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論香港僭建現象,首先要問,為何香港會出現數十萬計的僭建物?以下我們將問題分開舊樓村屋豪宅或獨立屋三大範疇來解說。

原因:
環境擠迫、僭建有價

 

香港寸金尺土,居住在環境擠迫,像深水埗、大角咀、旺角等舊唐樓的市民,千方百計要擁有大一點的居住面積。於是,城市中衍生了一大批在天井、一樓平台、天台搭建出來鐵皮屋,或其他非法僭建。無論居民是自住或分租,都證明『僭建』已成為部分市民增加收入來源、減輕經濟負擔,或改善生活條件的途徑。
原因:
只跟舊契、不理新例

 

二次大戰後,政府對新界建築物一直沒有限制。到了1961年,政府才正式頒布《建築物條例(新界適用)》第121章。當中列明,『建築物建成後,不超過3層高,高度超過7.62米,但不超過8.23米,有蓋面積不超逾65.03平方米』。
   
1972年,為發展新界新市鎮,殖民地政府要爭取原居民的支持,所以制定了『丁屋』政策。根據《小型屋宇政策》中規定,父系在1898年或以前已在新界定居、年滿十八歲或以上的男性 (俗稱『男丁』),不必繳地價,運用『丁權』,便可在認可的鄉村300呎範圍內,向地政總署申請建築一座三層高的新界豁免管制屋宇 (簡稱:新界村屋)。
   
可是,有的村民仍依從著1961年前沒有高度限制的舊契,有的則無視新例的規管,故新界鄉村慢慢形成僭建氾濫的情況。
原因:
政府被動、缺乏人手

 

根據傳媒報導,一些大型低密度的住宅業主,為了增加樓宇面積、配合家居設計、令生活更舒適而進行僭建。例如西貢、飛鵝山、壽臣山等的獨立屋,有業主非法於天台加建一層,或挖地牢擴大生活空間;一些位於中半山、九龍塘的花園洋房,被發現在客廳外的露台加砌磚牆或加裝落地玻璃窗,令其變成室內空間的一部分。
   
執法方面,政府一直處於被動的角色。現時屋宇署無權在非緊急情況下,進入懷疑違規的物業進行巡查。如果業主不配合的話,很難證明僭建物的存在。
   
另外,現行的制度下,沒有即時危險的僭建物,政府只會作出罰款或「釘契」。而被釘契的物業單位,如非要轉售及做按揭,業主只作自用,對其阻嚇性和影響不大。
 
1. 政府收緊政策  

 

   
(A) 城市僭建
    •   過去十多年,政府集中關注油尖旺、深水埗、西環、灣仔等舊區的狀況,著手處理對生命或財產構成威脅,或具迫切危險性的僭建物。處理個案約40萬宗。儘管知悉不少業主違反《建築物條例》(第123章) 作出僭建,也沒有對其發出清拆令。
        2011年4月1日起,屋宇署推行更嚴謹的新執法政策,擴大「須優先取締」的 僭建物涵蓋範圍至所有在樓宇天台、平台、天井及後巷的僭建物,不論有關僭建物對公眾安全的風險度的高低或是否新建。
(B) 村屋僭建
    •   近年,政府開始處理村屋僭建。之前,政府只會針對「施工期間」的僭建物而發出清拆令,但現在則依法重申,1961年1月1日後所興建多於三層的村屋部分,均屬僭建。
       
      • 2011年6月28日起,屋宇署宣布對新界村屋加強執法,樓高四層或以上的建築部分、或圍封其覆蓋面積多於主體建築物有蓋面積的50%的天台搭建物,統統需要拆除;同時,署方推出「新界村屋僭建物申報計劃」,規定於在這日子前已建成,並屬首輪取締目標以外而違例情況較輕及潛在風險較低的新界村屋僭建物,在2012年4月1日至9月30日內申報後才得以暫緩處理。
      政府對城鄉都加強巡查,嚴正執法,一下子,香港出現大量積存的違規僭建物要盡快處理。關乎切身居住問題,自然人人關注。
 
2. 新界原居民反應激烈  
 

 

對女性 需要取締的村屋僭建物,所牽涉的人數眾多。部分村民對新政策強迫他們清拆僭建物,表達出強烈不滿。2012年4月,當政府宣布會加強執法,定下首輪取締的目標鄉村後,村民一度聲言以四招去抗爭,包括27個新界鄉事委員會成立「保衛家園行動組」、舉行「萬人申訴大會」、申請司法覆核、以及上京「告狀」。事情擾攘多時才暫時平息。村民激烈的反對態度,成為全城焦點話題。  

 

3. 發生重大塌樓與火災致命事件  
 

 

對女性 說到真正令全港對城市僭建的加強關注,始於馬頭圍道唐樓倒塌事件。香港人眼見先進發達的香港社會背後,居然會有大廈在清拆僭建物時倒塌,造成人命傷亡,普遍認為不可接受。 事隔一年多,花園街排檔發生大火,揭露僭建劏房問題嚴重,環境惡劣,並潛伏火災危機。對於僭建間接導致一連串人命傷亡,公眾要求政府加緊解決問題更加強烈。  

 

4. 傳媒監察力  
 

 

對女性 由於傳媒接二連三披露一些政界名人的僭建事件,這種偵察式廣泛報導,揭露了有官員、政客或特首參選人違規,市民嘩然,並質疑部分有關人士的回應及處理手法,有欠妥當及透明度,甚至行為失當,有失誠信。僭建風波此起彼落,沒完沒了。  

 

香港僭建物星羅棋布,公眾早已司空見慣,只是當涉及人命傷亡、官員、議員或名人等個案,影響較深遠,公眾會格外關注。近年,香港重要的僭建事件如下:

~2006年4月 孫明揚僭建~


 

簡介

當時任職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的孫明揚,被屋宇署發出僭建物警告通知。

孫過了限期未處理,被屋宇署「釘契」。

後果/影響

孫回應會作出即時拆卸行動,並鄭重向公眾致歉。外間批評孫「知法犯法」。

~2010年1月 馬頭圍道唐樓倒塌~


簡介

工人在拆卸僭建物時,破壞樓宇結構,導致整幢唐樓突然倒塌,事件釀成4死2傷。

後果/影響

公眾對樓宇安全高度關注,發展局提出要加強打擊僭建物。

~2011年5月 鄉委會反對政府拆僭建~


簡介

多名新界鄉委會代表反對政府清拆僭建物,屏山鄉鄉委會主席曾樹和揚言「文有文鬥、武有武鬥,革命成功,一定要流血」,亦有鄉委會主席指劉皇發(身兼新界鄉議局主席及新界鄉村屋宇僭建物工作小組召集人)在處理事件上對政府太軟弱。

後果/影響

村民與政府就僭建對峙局面升溫。

~2011年11月 花園街四級大火~


簡介

花園街排檔被縱火,大火波及附近唐樓,導致9死34傷,為回歸以來最多人死亡的火災。

後果/影響

食環署嚴加實行「朝笐晚拆」,改善排檔僭建等環境。

~2012年2月 唐英年大宅僭建~


簡介

身為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參選人的唐英年被揭發其太太名下,位於約道的大宅出現大規模僭建。

後果/影響

港大就事件進行民意調查,結果51.3%市民認為唐應退選,唐的民望大跌。

~2012年4月 新界村民集體拒絕申報~


簡介

上水鄉委會主席侯志強曾表示,若政府堅持清拆僭建部分,會動員村民「搏命」,並呼籲村民不要申報僭建物。

後果/影響

經過與政府商討後,村民態度軟化,答應支持申報計劃,事件暫告平息。

~2012年6月 梁振英僭建~


簡介

特首梁振英位於貝璐道的大宅被揭發有六處僭健。

後果/影響

梁拆除僭建物,出席答問會並致歉。事件被外界評為影響了梁的管治及誠信。

~2012年7 -8月 高永文與陳茂波僭建~


簡介

兩位新一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先後捲入僭建風波。 高永文住所被發現建了天台玻璃屋及違規改建; 陳茂波太太名下公司物業有劏房出租,陳曾為該公司董事,承認對分租合約知情。

後果/影響

傳媒批評兩位官員對僭建敏感度低,後知後覺。 而陳茂波身為管轄屋宇署的發展局局長,管治能力受外界質疑,特區政府的威信再度被削弱。


 

政府明確表示僭建屬違法,必須處理,並作大肆宣傳,僭建存在危險,提高市民意識。但是,僭建新風波不斷,打擊僭建時波折重重,一連串問題仍然有待解決。

 

1. 社會矛盾
  • 目前為止,政府與鄉議局、村民之間就如何處理非法僭建問題上,未取得長遠一致的共識。有村民不惜打官司,也拒絕跟政府合作。當地政總署或屋宇署人員執法時,容易與村民發生衝突,產生社會矛盾。例如今年4月,在地政總署人員派工人拆卸大棠茘枝山莊的僭建物時,與過百名村民僵持不下,最後由警員護送執法人員進入山莊,方把僭建物拆除。
   
  • 另一方面,住在城市有僭建的人士,又會埋怨政府對市區僭建物執法過於嚴謹,具雙重標準,並不公平。
   
2. 人命傷亡
  • 僭建物如設置在主要通道,阻塞出入通道,居民發生火警便逃生無路;
   
  • 居民如在人口密集的地區進行非法僭建(例如:簷篷、露台或天台),樓下滿是過路行人,一旦僭建物塌下,有可能導致人命傷亡。
   
3. 影響市容
  • 僭建物如簷蓬、懸掛在外牆的鐵籠、大型招牌和違規的密封露台等,會破壞整幢樓宇的原有整齊外觀,進而影響市容。
   
4. 破壞社會和諧
  • 官員檢控非法僭建人士,以及拆卸僭建物時,由於涉及利益、樓宇管理及保養等事宜,業主與業主、政府與業主之間可能會出現爭辯,影響社會融洽和諧的氣氛。
   
5. 無家可歸
  • 根據元朗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文志雙估計,新界有僭建物的住戶高達40萬,他質疑「政府有沒有考慮如何安置這40萬戶呢?」
   
  • 另外,土瓜灣僑裕大廈旁邊,有兩處存在超過三十年的僭建物群,約3,000平方呎,共有十多戶家庭和6至7戶商鋪。有居民表示,清拆後如果政府不安置便無家可歸。
   
6. 削弱政府管治威信
  • 由上屆政府的曾蔭權、林瑞麟、孫明揚等,到現屆政府梁振英、高永文等,一次又一次的涉嫌僭建事件,牽涉到不同部門的政府高官,有學者質疑官員不但政治意識不足,違反法紀,部分人士處理失當,要傳媒追迫才坦白交代事件,操守及誠信均有問題。僭建風波減低了市民對政府的信任程度,直接地削弱了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
   
受著利益衝突、生活質素、歷史背景等因素,不同持分者在看待香港僭建問題上,有不同應對方法和期望──政府是執法者,要清拆僭建;業主是受管制者,要慎防墜入僭建陷阱;村民是另一批受管制者,期望可獲政府從寛處理。他們的取態會決定香港是否真的永遠「僭建拆不盡,風波吹又生」。 (二)新界原居民求從寬處理
從寬處理
  有新界原居民認為,僭建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政府長年沒有執法,甚或對部分村民收了多年差餉,而在1961年立法時又沒有諮詢鄉議局,現在「突然」執法,有欠「情、法、理」,故現應該考慮特赦,或從寛處理。
   
舊契有效
  舊契現今仍具法律效力,而部分村民手執舊契而堅持超過三層的建築部分不能稱為僭建,只是「加建」或「重建」。
   
  • 「自願申報僭建物計劃」提供寛限期給村民,本是好事。可是,有村民視之為向政府「自動報料」之舉,令僭建物非拆不可。所以他們不支持計劃,並希望政府未來能改變政策,把一些沒有構成危險性的僭建建築,列入為合法建築。
(一) 政府強調要執法
為防止新僭建物的出現,並減少舊有僭建物,前發展局局表林鄭月娥(現為政務司司長)表明,政府不會把違規建築物合法化,亦不接受補價方案。業主如不履行命令,屋宇署會指示政府承建商代為清拆,並向業主追討工程費、監督費及附加費。僭建屬刑事罪行,最高刑罰為監禁一年及罰款港幣20萬元。若情況持續,違例者會被加判每日罰款港幣2萬元。
   
為了避免衝突,現時政府採取按序方式去處理僭建。
   
市區:對於低風險的僭建物,如簷篷、廣告牌、圍封式露台、天台等,當局由2012年4月1日起,啟動「僭建物申報計劃」,申報期為6個月。業主亦可聘專業人士檢察建築物,如證明沒有即時危險便可保留,每5年再作檢查。
  • 新界鄉村:屋宇署陸續向首批選定的九條鄉村發出清拆令,但9月底前不會檢控不遵從法令的業主。「新界村屋僭建物申報計劃」在2012年9月30日截止。
   
  • 屋宇署連同相關團體及機構,提供技術支援、貸款給受僭建影響的人士,喚醒業主負擔責任,主動拆除僭建物。另外,對一些因僭建受影響的人士,政府在合理的情況下,會提供安身之所。
(三)準業主/現業主應謹慎檢查
謹慎買樓
  準業主要看圖則『睇樓』,如果與實況不同要查明清楚,以防在不知情下購入有僭建物單位,買家有權要求業主拆卸僭建物,不要明知故犯,為享有更多居住空間而購入單位。
   
自行檢查
  現業主只要拿著樓宇圖則,仔細比對實際居住單位的建構,便可得知有否存在僭建物。每次改動單位結構前都要先申請,待批准後才施工。遇上不清楚的地方,則找專業認可人士求證。
 

總結:

  僭建牽連甚廣,可謂跨區域、跨階層、跨時代,拖延時間愈長愈棘手,但要立即解決卻沒可能。有人提議特區政府單從安全角度考慮,減低僭建數目,從而令政府更集中去處理問題。不管各方如何看待僭建、有甚麼期望,未來政府仍要積極與各方協調,務求和平、合情理地解決這個長久困擾香港人的問題。
僭建 (Unauthorized Building Works )
凡未經屋宇署或建築事務監督事先批准圖則,及同意展開的工程;或沒有透過「小型工程監管制度」的簡化程序進行的樓宇加建或改動,均屬違例建築工程或違例建築物。常見的違例建築工程包括:平台構築物、分間單位、結構改動、渠管錯駁等。僭建容易危害原先建築力學平衡,影響樓宇安全。
新界小型屋宇政策 (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 Policy)
俗稱丁屋政策,凡年滿18歲,父系源自1898年時為新界認可鄉村居民的男性原居民,可於其一生中興建一所面積700呎的3層高樓宇。政策原為港英政府於1970年代爭取新界原居民支持而制訂,亦為鼓勵原居民留居原村落,以保存宗族文化和傳統風俗。
《左右紅藍綠》

梁振英僭建風波

(2012 - 7-9)
《左右紅藍綠》
新界丁屋
僭建問題
(2012 - 4-11)
《城市論壇》
僭建村屋怎處置 官民理據話你知
(2012 - 4-8)
 

 

   
 
 
製作日期:2012年81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