民屬「佔用」的租戶,大部份沒有法定的土地擁有權,所以難以循法律途徑申訴。

政局動盪

不少國家陷入戰亂、政局不穩,人民要逃避戰火或壓逼,只好居無定所。

例如柬埔寨戰亂時期爆發糧食危機,鄉郊的居民湧到城市逃難,逼爆城市,因而出現房屋供應不足的問題。另外,敘利亞內戰近年愈演愈烈,多個國家牽涉其中,敘利亞有逾半國民在國內流離失所,有數百萬人則逃到國外的其他地方成為難民,不少人要居住在難民營,或在公眾地方紥營露宿。

受天災影響

有些國家持續受天災影響,如越南經常發生水災,不少居民長期受水災威脅,一旦水災來臨便會失去家園;斐濟則經常要面對洪災和風災,2016年初斐濟便遭颶風溫斯頓吹襲,政府實施全國宵禁,有村莊被夷為平地,不少居民唯有遷進臨時樹屋。

政府如何應對貧窮住屋問題

對居住者的影響

提升生活機會

生活機會(Life chances)是指一個人因社會階級不同而獲得不一樣的物質或生活質素,包括壽命、營養、醫療、教育、休閒等。一個人的生活機會乃至於階級處境,會隨著擁有財產的類型而有所差異。居於貧窮環境的人一般是擁有較低的生活機會。當居住環境改善,其生活機會亦能有所提升。

當中對兒童的影響或尤其明顯,當有固定居所,兒童固定地就讀附近的學校,有利結識朋友,65%孩童因有了固定居所而變得更有自信,或多或少影響其以後的發展。根據國際非牟利房屋組織仁人家園於於加拿大的研究,獲適切住所的人較沒適切住所的人:

  • 高中畢業比例高25%
  • 大學畢業比例高1倍
  • 收入高24%



改善生理健康

居住環境對我們的健康有直接影響,世界衞生組織歐洲辦公室於2011年發表報告《環境疾病負擔與不良家居環境的關係》(Environmental burden of disease associated with inadequate housing )指出在歐洲區域,因房屋供應不足每年導致10萬多人死亡,更將各種住屋因素對健康造成的風險量化。報告中提及的其中一些不良家居環境的住屋風險因素如下:

  • 室內通風不足

    • 貧窮地區的房屋缺乏良好的結構設計,亦缺乏良好的通風系統,加上欠缺維修保養,令室內環境潮濕和霉菌滋生,導致居住者較易染上呼吸氣管疾病,尤其容易令兒童患上哮喘病。在45個歐洲區域國家中,每年有83宗死亡個案與居於霉菌環境中有關 。
  • 使用固體燃料

    • 由於較為便宜,全球有約30億人 以燃燒固體燃料,如動物糞便、木頭、煤等,作為獲取能源的方法。在缺乏良好通風系統下,造成室內空氣污染,容易導致肺炎、肺癌等相關疾病。根據世衞數據,每年有近200萬人室內空氣污染而早逝 。
    • 2013年的一項研究顯示,尼日利亞有約0.8%新生兒死亡、42.9%新生兒後期死亡和36.3%兒童死亡與使用固體燃料有關,可見對60個月以下大的嬰兒或兒童有致命危險。
  • 安全措施不足

    • 一些住屋設計不利住戶安全,如梯級不平、樓梯欠缺扶手、照明不足等,容易引起物理性受傷,如撞傷、跌倒,另外亦可能因欠缺窗花、欠缺消防系統等引致更大的損傷,甚至死亡。
    • 全球每天幾乎有近2300名兒童因受傷而死亡 ,如果居住環境有安全措施,當中超過1000名可免於死亡。
  • 衞生設備不足

    • 若住所內的食水設施,如水管不清潔,有可能影響食水衞生,令飲用者感染疾病。
    • 若住所內沒有完善的排污系統,排泄物便會堆積,令細菌持續滋生,並容易在居住環境中傳播。
  • 家居環境擁擠

    • 由於環境人口密集、擁擠,加上欠缺通風系統,一旦有人感染病菌,容易傳播至整房子的人。例如肯亞家庭多住在擁擠居所,房屋只有一個房間,也沒足夠通風,家庭成員易患上瘧疾、沙蚤等疾病。
  • 保暖設施不足

    • 若房屋的保暖設施不足,或沒有足夠的能源或燃料供應,居住者要長期暴露於低溫環境中,有機會令患有慢性心血管疾病患者病發,或病情惡化。寒冷天氣亦容易導致呼吸氣管疾病。

從以上各項因素可見,良好的居住環境對居住者的生理健康有重要影響。



改善心理健康

需求層次理論

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指,人類的需求是以層次形式出現,由滿足低層次的需求,再逐漸發展到滿足高層次的需求。當中最底層的基本需求是生理上的生存需求,包括空氣、水、食物、溫暖、睡眠等。第二層需求則是安全感,例如是小孩受成年人的保護,或大眾受法律保護的安全保障。貧民窟的環境很多時連清新空氣、乾淨食水和適中的溫度都無法提供,令第一層的需求無法被滿足,更別說更高層次的需求。當需求無法滿足,便會出現抑鬱和焦慮的情緒。

不少社會研究均顯示,居於貧困環境,無論對成年人或兒童的心理均有著破壞性的影響。

由於貧民窟人口密度高,而且房屋間的間隔簡陋,又可能靠近馬路、行人路,一般比較嘈雜。長期生活於擠逼、嘈雜、骯髒的環境,或者經常擔憂會被逼遷,會對居住者造成精神壓力。

若有了固定的居所,不怕被趕走,不但滿足居住者第一層的基本生理需求,也讓他們無須擔心天災令自己損失家園或財產,從而能夠建立了第二層的安全感,長遠而言,有穩定的居所,不但增加就業﹑教育的機會,更可加強與社區的聯繫,從而能滿足社交﹑尊重等更高的需求層次。

對社會發展的影響

拉近貧富懸殊

由於生活於貧困居住環境的家庭難以提升生活機會,甚至做成窮人愈演愈窮的惡性循環,若能為貧窮家庭提供良好的居住環境和固定的居所,讓他們可以逐步改善財務狀況。 收入增加以及財富累積不但對個人有益,更有助打破跨代貧窮的循環,令窮人有機會向上流動,拉近社會的貧富懸殊,消減矛盾,並增加社會的生產力,令整體社會穩健發展。



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

生活於貧民區,女性所受的影響及危機比男性大。在貧民家庭中,女性的角色多為家中照顧者,負責打理家中事務,可能要走很遠的路去打水、照顧老病成員等。當有了良好的居住環境,家中要處理的事務減少,成員患病機會也減低,女性相對可以有更多私人時間,可以建立自己的事業。

另外,有良好的居住環境後,對女性的安全保障也有所上升,例如她們不再需要前往公眾廁所,或前往挑水,減低遇上襲擊或性侵犯的機會。



建立社區鄰里關係

若居民不再因為負擔不起租金而被逼遷、經常轉換居住環境,鄰里之間便可以維繫長遠的關係,對建立社區和人際網絡,以至推動社區的和諧發展有一定幫助。



避免製造罪惡溫床

由於貧民區的居民收入低,甚至沒有收入,有不少人會選擇參與犯罪活動維生,而且政府比較忽視貧民區居民的需要,即使執法人員也較少理會區內發生的事,加上貧民區人數太多,難以追查犯案者,因而導致貧民區的罪案及暴力事件一般較多。

減少居於貧民區的人數,以及改善居住環境,幫助貧窮人口增加收入,有助減低犯案率。



減低天災造成的影響

房屋結構不安全便容易被各類天災侵害而倒塌或損壞,不但做成財物損失,亦導致人命傷亡。政府不但需要花人力物力救援和安置受傷的居民,還要進行重建的工作。若房屋結構都合乎安全,人口的密度減低,天災造成的影響相對減低,政府亦不需花大量金錢和資源善後。

政府如何應對貧窮住屋問題

確立土地權

泰國、印度-土地分拆策略

土地分拆(Land Sharing)是由地主與沒有正式居住權的居民分拆土地,保障兩者的土地權利。方法是先將一部份較具市場價值的土地賣出或發展,並將利潤分予地主及居民,而居民則可免費在原區居住,並發展剩餘的土地,造就居民和地主的雙贏局面。

印度的海得拉巴和泰國曼谷於七、八十年代,就以土地分拆作為土地權利之一,不過採用此法的前提在於土地的價值,因為所分拆出的土地未必足夠負擔其餘土地的發展開支,亦講求地主及原居民的協商,所以並非每個地方都可採納。

尼泊爾 - 集體擁有地權

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一個社區,44戶遭拆遷後獲社福基金支援,獲分配另一幅土地發展,該土地地權屬集體擁有。居民遂集資建立存款及借貸制度,在該土地建立食水供應、廢物處理、醫療設施等基建,並為個別家庭提供樓宇貸款。

增建房屋供應

新加坡 – 組屋政策

新加坡在1959年獲得自治後,全國150萬人中,約25萬人住在貧民窟。政府自上世紀60年代開始推出組屋政策,現有104萬戶,即82%的民眾居於向政府購買的組屋,安居樂業。自1961年,政府開始「五年建屋計劃」,並實施「居者有其屋」,鼓勵中低收入階層以分期方式購買組屋,新加坡在五個「五年建屋計劃」中,總共興建65.38萬戶住宅。 組屋的售價由政府規定,確保能讓一般家庭負擔,並可由僱員的公積金支付首期,而且政府又規定,購買組屋5年後可出租部份單位,雖有規定單位租借細則,例如只可在購屋後10年才可租予外國人,以確保可將公共資源留給永久居民,但租客可憑組屋賺錢減輕供樓負擔。

改善現有居住環境

波蘭 – 修改重建樓宇法案(Act of Revitalization)

波蘭有約20%的舊樓宇長年欠缺維修,不符合居住的標準。

波蘭政府於2015年10月通過修改重建樓宇法案,將需要重建的地區定義為負面社會現象集中地,如高失業率、窮困率、犯罪率、欠缺教育、欠基建等,不但提供資金讓居民修葺殘破、不正規的居所,居民更可在居所修繕後留居原地,免受驅趕。此舉除了保障了24萬人的居住權,亦有效鼓勵居民維修危險居所,他們不再擔心居所改善後會被業主迫遷,能夠安心生活。

重建計劃於2014至2020年進行,並預期耗資70億美元。

馬達加斯加 – 改造貧民窟

在馬達加斯加城市Toliara,政府與非牟利團體合作,令193戶﹑共965人獲得地權,並改善房屋結構,包括加裝耐用的鐵皮屋頂﹑防蚊網等,並興建最少5個供水站及3個公廁,更修建1000米長的道路,帶動當地的就業市場,令超過13,300人受惠。

保加利亞 – 提升建屋質素

保加利亞建屋時需特別留意能源消耗。由於能源費用高昂, 47%的保加利亞人未能令房屋溫暖,需抵受嚴寒(2012年歐盟數據),當地政府在36個城市斥資3600萬美元翻新或重建樓,確保減低能源消耗,減省居民40%暖氣開支。

限制樓價升幅

德國 – 租金管制

德國的私人出租住宅市場十分龐大,佔整體住宅數目高達48% 。德國政府嚴管租金增幅,為租戶提供租住權保障及穩定租金。政府規定業主第一年不可加租,而其後三年來最多只可加租20%,而在三大城市柏林、漢堡及慕尼黑,更將租金增幅收緊至15%,並限制租金不可以較同區平均租金高出10%,以免租金過高,而且亦限制只有特定情況,如欠租、業主想自主等,才可遷走租客。因此,即使根據2013年OECD數據,德國人擁有物業的比率只有43%,較歐盟其他國家為低,但2015年OECD研究則顯示,93%的德國人滿意現時住屋環境。

  1. 居於「貧困環境」的定義是甚麼?
  2. 試舉出3個居於貧困環境對社會發展的影響?
  3. 你認為政府應從哪幾方面著手改善貧窮住屋問題?試建議兩個方案。
  4. 試分析土地居住權如何影響個人的居住質素?
  5. 試解釋居住環境如何影響健康及生命安全。



(本教案部份資料及數據由仁人家園提供)

貧窮住屋(全球篇)
製作日期:2016年12月19日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