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全球死刑狀況

  • 全球死刑數據
  • 死刑的執行方式
  • 死刑衍生的其他問題
  • 支持和反對死刑的意見
  • 死刑與「社會契約」
  • 支持和反對死刑的意見
  • 美國、菲律賓、台灣及香港的死刑歷史
  • 延伸閱讀及思考問題

caption

通識單元:全球化

學習範圍:政治全球化

 

死刑對我們來說看似是很遙遠的事,事實上於1966年,香港已經停止執行死刑;於1993年更將死刑這項刑罰正式廢除。但與香港只有一河之隔的中國內地,卻是全世界執行死刑數目最高的國家。

你認為死刑應否廢除?如果香港恢復執行死刑,你又有何看法?

全球死刑數據

死刑是對犯罪者最嚴厲的刑罰,以結束犯人生命的方式,使其永遠與社會隔離。

聯合國在1948年公佈的《世界人權宣言》 規定,人人享有生命權,免受殘酷、不人道屈辱性刑罰的保障。之後多國逐漸廢除死刑,唯全球目前仍有58個國家保留死刑,其中包括中國、伊朗、巴基斯坦沙地阿拉伯等。1977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正式決議,希望「全世界能逐步限制可能適用死刑的犯罪數量,並以逐步達到廢除死刑為目標。」更於2007、2008兩年通過決議,呼籲全球停止使用死刑。

歐盟的官方立場也很明確要廢除死刑,並指明要成為歐盟會員國必先廢除死刑。美洲、非洲也出現區域性的文件、宣言,呼籲區域中的國家停止或廢除死刑。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全球死刑報告》 顯示,全球遭死刑處死的人數有上升的趨勢。2015年更錄得自1989年以來最高的處決人數,到2016年則稍為回落,而判處死刑的數字則有上升。要留意的是,這個統計數字並未包括將死刑資料視作機密的國家,所以實際被處決死刑的人數可能更多。

  被處決人數*
2016年 1032 (23個國家)
2015年 1634 (25個國家)
2014年 607 (22個國家)
2013年 778 (22個國家)
2012年 628 (21國家)


  被判處死刑人數*
2016年 3117 (55個國家)
2015年 1998 (61個國家)
2014年 2466 (55個國家)
2013年 1925 (57個國家)
2012年 1722 (58個國家)

*資料不包括一些將處決人數列為國家機密數字,如中國、越南、俄羅斯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2016年的數據,以下為行刑數目最多的國家:

  被處決人數
中國 1000以上
伊朗 567以上
沙特阿拉伯 154以上
伊拉克 88以上
巴基斯坦 87以上

國際特赦組織指,中國並沒有完整公開執行死刑的相關資料,根據估算,中國以死刑處決犯人的人數有可能超越全世界其他國家的總和。

伊朗近年的死刑判決數字有所上升,於2016年的行刑數目更佔了全球有紀錄統計中的一半。伊朗執行死刑依循伊斯蘭教法中「以眼還眼」的等量報復原則,值得留意的是,受害者家屬擁有赦免死刑犯人的權力。而這個原則也反映了判決不夠嚴謹客觀和公平。

沙特阿拉伯是於2016年執行死刑第3多的國家,處決方式多是公開斬首。死刑犯人除了是犯了謀殺罪外,有不少是與犯毒有關的罪名,沙特阿拉伯也會以死刑處決未成年人士。國際特赦組織指,沙特阿拉伯政府意圖利用大規模的死刑判決,來阻嚇人民反對政府。

死刑的執行方式

現代的死刑主要有斬首、絞刑、槍斃、「毒針」注射、以及電椅幾種。

斬首

斬首即直接以刀將人的頭和身分離,由於這種方法過於殘暴血腥,不少國家已被取締,目前只有沙特阿拉伯仍採用斬首行刑。

絞刑

絞刑一般是指犯人頸部被絞繩環繞,然後其所站的地板活門會被開啟,逼使犯人瞬間會由高處墜落,造成頸椎骨折,令其他器官停頓,造成死亡。有使用此方式行刑的國家包括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阿富汗、孟加拉、埃及、伊朗等。

在日本,行刑時會同時有3名行刑員分別操控3個分開的按鈕,3個按鈕中只有其中一個可以開啟死囚站著的活門。此操作的目的是讓3人不確定誰才是真正終結了死囚生命的人,讓其內心好過一點。可見,執行死刑對行刑者的心理上也可能有壓力和創傷。

絞刑也存在一定風險,美國以往就曾有犯人行刑時繩子斷裂而跌落,或者因絞繩勒的位置不正確,以致犯人需掙扎一段時間才窒息致死。

電椅

電椅是將犯人固定在能通電的椅子上,用大電壓將其電死。不過由於電流通過犯人身體時,他會痛苦掙扎,可能引致失禁、嘔吐等,加上屍體會發出燒焦的味道,死狀可能相當恐怖。

電椅曾經是美國使用的主要死刑執行工具,但亦因曾發生意外,有犯人在承受極大痛苦下未能即時死亡而不再使用,改以「毒針」注射進行,但後來因美國缺乏「毒針」的藥物,有州份決定恢復以電椅執行死刑。

「毒針」注射

「毒針」注射是指為犯人注射藥物,令其呼吸和心跳停止。這種方法相對以上的方法痛苦較少,犯人一般會在1分鐘內失去知覺並死亡。使用這種方式行刑的國家包括中國、美國、越南等。

但此方法亦曾出現不少意外,有犯人因當局換了新配方的毒針作注射,才發現藥物失效,最終令犯人死亡時間延長至兩小時,令犯人在極度痛苦中死去。另外亦曾有犯人或因過度吸毒,在行刑時醫護人員多次扎針到靜脈都失敗,令犯人承受額外痛苦,並要將行刑延期。

加上,許多藥商也因自家的「救人藥物」被用在死刑處決上,而捲入道德爭議,因此再也不願意供應行刑藥物。2016年,美國最大的藥廠宣佈開始加強管控用作製作毒針的藥物,令美國政府無法再取得新的藥劑作行刑。美國部份州份因此開始嘗試使用新型實驗性雞尾酒毒藥進行死刑注射,但則發生了上面提及犯人死亡時間延長的情況。可見在舊式藥劑缺乏的情況下,美國的毒針行刑似乎難以繼續進行。

槍斃

槍斃是以槍械射殺犯人的行刑方式,射擊位置為心臟或頭部。使用這種方式行刑的地方包括中國、台灣等。

有些地方的槍斃進行時會有一排行刑人同時發射子彈,目的同樣是不讓行刑者知道誰的子彈令犯人致命。有些地方亦會先為犯人注射麻醉藥令其昏迷後才行刑,減低其恐懼和痛苦,亦令行刑能更順利進行,減低出錯。麻醉後槍斃這種行刑方式似乎比較快捷,且出錯率較低,不過台灣亦曾有犯人因心臟太小,被槍擊6槍、拖了近1小時才斃命。

死刑衍生的其他問題

秘密處決

有些國家將死刑數據列為國家機密,例如中國、北韓、越南等,就拒絕向外透露每年判處和執行死刑的人數。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了解,中國官方數據庫「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1至2016年間,中國最少有701人被判死刑,但經「百度」翻查內地媒體有關「執行死刑」的報道時,發現在2014年至2016年間有931宗執行死刑的報道,而中國裁判文書網只收錄了當中85宗,紀錄宗數不足10%。

而有些國家的犯人家屬無法得知犯人的行刑日子,更無法取回遺體下葬。

無法討回公道

死刑處決令被誤判的死囚無法討回公道,即使發現審訊出錯也無法改變死囚被殺的事實。

而且不少判決或執行死刑的國家的司法制度都不夠完善,或未能符合國際公平審判的標準,更可能會以嚴刑逼供的方式逼使「犯人」認罪,不少冤案因此而出現。

以中國為例,死刑犯沒有權利就他們的判刑向行政機關尋求特赦或減刑,加上秘密的審訊令犯人及其家屬難以求助。

聶樹斌案便是中國一宗著名冤案。1994年,20歲的聶樹斌被控姦殺一名女工,翌年被槍斃,期間家人從未收過執行死刑的通知。21年後,中國最高法院才宣判聶樹斌無罪,還他一個清白,但聶樹斌亦無法復生。

貪污問題

審訊不公也可能衍生貪污問題。當身處一個有死刑但司法制度不嚴謹的國家,法官、司法人員、甚至執法人員和獄卒都能成為操控被告人生死的重要人物。

即使香港沒有死刑,也不代表死刑與香港人完全無關。 國際特赦組織指於2012至2017年間,已接觸5名於東南亞地區被判死刑的香港人。由於言語不通,加上貪污嚴重,國際特赦組織指有受害者表示要付錢才能見律師或與家人聯絡,更有受害人被告知只要交付一定數目的金錢便能獲釋。

少年犯問題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未滿18歲之人犯罪,不得判處死刑;懷胎婦女被判死刑,不得執行其刑。」《兒童權利公約》甚至定明未滿18歲也不應被判無期徒刑。不過仍然有部份國家,如沙特亞拉伯、伊朗、蘇丹等,對少年犯進行處決。

對伊斯蘭女性的「榮譽處決」

部份伊斯蘭國家,例如巴基斯坦長久以來有一種稱為「榮譽處決」(Honour Killing)的做法,即女性遭家族中的男性成員以維護家族名聲為由殺害,殺人者只要獲家屬原諒便不用接受法律制裁,每年有數以百計的女性死於「榮譽處決」,情況一直被詬病。2016年,一名網絡紅人、巴基斯坦少女Qandeel Baloch因於社交媒體上傳了一些自己較大膽和露骨的相片,而被弟弟掐死。不過,於2016年10月6 日,巴基斯坦通過「反榮譽處決」立法,在相同情況下殺人將須面臨監禁。而Qandeel Baloch弟弟的案件仍在審訊中。

死刑與「社會契約」

社會契約(Social Contract)是指個人與政府間關係,這概念主張人本是生活在自然狀態中,即沒有任何條例規限,大家遵從自己的良心行事,但有人的地方便會出現競爭,慢慢就會衍生各種罪惡;為了保障生存、分配資源、分工合作維繫生活,每個人交付出部分個人自由以形成公權力,以普遍民眾的意志締訂社會契約,成立國家,以契約,亦即法律去規限人民的行為,但這些法例是由人民的意願而定,政府只是將之執行。

法國思想家讓-雅克•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是著名的《社會契約論》思想家。根據契約論,他贊成死刑,因為他認為人民在契約中放棄的個人自由,包括了生命權。人民將生命權交付了政府, 所以殺人填命也可以是契約的一種。盧梭在其《社會契約論》中提到「任何人如果要保障自己而犧牲他人,他也就必須在需要的時候也為他人犧牲生命。當法律要公民冒一定的危險,公民就不再是自己的主宰了」、「為了不成為謀殺的受害者,每個人就必須同意,一旦他自己成了謀殺犯,他就得償命。」可見,盧梭認為殺人犯威脅了他人的生存權,所以為了保障大部份人的生存權,殺人犯的生存權就須被剝奪。

不過,另一名來自意大利的法學家切薩雷•貝加利亞(Cesare Beccaria)則對社會契約論有另一角度的詮釋。貝加利亞並不認同死刑,因為生命權是人民最重要的權利,即使人民與政府間有契約,也不代表連生命權也交給政府。根據契約論,人們當初是為了保障生命權而締結契約,所以並不應該把自己的生命也搭進去契約中,所以殺人犯也沒有義務將自己的生命交出去作為維護其他人安全的代價。除此之外,貝加利亞在自己的作品《論犯罪與刑罰》中,亦提及其他不認同死刑的原因,包括阻嚇力不足等。

支持和反對死刑的意見

國際特赦組識自1977年開始推動廢除死刑,當年只有16個國家廢除死刑。截至2016年,全球已有104個國家完全廢除死刑、141個國家在法律上或實務上廢除死刑、57個國家仍然保留死刑。到底支持和反對死刑的人各持甚麼理據?



  支持死刑 反對死刑
死刑對意圖犯罪者有阻嚇作用? 對犯罪者施以死刑可以威懾潛在的仿傚者,達到殺雞警猴的效果。 根據美國的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無死刑州份的謀殺率自1990年以來一直低於設有死刑的州份。而台灣在2006年至2009年,沒有執行死刑的4年中,暴力犯罪比率反而下降。可見數據沒有證明死刑與社會治安有因果關係。

意大利的法學家貝加利亞提到死刑帶給人的恐懼只是瞬間而短暫時,未必能有效減少犯罪發生。終身監禁的懲罰效果則更持久。加上罪犯殺人那一刻很多時是基於一時衝動掩蓋理智,並不會仔細衡量殺人的後果。
死刑能防止罪案重複發生? 將犯罪者處死可以防止其重複犯罪行為,一個曾經犯案的人,再犯機會比一般人高。如果只以監禁懲治,他出獄後或會再犯。即使是將其判以無期徒刑,也難保日後不會減刑,即以監禁刑期取代死刑。過去不少國家如阿富汗、中國、印度等都曾作出減刑或特赦。 將犯罪者處以終身監禁同樣可以將其與社會隔絕,並不需將其殺死,不用擔心他會重返社會犯案。
若誤判的話死刑就不能逆轉? 任何審訊都有可能出現誤判的情況。即使以監禁作為懲罰,發現誤判後也一樣無法把青春還給被誤判者。 加上在現今司法制度愈來愈成熟、嚴謹的情況下,誤判的情況也愈來愈少。 若有誤判情況出現,無辜者被執行死刑後是無法挽回的。

美國曾經有統計調查 ,針對1973至2004年間的7482宗死刑判決,發現有4.1%起初被判死刑的人最終經平反後獲無罪釋放,當中不包括已被執行死刑的個案。可見誤判率並不低。
死刑才能對受害者伸張公義? 《聖經》中提到「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即當你令別人有甚麼損失,你也應該承受相對應的損失作為制裁,所以殺人需要填命,這才是公道的做法。 難道一個人被殺死,你再去把殺死他的那人殺死就是伸張公義了嗎?

加上,部分極權國家,如北韓和中東國家視死刑為鞏固政權手段,會利用死刑鏟除異政見人士,到底是伸張公義,抑或是抹殺公義?
死刑可以節省囚禁犯人的成本? 死刑可節省開支。執行死刑只須花費購買行刑的藥物、子彈等,並不再需要負擔長久的監禁開支,較監禁便宜。而且有人會質疑為甚麼納稅人要供養囚犯。 判處死刑的開支不比監禁便宜。《時代周刊》曾提到,判處死刑比判終身監禁的相關費用反而更高。由於死刑犯即使證據確鑿,在判處死刑後,仍可不限次數地上訴,拖延執行死刑的日子,令行政費及其日常監禁開支均增加。

另外,被判監的犯人在獄中勞動的工資,部分可用作受害者的經濟補償,但死刑則令這補償消失。

再者,萬一出現錯判死刑的情況,政府要作出的賠償數額或許更大。
死刑違犯基本人權? 不將殺人者判死,即等同將其他人的生命權置於危險之中,這難道不是沒尊重他人的人權嗎? 死刑制度違反人權,生存是所有人的基本權利,其他人無權去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存權利。

加上,死刑使用的各種終結生命的方法皆有不足或出錯的可能性,這種刑罰不但令犯人在知道被判死刑後須承受惶恐度日的心理壓力,過程亦帶來肉體上的痛苦,萬一過程出錯,更可能令犯人承受額外的折磨,美國就曾多次有死刑犯因當局換了新配搭的毒針,注射後才發現藥物失效,最終令犯人死亡時間延長,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另外,有些國家將謀殺以外的行為,如運毒、通姦、強暴、經濟犯罪、貪污等都列作死刑的罪行,令人爭議這些罪行是否真的嚴重至死罪呢?北韓的死刑罪行甚至包括觀看南韓禁片。
死刑可以安慰受害者的家人? 將兇手判處死刑,可以為受害者取回公道,並安慰被害者家屬的心靈。 死刑並不能慰藉受害者家屬的心靈。由於美國在判處死刑後,死囚可不限次地上訴,每一次上訴過程都令死者家屬重新回憶痛失親人的經過,令他們長期活在痛苦中,無法走出陰霾。

另外,對於死囚家屬而言,死刑奪去了他們的親人,亦對他們造成巨大心靈創傷。

美國、菲律賓、台灣及香港的死刑歷史

美國

美國是少數仍執行死刑的已開發國家。美國曾經一度廢除了死刑,1972年,美國最高法院指出部分判予死刑案件的判決程序構成「殘酷和異常的懲罰」(cruel and unusual punishment),因而違憲,因而一度暫停判處死刑。其後,由於保守派的持續反對,以及謀殺率高企,1976年,最高法院進行翻案,指死刑制度並不違憲,但死刑的審判程序必須有嚴格標準,並改為由各州自行規定執行死刑與否 。現時美國51個州中,共有31個是有死刑制度的,但各州的死刑判決系統有所不同,另外,美國政府和美軍都有下達死刑的權力 。

根據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 的資料顯示,自1976年恢復死刑制度以來,處決人數一直有所上升,1999年是美國執行死刑的高峰期,該年被處決的人達98人。在那之後,美國執行死刑的量大致上是逐年遞減的。

自2011年起,所有死刑都只採用「毒針」注射藥物方式,盡量以最人道的方法結束死囚的生命。不過近年針藥短缺可能是導致處決數字遞減的原因。

菲律賓

菲律賓曾在廢除死刑後恢復,現時雖然已再廢除死刑,但最近仍有可能再次恢復。

1987年,菲律賓時任總統科拉桑取消了死刑,使菲律賓成為當代第一個廢除死刑的亞洲國家,但當時取消死刑的憲法允許國會在嚴重罪行的情況下恢復死刑。當年廢除死刑後,由於刑事犯罪率大幅上升,出現不少要求恢復死刑的聲音。1993年,國會通過恢復死刑,但於2006年再次廢除。

2017年,菲律賓眾議院通過針對毒品犯罪恢復死刑的法案,法案將提交參議院表決。

台灣

台灣現存死刑制度,是以近距離槍決的方式執行死刑。 時任陳水扁政府曾於2001開始推動廢除死刑。根據台灣法務部的資料,近20年死刑執行人數由1997年的38人高峰開始下降,自2002年起,台灣實際每年執行死刑的人數不多於10人,一般是0-6人 。

不過,台灣近年幾宗隨機殺人案,包括2014年鄭捷捷運上殺人案、2015年文化國小女童遭割喉、2016年女童小燈泡被狠砍23刀致身首異處等案件,引起社會譁然,亦對大眾造成陰影,令不少人支持保留死刑。

香港

香港現已廢除死刑。香港早於19世紀已有死刑制度,方式是環首死刑,當時的罪犯會被公開處決。謀殺、叛國及海盜行為都是可被判死刑的罪行。

在香港正式廢除死刑前,實際上已經停止執行死刑一段長時間。香港最後一次執行死刑是1966年11月,當局將一名被裁定犯了謀殺罪的犯人處死,而正式立法廢除死刑則在1993年。在1966年至1993年期間,雖然死刑名義上仍存在,但都一律會被英女皇赦免,改為終身監禁。

香港曾出現過重推死刑的爭議。90年代初,以重型武器行劫的案件時有發生,賊人曾多次以AK-47自動步槍搶刧珠寶金行,並在鬧市中與警方駁火,亦有途人因而死亡。因此當時有討論是否要重設死刑杜絕這些嚴重罪行,不過最終也是維持取消死刑制度的決定。

雖然死刑被廢除,但香港的犯罪率並沒有因而上升,反而下跌。兇殺案由1993年的86宗,下跌至2012年的24宗;每10萬人口的罪案率亦由1394.9宗跌至1064宗 。

  1. 死刑有什麼執行方式?你認為哪一種方式較為人道?試解釋原因。
  2. 你認為香港應否重新推行死刑?試解釋你的觀點。
  3. 你認為對殺人犯判以死刑是對受害者伸張公義嗎?對受害者的家人又是否一種補償?試解釋你的看法。
  4. 你認為執行死刑數目較多的國家有什麼共通點?根據資料,說明你的答案。
  5. 「死刑並不能阻止嚴重罪案發生。」你在多大程度同意這句說話?試解釋你的觀點。

認識全球死刑狀況
製作日期:2018年03月09日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