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認為佔領中環行動 (簡稱:佔中行動) 是體現公民權利,但有人則認為是公民濫權。不如大家先弄清楚,「公民」有甚麼權利和義務?請把相關的權利義務放進適當的袋子裡。

 

權利
義務
• 繳交稅款
• 參與社會公共事務
• 言論自由、 集會自由、 遊行自由
• 生存權、私隱權
• 宗教信仰自由
• 關心及愛護國家
• 擁有財產的自由
• 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非強制的行動自由
• 遵守法紀
確定

關我咩事? What's In It For Me?

2013年初,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佔中」行動後,各界對這個議題十分關注。「佔領中環」是什麼?它對香港帶來甚麼影響?作為香港一份子,理應了解這行動背後的因由,以及不同的立場,從而建立自己對此事的見解。

佔中行動是甚麼?

民間發動的政治運動,全稱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

宣布計劃

事先張揚的非暴力公民抗命方式 - 佔領中環,使北京中央政府履行讓香港真正普選特首和全體立法會議員的承諾,並帶動社會反思民主普選對香港未來公平、公正及有效率管治的重要性。

簽署誓約書

募集至少一萬人願意簽下「誓約」,為違法的佔中行為承擔罪責。

商討日

由不同階層的香港人參與商討,共議出香港真普選方案,當中包括: 每名公民要享有相同的票數、每票具相同的票值,以及公民參選的資格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權利。

公民授權

將商談結果透過民主程序和公民授權,以公投形式表達意向,議決出香港真普選方案,再送到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考慮。

北京中央政府支持方案

港人用新方案推行真普選

北京中央政府反對方案

港人的新方案得不到落實

公民抗命

發動參與者違法佔領中環要道,期望參與者被捕後,可以喚醒更多公民支持這個行動,達到長期癱瘓香港政經中心的效果,迫使中央政府接受符合真普選定義的方式和程序。

完結

中央政府願意重新談判,討論符合公義的真普選方案,便要即時結束佔中行動。

思考:
  • 關於普選,各界提出了各種方案,但部份方案被認為不符合《基本法》或有違《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普選的定義;你認為兩者可如何同時兼顧?
  • 佔中行動是違法行為,是否值得為此而負上法律責任?
  • 佔中行動對香港的經濟和民生方面帶來甚麼影響?

公民抗命是甚麼?

美國作家亨利.梭羅 (Henry David Thoreau) 在1848年提出,公民面對社會不公平和不公義時,藉著非暴力的社會抗爭方式,拒絕遵守不合理的法律。

參與公民抗命者願為違法行為承擔罪責,目的是喚醒大眾關注,一起抗衡政治或社會的不公義現象。當他們挑戰不公義法律或制度時,很大機會遭受鎮壓、起訴甚至入罪,甚至喪失生命。

1971年政治哲學家約翰.羅爾斯的《正義論》中表述,「公民抗命」是針對不正義法律或政策的公開違法政治行為,而「公民抗命」行動如果引起社會動盪,責任不在「抗命」的公民,而在那些濫用權力和權威的人。

抗爭目的 學術自由
主要人物 蘇格拉底
抗爭內容 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堅持追尋真理和學術言論自由,得罪了當時不少的權貴。公元前399年,蘇格拉底被控告不尊重神明及蠱惑年輕人思想,判處死刑。當時蘇格拉底有機會逃走,而他明知留下來一定要犧牲性命,但最後他選擇遵從法庭裁決,支持公民抗命而留下。
抗爭目的 種族平等
主要人物 甘地
抗爭內容 1930年,印度聖雄甘地帶領印度人自行到海邊取鹽,拒絕向政府交鹽稅。印度群眾響應活動,集體犯法,當時的英國殖民地政府拘捕了6萬人,但最終英國殖民地政府廢除了《食鹽專營法》。之後,甘地繼續為廢除種族隔離及種族歧視條例而抗爭。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獨立。
抗爭目的 黑人民權
主要人物 馬丁路德金
抗爭內容 1955年,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發起超過5萬人罷乘公共交通工具,抗議美國黑人與白人分開坐的公共交通政策;1963年,他在《從伯明罕城監獄發出的信》提出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爭理念,並鼓勵黑人走到只容許白人使用的設施,故意參與未經批准的遊行示威而被捕,讓監獄填滿人,以彰顯法例的不公義,喚醒市民對黑人公平權益的關注。
抗爭目的 佔領華爾街
主要人物 ------
抗爭內容 2011年9月開始,加拿大反消費主義組織發起持續佔領華爾街的行動,近一千名示威者進入華爾街示威,以反抗不公平的現象及資本主義。之後,類似的集會蔓延至美國各地,其後更擴展到南美洲、歐洲、亞洲,佔領著世界各地的金融商業中心,形成全球性公民抗命的行動。
思考:
  • 佔中行動真的是公民抗命運動嗎?
  • 佔中參與者反對的是否不合乎公義的行為?
  • 佔中所爭取的是否在法律上已沒有合法修訂或糾正的機會?
  • 不同持份者提及佔中行動會引發甚麼衝突?你認為提出以公民抗命方式的佔中行動是否適合本港的情況?

「佔中行動」相關事件簿

佔中行動提到要爭取普及和平等的真普選的背景,主要基於《基本法》雖然早已定下普選特首可以從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形式進行,但沒有具體時間表和細節,並不斷出現有違《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普選定義的主張和論述。佔中行動支持者考慮到過往中央和特區政府推動的民主普選的立場,擔心香港在2017/2020 不會有真普選。以下是佔中行動的相關事件:

  2007年
 

全國人大常委會否決2012年香港進行雙普選,但通過2017年特首以普選產生;而2020年立法會可以進行全面普選。

 
  2010年
 

民主黨三名核心議員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就政改方案與中聯辦副主任李剛會面後,最終政府採納了雙方協商後的「改良方案」,新增「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事後民主黨被指與中聯辦「密室談判」而遭受批評。

 
  2013年1月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信報》撰文 “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首次提出要以公民抗命形式「佔領中環」,癱瘓香港的政經中心,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

 
  2013年3月
 

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及朱耀明發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講述這行動的內容及目標,並指這行動的成敗取決於公民的醒覺和參與。

 
  2013年4月
 

香港城市大學的佔中論壇引發衝突;戴耀廷和「愛港之聲」召集人高達斌應邀出席,期間在場的百多名「愛港之聲」和「愛護香港力量」成員與支持「佔中」的人士不時以粗言穢語互相指罵。

 
  2013年8月
 

逾40名學者及專業人士成立「幫幫香港 出聲行動」(簡稱「幫港出聲」),希望爭取「沉默大多數」挺身反「佔中」,並號召10萬人反對佔中運動。

 
  2013年12月
 

香港特區政府宣布就2016年立法會和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展開首階段為期五個月的政改諮詢。

 
  2014年1月
 

佔中行動首次民間「全民投票」。逾6萬名市民投票,結果逾94%投票的市民認為特首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元素。

 
  2014年2月
 

民主黨數十名黨員表明參與「佔中」,宣誓爭取真普選,不過遭到人民力量成員和佔中後援會到場抗議,要求民主黨議員辭職發動變相公投。

 
  2014年2月
 

《明報》委託港大民研計劃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反對佔中行動的受訪者比率微升至57%,支持的受訪者比率則維持在25%。

 
  2014年4月
 

民建聯委託香港民意調查中心調查發現,「不支持」佔中行動的受訪者上升了3.1%至65.6%,「支持」的受訪者則下跌1.1%至25%。

 

佔中行動引來社會關注的原因

  概念新穎
 

佔中運動可說是香港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過程漫長、有部署、有計劃,與以往遊行、示威、請願的政治參與模式不一樣。發起人提出以「公民抗命」的政治運動概念,要募集起碼一萬人自願簽下「誓約」,對外宣布支持非暴力佔中。如果最後真的佔中,40歲以上的人要走在前面,結束後這群參與者要承擔罪責,主動去投案。另外,由於有萬人參與,警方不能那麼容易把參與者趕離現場,難像在過去的示威般逐個參與者搬走,會增加政府的政治代價和政府管治的社會成本,觸發更大規模的關注。

 

 
  政改多年不果
 

回歸後,香港人不斷提出要有民主普選方案,但政府方面長期沒提出具體回應的意見及政策,令部分港人 (尤其是泛民) 不滿民主政策步伐停滯、一拖再拖;隨著時間過去,距離特首普選時間不足四年,愈來愈多市民開始質疑政府落實民主真普選的決心,民怨不斷加大。佔中行動對真普選的目標正迎合了這群人的訴求。

 

 
  違法
 

根據《公安條例》,任何超出50人的公眾集會或超出30人的公眾遊行,如未取得不反對通知書,等同非法集會。佔中行動提出要一萬人佔領中環要道,很大程度上不會獲准;另外,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者,會被控阻街,故此參與者很大機會會觸犯法例;年青人如違法後留有案底,會對前程造成影響;專業人士若違法,亦有機會失去工作或失去專業資格,後果嚴重。

 

 
  發起人及支持者身分
 

佔中發起人的身分是溫和派且具法律知識的學者,並沒有任何黨派或議員身份,其後行動獲得一些學者及公眾人士表態支持,如資深大律師李柱銘願意成為第一被告,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示支持,前立法會及行政局議員李鵬飛亦表示會參與,故引起市民關注。

 

 
  公民政治意識加強
 

2003年香港50萬人參與的七一遊行,逼使政府停止對《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後;之後香港出現天星碼頭、皇后碼頭的爭議、反高鐵撥款及反國教科等的事件,香港市民意識到直接參與各類社會運動,團結一起表達訴求和立場,可以有效地增加對政府壓力和回應。隨著資訊網絡愈來愈發達,市民更容易獲得普選及政制改革以至佔中行動等資訊。

 

 
  不同持份者對佔中的爭議
 

行動宣布後,不同組織、中央官員、香港政府官員及前官員先後發表對佔中意見,有人認為佔中行動影響整個香港的經濟命脈,事件經過更多討論後,中央和香港政府多名官員都高調反對,引起更多市民關注這個行動。

 

 

整個「佔領中環」行動對香港帶來的影響

增加國際關注
香港的政治狀況
正面
增加國際關注香港的政治狀況
回歸後,政制改革和普選問題的討論都只集中圍繞在香港人;「佔領中環」概念提出後,國際社會對香港政制及普選的發展增加了注意。例如美國駐港總領事楊甦棣在佔中概念提出後主動表示關注。另外,佔中行動發起人聲言為喚起國際社會更大關注香港真普選,行動會持續進行,並加入街頭嘉年華素。
團結不同派別
爭取民主
正面
團結不同派別爭取民主
泛民在過去爭取普選時,由於路向和方法不同而出現分歧。透過佔中行動(發起人不屬任何黨派),重新集結了不同派別,以及其他無黨派的支持民主普選人士,以更大的力量去維護香港民主的核心價值。
使中央政府多一個途徑吸納民情
正面
使中央政府多一個途徑吸納民情
泛民要保持與北京有溝通,就要令雙方有基本的互信,令北京中央政府覺得風險不是高到一個地步,不能承受香港的民主化。因為佔中行動強調和平理性,並非挑戰中央政府的主權地位,而是為香港建立公平的選舉制度。基於這個出發點,整個行動不斷邀請各界人士及市民參與,表達對普選的意見及訴求,為中央政府製造了多一個途徑去吸納民意民情。
提供市民表達對普選的渠道
正面
提供市民表達對普選的渠道
佔領中環行動由多場的商討日到公投,每個過程都有機會讓市民發表己見,發起人戴耀廷亦提及佔中行動其一目的就是要解決公共紛爭,行動可避免激進人士因長期壓抑對社會或政府不滿,無從宣洩而作出更大破壞性的行為,對香港未來社會穩定性及發展造成更大的損害。
青年增加對社會的觸覺
正面
青年增加對社會的觸覺
整個佔中行動由提出行動概念至商討等過程有一段頗長的時間,許多與公民和社會相關的概念得以經過討論,例如普選、公義、平等、法治、公民抗命等,而且有不少學者、公眾人士表達各自的意見,引發青年自少便能培養關心社會、普選和政治環境的觸覺。
捍衛香港公民
社會形象
正面
捍衛香港公民社會形象
「佔中」行動提出要建構公義、平等的政治制度,落實真普選。這訴求正符合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五條規定,選舉應該是「普及」及「平等」的原則下享有的公民權利,佔中行動的目的正是要協助香港在國際上建立公民社會的形象。
破壞香港國際形象
負面
破壞香港國際形象
香港一向給予國際和平、有秩序的印象,但「佔中」是一個違法的行為,會破壞外國對香港的國際形象。例如原定於今年9月在港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財政部長會議,改於北京舉行,有政界人士如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就認為與「佔領中環」有關,因不知到時情況會否變亂。
建立壞榜樣
負面
建立壞榜樣
「佔中」發起人是學者及社會人士,他們在社會有一定知名度及地位,在社會上擔綱著不同的工作,事先張揚的知法犯法行為可能會引來年青人仿效,對於破壞法紀的行為誤以為是正確,造成壞榜樣。其實《基本法》早已在第四十五條中規定,香港特區須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然後經由普選產生。佔中參與者可謂是公開違法爭取一些將會得到的公民權益。
衝擊社會秩序,
有暴力的危機
負面
衝擊社會秩序,有暴力的危機
佔中堵塞交通,而且佔據香港經濟命脈所在的中環,是國際金融中心,會大大破壞了原有的社會秩序。萬一佔中行動真的出現,警方為維持治安,必須要執法,到時驅趕或拘捕堵塞中環示威者,有可能會釀成警民衝突的暴力危機。
損害香港營商環境
負面
損害香港營商環境
佔中行動宣布後,已有八大商會表明強烈反對。立法會議員梁君彥表示,一些大型跨國公司已準備應付危機處理。他擔心如果香港政治風險大,會令部份企業撤離香港,進而影響香港的營商環境。
破壞中央對香港
管治的互信關係
負面
破壞中央對香港管治的互信關係
佔中行動的出現,有機會令中央政府加強對港監管與監察,不願透過討論或談判形式去談普選。由於中央政府對香港擁有最終管治權,以佔中行動迫使中央政府妥協這種做法未必可行,反而可能造成反效果。
加劇社會分化
負面
加劇社會分化
佔中行動宣布後,香港人出現了反對和支持的聲音,他們在一些公眾場合,例如之前舉行的佔中商討會、公開論壇,不時互相指罵,甚至進行網上罵戰,加劇香港的社會分化。

社會各界對「佔中」的立場

溫和民主派 -避免2017年變成「假普選」,佔中行動是現時溫和而有效的方法,迫令中央及香港政府面對普選議題。

  • 李柱銘:「會參加佔領中環,並願意被吊銷牌照,希望自己成為『第一被告』。」
  • 何俊仁:「藉著佔領中環面對全世界、面對香港市民,向北京爭取真普選。」

激進派 –不參與佔中,認為行動太溫和,毫無殺傷力,最後達至普選的機會不大。

  • 黃洋達 (熱血公民創立人) :
    「佔中是沒有效果的行動。它消耗了民意的力量,消耗了大眾對民主運動的寄望和信任,繼續向錯誤的方向走下去,亦拖慢了整個社會民權運動的發展。」
  • 陳雲 (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
    「目前的佔領中環行動,其核心是由親美的離地中產組成,一群信仰所謂普世價值的離地中產,缺乏本土政治認同和華夏族群意識制衡。」

建制派 - 主張政改諮詢是循序漸進,佔中行動邀進,會推倒談判機會,無助於透過磋商手法與中央爭取普選,破壞經濟和擾亂社會秩序。

  • 范徐麗泰 (全國人大常委) :
    「如『佔領中環』癱瘓中環,會令金融活動停頓,損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信譽,甚至令香港的信貸評級下降;有意參與『佔中』的人士,要思考此行動是要全香港一同付出代價。」
  • 葉國謙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
    「透過癱瘓中環對現時所謂的『爭取』或希望達到目的的一種表達,但這後果是非常嚴重。」
  • 梁君彥 (經民聯主席):
    「聽說有幾間在中環的大型金融公司,已在做內部風險評估,研究佔領中環的影響。一旦社會不再穩定,會考慮撤走部份業務。」

中央政府 – 大力反對「佔中」,違法行為無助普選香港特首。

  • 張曉明 (中聯辦主任):
    「堅決反對『佔中』,不論發起者如何花言巧語,包裝粉飾,違法就是違法;香港是法治社會,如果可以容許一些人為了政治訴求,不惜挑戰香港法例,就會後患無窮。」
  • 喬曉陽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
    「中央政府落實2017年普選的立場堅定不移;特首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的立場堅定不移;香港普選特首必須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決定的立場堅定不移,也不允許對抗中央的人出任特首。」
  • 梁愛詩 (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現階段已提出要進行所謂『佔領中環』行動是武斷,會破壞了一個好的討論環境,即是說現在已經無法從合法的途徑去爭取,需要公民抗命。」

特區政府 – 犯法行為破壞社會秩序,犯法者必須要承擔責任。

  • 梁振英 (現任香港特首):
    「佔中是『犯法而犯法』,政府不會姑息犯法行為。」
  • 黎棟國 (保安局局長):
    「佔中嚴重影響香港社會秩序和公共安全,甚至影響緊急服務,對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構成威脅。」

相關概念

普選 (Universal Suffrage)是指選舉權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不論性別、種族、信仰、社會狀況的適齡公民均擁有相等的選舉和被選舉權。普選依循一人一票與得票最高者當選的兩項民主法則,是民主政治的基礎。普選除能體現廣泛選民的權力和意願,建立合乎民意的政府,亦被認為是政府權力和平交替的有效制度。

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 是指政府與私營企業以外的集體領域,由社會上有共同利益與理念的群體,倡議並作出非強制性的集體行為。公民社會的理念強調公民在社會中必須要有高度的責任感去關心社會事務、政府政策,表達意見甚至參與制定,從而對政府起制約與監督的作用,並建構完善、政府更有認受性的社會。

民主 (Democracy) 是一種政治概念,意指政府的管治權力來自人民。不論是人民直接投票決定政策的直接民主,或是通過民選代表進行管治的代議政制,民主的要點是把管治權力放在多數人手中,而不是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在真正民主政制下,政府須尊重民意,讓人民享有人權。縱觀歷史,爭取民主往往要付出代價,為推翻獨裁統治造成流血衝突屢見不鮮。

相關影片

影片:《星期五主場》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戴耀廷

香港電台節目:《星期五主場》
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戴耀廷 (2013-09-13)

影片:《星期六主場》「幫港出聲」召集人何濼生

香港電台節目:《星期六主場》
「幫港出聲」召集人何濼生 (2013- 10-12)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鏗鏘集》2011-12-18 大魚食細魚,細魚食 香港電台節目《漫遊百科》- 香港如何持續2020後的人才資本素質 放馬過來 - 警權過大? 星期五主場 - 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主席翟紹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