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的興起

  • 民粹主義的興起
  • 甚麼是民粹主義?
  • 民粹與民主有何分別?
  • 各國/地區民粹主義的情形
  • 民粹主義崛起的原因
  • 民粹主義的影響
  • 民粹主義在港興起的原因
  • 延伸閱讀及思考問題

caption

通識單元:全球化

學習範圍:政治全球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全球化、國際組織與合作

 

自去年開始,歐美掀起一陣右翼民粹風。英國公投後通過脫歐、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歐洲近年接收大量中東難民,造成當地不少社會問題,有人認為民粹主義因此而在歐洲多國蔓延。另外,香港近年亦興起一股民粹風潮。歐美各國的問題,值得我們借鑑和反思。到底何謂民粹主義?民粹主義的成因是甚麼?民粹主義的興起對於全球會有何影響?

甚麼是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Populism)是由拉丁文Populus(群眾)一字發展而來,泛指「政治必須遵照人民的偏好才是對的」。學者拉克勞(Ernesto Laclau)指,民粹主義利用民眾情感,將複雜的社會議題簡化成一種訴求。

民粹主義是以民眾情緒為基礎,對抗精英壟斷的政治信條。當大量民眾不滿現狀,感到當權者腐化、不可信,自身權利、財產被剝削,便可能團結起來抵抗,甚至否定代議制的民主政體,而訴諸於直接民主。民粹主義往往帶有非理性的群眾傾向,亦可能受政客操控,發展成強制統一意志、壓制個人思想的反民主狀況。

學者凱斯•默德(Cas Mudde)指民粹主義之下,人們面對不民主的政府,會選擇非制度化的政治參與。人們批評精英在政治議題上排除了重要的議題,並期望去政治化(depoliticisation)。但民粹主義非黑即白的觀點以及毫不退讓的立場,容易導致兩極化的社會。

在民粹影響下,政府政策雖符合多數人民的期待,但卻有機會違反「社會客觀公眾利益」。例如:市民會期望政府派發$6000,但對於社會而言,這不是一個運用政府資源的最佳方法。

民粹與民主

民粹與民主同樣牽涉人民,但兩者差以毫釐,謬以千里。有人認為民粹只是太民主的後果。到底民粹、民主有何分別?

對民意的處理

民粹 民主
民粹並非以尊重每個人的意見為最大的前提,而是希望假借民意去達成某些目的。所以民粹主義往往誤導甚至分化社會民意,並操控民眾的情緒,提供敵我對立的世界觀,引發民眾的恐慌,最後令民眾作出不理性的決定。
例子: 「荷蘭特朗普」懷爾德斯不斷指責摩洛哥移民犯罪率高、成為激進伊斯蘭教的機率高。懷爾德斯希望借近年移民問題,以偏激的言論操控民意,在選舉中增加支持度。
民主是一種集體決策的模式,所有人都擁有均等的話語權,就社會議題發表意見,並強調民眾邏輯、理性的選擇,通過和平理性的討論,就政策的不同觀點以及立場達成共識。
例子: 台灣就同性婚姻在社會上一直有辯論,支持與反對的人就議題不斷討論、發表意見。

對少數社群的態度

民粹 民主
民粹的政策雖然符合多數人民在情緒上的期待,但為得到群眾的支持,違反基本原則如人權、自由、法治的權利等,經常以少數社群為針對目標,亦違反「社會客觀公眾利益」。
例子: 希特拉在強大的支持度下將國家改為單一政黨以及獨裁制度,先後推出反同性戀、反對天主教徒,以至滅絕猶太人的極端措施,違反基本人權。
民主希望以合理的程序,作出最合適的決定,不單止少數服從多數,亦要確保每一個人都獲得尊重,能夠在不受強權威脅下享有應得的權利與自由。所以民主不代表只談選舉、民意,而是談及每一個公民的自由以及人權。
例子: 早年,法國查理周刊遭受恐怖襲擊,超過400萬法國人上街示威。雖然他們未必同意查理周刊的內容,但他們捍衛的是發表不同言論的自由。

對社會精英和建制的態度

民粹 民主
民粹主義反精英、反建制,亦不認同妥協、協商等程序,推祟由民眾直接決定政治路向和政策。民粹往往帶有情緒化傾向,可能導致暴民政治,通過暴力解決問題。
例子: 香港自雨傘運動後,有不少激進本土政團冒起,部份有民粹主義傾向,不但反對政府和建制派政黨,亦批評以及攻擊被指為過於溫和的泛民精英,認為他們不能代表本土香港人。
現時西方社會推行的,是由精英領導政府和社會運作的代議式民主,期望通過選舉及議會,選出作為社會精英的代議士,以理性、智慧、邏輯解決政治、社會問題。
例子: 英國的議會是歷史最悠久的民主政體,是維繫英國政治穩定與社會發展的基石,當中擁有較大權力的下議院議員由18歲以上國民普選產生,但上議院議員則依傳統大部份由委任產生,而執政黨的領袖,包括以工人階級利益為依歸的工黨,都是社會精英,該黨的兩名前首相貝理雅和白高敦便分別畢業於著名的牛津及愛丁堡大學。

對外來者的態度

民粹 民主
民粹主義有其排外性、排他性、強調民族或種族的純粹性,他們擁抱自己的文化、國民身分,但不信任外來的移民,排斥其他文化,堅持保留自己的傳統。
例子:歐洲多國難民湧入,加上恐襲頻生,令當地人民對於伊斯蘭難民感到抗拒,不同國家的民粹政黨,乘時推出反移民的政綱,甚至提出關閉清真寺、禁止可蘭經及穿著全罩式面紗等措施。
民主講求包容與妥協,接受並尊重多元文化,不但不要求外來移民依從主流社會的文化和行為,更期望他們能保持自己的獨特文化和生活習慣,令社會更趨向多元與和諧。
例子:在伊斯蘭難民湧入歐洲令民粹主義冒起前,歐洲多國都推崇文化多元主義,瑞典等國家更列為國家官方政策。

歐美各國民粹主義崛起的情形

奧地利自由黨

奧地利自由黨在競選時的政綱支持脫離歐盟及歐元區,並明言禁止穆斯林進入國境。在2013年國民議會選舉,自由黨議席增至40席,成為奧地利國會最大反對黨。雖然其候選人霍費爾在2016年總統選舉中以些微票數落敗,但2017年10月國會大選形勢大好。今年5月更通過新的文化融合計畫,禁止女性在公共場所穿着全罩式面紗。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

另類選擇黨創黨雖然只有3年,在2013年德國聯邦議會選舉中,亦只有4.7%的支持,未能跨越5%的得票門檻,晉身國會,但在2016年3月的州議會選舉中,卻取得一定議席數目。他們的政綱主張立即停止接受來自敘利亞等國的中東移民,為杜絕難民不斷湧入,德國政府應授權警察在必要時向難民開槍鎮壓。他們亦支持德國放棄歐元以及解散歐元區。

荷蘭自由黨

在2017年荷蘭國會大選中,自由黨在150席中取得20席,成為當地第二大黨,比上一次大選增加8席。黨魁威爾德斯經常讚揚特朗普的政策,故有「荷蘭特朗普」之稱。荷蘭自由黨主張脫歐,亦主張反移民及伊斯蘭教,黨魁威爾德斯曾揚言當選後發動脫歐公投。

美國特朗普

特朗普在2016年代表共和黨勝出美國總統大選。他的政綱主張驅逐大部分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確保優先為美國工人提供就業機會等。當選後更退出多項重要的國際條約及組織,例如: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巴黎協議。

英國脫歐

英國自金融海嘯後,疑歐情緒不斷升溫,時任英國首相卡梅倫在15年英國國會大選時向選民承諾,會就英國脫歐舉行公投。而2016年6月,英國通過脫歐公投,開展為期兩年的脫歐談判。

法國國民陣線

國民陣線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成為法國第一大黨。2017年法國總統選舉時,代表「國民陣線」角逐的馬林勒龐更以第二高的得票率(21%)進入第二輪投票。勒龐提出立即遣返所有非法移民,並將每年收容移民數目減至一萬人、以高關稅保護當地產業,亦有意舉行法國脫歐公投。最後勒龐不敵馬克龍,但在其後法國國會選舉取得8席,比上屆多6席。

民粹主義崛起的原因

難民搶奪資源

難民潮令歐洲多國人民不滿及不安。歐洲在2011年經歷主權債務危機後,不少國家紛紛削減政府福利。難民湧入令歐洲多國需要撥備額外資源應付。在當地福利資源大減下,多國人民認為難民搶奪資源。

荷蘭優先將社會福利房屋分配給難民,但荷蘭人平均需要等候7年方能獲分配福利房屋,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更需等候9年。德國亦為難民提供免費住宿、醫療、教育甚至生活費等。

難民潮導致罪案率上升

難民潮令當地的罪案上升,令當地人感到不安。德國難民犯罪率在2015年增加79%,共20萬宗案件與難民有關,比2014年增加9萬宗。在2016年除夕夜,科隆更發生大規模性侵案,以及多宗搶劫案。

而且,近年伊斯蘭主義崛起,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的聖戰號召力在歐洲抬頭,進一步提高歐洲人對於難民的恐懼以及猜忌。根據德新社2016年7月的調查,雖然大部分德國人表示不會讓恐襲影響生活,但7成5人認為恐襲很可能發生。有1成4受訪者表示因擔心受襲,曾在3個月內曾避免參加音樂會或者節日活動、避免乘坐火車以及巴士。

難民潮激發民眾恐慌不安的情緒,他們希望有更強的領袖,阻止更多的難民、移民湧入歐洲。而右翼民粹主義主打排外、驅趕難民等主張,得到民眾的垂青。

歐盟造成民主赤字

歐洲各國的人民對於歐盟的作用產生質疑。民眾認為歐盟過於官僚而且不民主,導致歐盟管治造成民主赤字。歐盟決策的核心機構「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由各國部長組成的「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均不是由民眾直接選舉而產生,只有「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是由民主選舉產生。政策的決策權轉移到歐盟總部,令成員國公民的意見無法反映在政治菁英領導的歐盟決策核心機構下。

跨國聯合的政治空間令小至共同貿易協定,大至國防軍事,都必須依據歐盟的集體決定。2012年,歐豬五國債務違約,為得到歐盟援助,需大幅削減國家福利,當時,歐豬五國的國民反對以緊縮政策來應對債務違約,但歐盟堅持希臘必須推行緊縮政策以得到撥款。歐盟的決定和民眾的想法背道而馳,人民無法表達意見,對施政感到不滿,造成民主赤字。

貧富懸殊加劇 中產向下流

歐美等發達國家的貧富懸殊都有加劇的情況。美國中產人數在2015年首度少於50%,而最低收入人口及最高收入人口比率則由1971年39%上升至50.1%。美國基層家庭的收入由1970年至2014年增幅只有28%,但富人家庭卻有近47%升幅。

另一方面,自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之後,不少專業人士湧入德國尋找工作機會,德國本地的中產階級,無論在工作、居住與社會資源的分配上,都感受到時局的變化與壓力。德國的貧富差距擴大到30年來的新高點。社會上最富有的前10%,分有了國民總資產的60%,遠超過了工業國家的平均值(50%)。

貧富懸殊差距加大,導致中產空心化,引發人們的階級仇恨,他們覺得政府的政策偏幫大集團,忽略一般民眾,令他們對於建制、精英的不滿,藍領、白領、中產都紛紛加入民粹活動。

全球化令職位流失

世界貿易的發展令全球各地的經濟發展出現變化,不少製造業都遷移到生產成本低的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後致力推動全球化的自由貿易,取消關稅及非關稅貿易壁壘。大量廉價的、發展中國家生產的商品進口到已發展國家,衝擊當地的製造業,導致大量工人職位流失。

根據研究,在1999至2011年,進口的中國商品令美國流失近100萬個製造業職位,加上供應商、運輸業等產業,流失率更會高達240萬個。而法國青少年失業率達25%、義大利有近35%青少年失業、西班牙更高達40%。當失業率都高企不下,國民自然形成不滿,認為政府沒有任何措施幫助他們發展,而企業亦只為自身利益而將資金和投資移到發展中國家,令他們產生反政府、反精英的聲音,亦令民粹思潮在歐美各國擴散。

民粹主義的影響

保護主義抬頭

國際間為加強經濟合作,以達致共贏局面,不同國家之間會進行合作措施,或簽署貿易協議,甚至成立世界貿易組織(WTO)等政府間的國際組織,以消除各國之間的貿易壁壘。

民粹主義支持者則著意於保護當地的產業,以解決國家面對的困局 -- 職位流失,令保護主義抬頭。例如特朗普當選後,美國為保障本地居民的就業,退出多項國際協議,以保障美國工人的權益。他簽署行政命令,退出跨太平洋夥伴計劃(TPP),並要求重啟北美自由協定(NAFTA)談判。他直指NAFTA剝奪美國數百萬個職位,危害美國製造業,希望藉重新議定協定,吸引已將生產線搬往墨西哥的公司,把生產線重新搬回美國,縮窄貿易逆差。

排外主義興起

民粹主義強調本土民族文化的優越,反對外來移民,導致排外主義興起。歐洲多國在民粹主義的氛圍下,逐步減少接受難民,不少當地民眾亦不將難民視為社會的一分子,甚至仇視難民,在網上發表仇視言論,亦有不少候選人在選舉上發表歧視難民的言論,揚言要關閉邊境、難民營等。

國際關係緊張

在民粹主義興起的國家,往往亦出現強硬的鷹派外交政策,容易令國際關係緊張,導致合作空間縮小,出現政經甚至軍事之間的衝突。

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要在墨西哥與美國接壤邊境建立圍牆,阻擋墨西哥人偷渡到美國,更要墨西哥負擔圍牆的成本。特朗普此舉令美墨兩國關係緊張。美國保護主義崛起亦令國際間的合作空間減少,例如美國為保護當地媒炭工人而退出巴黎協議,公然違反最初的承諾。

反全球化

全球化是近代國際社會的整合過程,意圖打破區域以至國家之間的阻隔,推動人類的整體發展。然而,全球化卻與民粹主義之間產生連鎖的影響。全球化的負面影響促使民粹主義冒起,民粹主義卻令逆全球化興起,令各國對於全球事務的投入意願及積極性降低。

國與國之間的合作減少,影響國際組織在全球事務上的治理能力,令國際間的合作欠缺效率,拖慢應對氣候變暖、消滅貧窮等工作的進程。例如英國通過脫歐後,英國首相文翠珊指脫歐協議應涵蓋經濟與國家安全等方面的合作。她曾警告,若是英國和歐盟未能就脫歐談判的達成協議,英國無法獲得自由貿易協定進入歐盟單一市場,亦會削弱雙方在安全與打擊犯罪方面的合作。

非理性/情緒化政治的行為

民粹主義其中一個特性是將議題訴諸群眾的情緒,當民眾以非理性、情緒化的手法表達意見,便容易產生非理性的政治行為。而非理性的政治行為又導致議題難以在客觀持平的態度中討論,社會無法就議題達至理性的共識,不但造成民眾的分化和撕裂,亦有機會導致暴民政治,將訴求、意見訴諸暴力。

民粹主義在港興起的原因

香港自回歸後,近年亦出現民粹主義思潮。香港民粹主義的狀況及成因,與歐美國家雖然並不完全相同,但亦有相似及可以互相比對之處。

中港融合

回歸以來,中港融合政策引起中港矛盾。早年內地孕婦來港產子、雙非兒童與本港適齡學童爭奪北區學位、搶購日用品如奶粉等事件,影響香港的資源分配,令本地人產生危機感,因而令不少港人主張港人優先,維護本地人的利益,並令政治上的本土主義應運而生。

與歐洲情況相同,新移民令港人在經濟、生活、文化等方面感受到威脅,令香港興起本土主義,而難民同樣令當地人感到受侵略,繼而產生民粹思潮。

貧富懸殊差距日益擴大 青年上流機會少

香港貧富懸殊日益嚴重,2016年的堅尼系數更升至45年來最高的0.539,比中英美澳加還要高,最富有以及最貧窮的住戶月入相距12倍。另外,青少年社會向上流動性低,香港經濟只單靠四大產業,難以提供足夠機會給予年輕人向上流動。

年輕人認為難以依靠教育、自身的努力提升生活質素,因而對政府施政不滿,認為當局不明白年輕人的苦況,產生反精英、反政府的聲音。香港的情況與歐洲相近,歐洲的年輕人同樣欠缺向上流的機會,從而產生反政府的聲音。

港府在經濟、民生、政治施政停滯不前

回歸20年,市民感到政府的施政無法應對社會上的問題。政制改革停滯不前;樓市不斷攀升,不少市民因無法負擔昂貴的租金而被迫住在「劏房」;不少北區學童因跨境兒童而需要跨區上學,中港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而且,政府更推行不少具爭議性的施政,例如:興建港深廣高鐵、取消本土派立法會議員資格、推行「普教中」等。種種政策在香港十分具爭議性,但在社會未有充分討論下就強行推出,令市民的民意無法反映在政府施政上。

歐盟的架構缺乏民主的選舉,同樣導致國民的意見無法反映在政府施政上。兩者同樣造成民主赤字,人民對施政感到無力、政治參與率低,歐洲出現退出歐盟的呼聲;香港出現「逢政必反」的情況。

 

小結語:

香港與歐美的民粹主義同樣在近年崛起,我們可見民粹主義在歐美社會帶來動盪不安的局勢,激發社會上族群之間的矛盾,亦導致國與國之間的合作空間縮窄。香港社會現時亦出現相同的情況:強調本土優先、香港人身分的純粹性,排斥內地人以至新移民,並出現激烈的衝突,例如旺角騷亂等。政府應如何去施政以避免香港出現更激烈的民粹主義?

  1. 試指出及說明民粹主義在歐美各國興起的原因。
  2. 民粹主義崛起如何影響政治生態?利用歐洲近年的政治及社會發展為例,解釋你的答案。
  3. 你多大程度同意民粹主義會降低國家投入全球事務的意願?
  4. 你是否同意香港已經出現民粹主義?解釋你的理據。

民粹主義的興起
製作日期:2017年08月14日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