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社區廣播」?
 社區廣播亦被稱為「第三層廣播」,主要功用是彌補商業與公共廣播服務之不足。社區廣播有特定的服務對象,有些是具有地區特性的群組,如農村社會或偏遠鄉鎮,有些是利益共通的群組,如具有相同族裔或文化根源的社群和原住民群組。社區廣播的內容具備地區的特質,或是針對特定受眾的興趣而製作的,一般由非牟利的社區團體營運,在財政上則依靠贊助、資助、捐款及廣告收益等多種來源。
源起及發展

 「社區媒體」的概念始於60、70年代,當時手提攝錄機以及有線電視在西方興起,媒體普及文化在不同社區之中,嘗試推行屬於本區有興趣及需要的電台。

 由於「社區」這概念代表強調自我身份界定的過程,故必須有別於主流商業原則為主導,故內容是較為抗衡主流的大眾化、單一化,強調多元化文化對推動民主,及通過社群相互了解來建設社會和諧的重要性。故此,社區媒體是70年代興起的「另類或激進媒體」概念的副產品。

 早期的「社區媒體」主要是另類報章或刊物。及至80年代末,社區電視或電台都已在西歐及美國等地興起,成為「由本地人士製作,而非專業廣播者製作」,意味著社區媒體的「半專業」和「本土」,相對於主流媒體的「專業」和「廣泛」,成為另類特色。

 直至90年代中期,互聯網科技發達,社區媒體的發展進入高峯期。因著互聯網的全球性及即時性,令不少小眾群體都可以利用網站,為被邊緣化的社群爭取發聲權。而網站作為資訊發放及分享平台,遂成為小眾群體鞏固其集體身份及彰顯文化多元化的空間。
數碼廣播新世代

 94年,瑞士推出首個「數碼廣播」試驗計劃,1995年,英國、德國、加拿大和瑞典均先後引入數碼電台廣播技術。

 97年9月,「世界數碼電台廣播聯盟」(World DAB Forum)在德國柏林正式宣佈數碼電台廣播投入市場服務。十家電器製造商在柏林同時展出最新型號的數碼收音機,是歷來最大規模的數碼電台廣播會議。柏林廣播機構提供六組數碼電台廣播,包括四十套數碼電台節目。

 數碼電台廣播的優點是充份利用大氣電波資源。同一寬度的波段可容納眾多的電台,例如香港電台第一台佔用92.6至94.4兆赫(共2兆赫),但2兆赫的空間可容納六至八個數碼電台。因此,電台數目會因數碼年代到來,而大幅增加,服務將更多元化。

 現時,很多國家已加入數碼電台廣播試驗行列,包括美國、澳洲、丹麥、芬蘭、荷蘭、意大利、匈牙利、比利時、挪威、印度和中國等。香港亦於2012年正式投入「數碼廣播」試播計劃。
 
社區廣播的功能
  • 為小眾發聲,提供交流資訊平台
  • 解決地區問題,提昇社區共融
  • 抗衡主流媒體,防止壟斷
  • 實踐創意工業

為小眾發聲,提供交流資訊平台

 社區廣播的運作單位是「社區電台」,不少國家會將「社區電台」等同「民間電台」。「社區電台」中的「社區」,不單指地域性區域,亦針對少數族群,如新移民、少數族裔、性小眾等。他們在主流媒體上極少有發聲的機會,「社區電台」可以讓一些被主流邊緣化的聽眾的聲音得到發佈的機會,既可影響政府制訂相關的支援措施,亦能爭取社會大眾的理解與支持,從而提高社會共融的精神。

解決地區問題,提昇社區共融

 「社區電台」可以幫助建立社區互助網絡,強化社區內人與人的關係,創造一個空間以討論、分享及解決生活種種問題。對於一些弱勢社群,社區電台對他們尤為重要,他們可以用自己熟悉的語言經營社區電台,增加對社區的歸屬感。另外,也有助發展區內經濟的作用,例如通過資訊透明化促成區內公共資源的有效配置,亦可讓區內的小店舖以廉宜的價格在電台內賣廣告,讓資源得到適當的運用。

抗衡主流媒體,防止壟斷

 廣播服務是珍貴的資源,開放社區電台其中一個重要功能,在於提供社區資源予不同社區,令不同的社群能利用廣播去達到他們的目的,資訊的發佈不再被政府或大財團壟斷,可以抗衡公營及私營電台的影響力,同時亦可抗衡主流媒體以社會大眾為服務對象,因而忽視小眾興趣和利益的問題。

實踐創意工業

 社區電台讓社群有機會參與節目製作,讓基層有機會接觸新技術和知識,進而掌握創作工具。社區媒體讓民間參與廣播業,讓個別社群的口味得到照顧,市民可以透過參與節目製作和頻道發展,建立社區網絡,發展區內經濟,實踐創意工業。

2009年10月發表的《香港電台:履行公共廣播機構的新使命》公眾諮詢文件提及,社會上一些界別強烈要求開放大氣電波,供社區和公眾廣播之用。

香港電台將會撥出部分廣播時段,作為構建社區參與廣播平台之用,並投入「社區參與廣播服務」,以為期3年的試驗計劃形式推行,此計劃由政府撥備四千五百萬元成立社區參與廣播基金所支持,鼓勵社區團體申請資源以製作節目,並安排有關節目在港台頻道播放。

以上有關節目會在數碼頻道廣播,內容會有11個主題,少數族裔將會是常設的主題,以1小時節目為例,每周可有14個節目,至於每個獲批撥款的組織,可參與製作13集節目。

由7名非官方人士評審申請的團體,包括廣播學者及港台顧問團的專家,有預錄節目能力的組織將獲優先考慮,每集1小時的節目會有1萬5千元的資助,以支付工資等實際開支,廣播的版權會由港台擁有。

社區廣播面對的考驗
資金的籌措
icon01 根據外國的推行經驗,社區電台一般都能維持收入與支出平衡,據英國媒體監管機構 OFCOM 於08-09 的報告,電台平均營運成本為78,000英鎊(約94萬港元)。對於一向依靠義工服務的社區電台來說,義工增加可能增加經濟負擔,因為成本在於對義工的培訓,所耗用的水電的開支等。

 不過,社區電台的經濟收益往往被低估。2009-2010年度,英國社區電台首四家收入最豐的電台,相等於66家收入最低的電台。當然電台的收入多寡,包含複雜原因,但意味着電台如果營運得其所,可將其變為賺錢及增加區內就業機會的地方。OFCOM 2010年度報告發現,有特定聽眾群的電台,收入較投向廣泛興趣的電台豐厚,因其可吸引穩定的聽眾與及其相關的廣告商。這些電台平均年度收入為8萬英鎊,較其他電台的5.6萬英鎊高。
人才的培訓
icon01 社區電台的軟件較硬件發展需時,如何讓社區電台可持續性地成長,關鍵在於人才的培訓。現時不少中小學均設有校園電台或電視台,學生既有社區廣播的技術,更需具備社區意識的滋養,包括專為弱勢社群發聲,及提倡文化多元化興趣及需要的價值觀。學校更可鼓勵學生發揮創意,製作切合社區需要的報導及戲劇。

  政府的角色更為重要,有建議作為公共廣播服務機構的香港電台可舉辦培訓課程,或與現行社區媒體或有志人士協作,提供資源的支援,甚至合作製作節目,分享地區資訊,推動小眾及多元溝通,並鼓勵本土或小眾人士自發製作節目,設立平台讓其一展所長。
播放的平台
icon03 相對於製作節目的開支,廣播頻道及電台的設置與基礎建設需要更龐大的資源,社區電台未必能負擔相關的資源投放,那麼社區電台的節目可以在甚麼平台上廣播?

 香港的社區廣播將以香港電台撥出部分時段的形式廣播。香港記者協會則質疑政府以難以負擔龐大開支而建議香港電台撥出時段的做法,與社區電台是兩回事。社區電台是由區內居民自行製作節目,以照顧一般被商營電台或大眾傳媒忽略的當區需要,而市民亦可藉此表達心聲或互通有無,記協促請政府從速開放天空,設立公眾頻道和批出牌照讓市民營運社區電台,讓市民享有更充分的言論自由。
如何建立觀眾群及群眾的參與
icon04 社區電台的服務範圍非常明確,觀眾是有著一定相似背景的人群,如新移民、少數族裔、性小眾等。所以,社區電台所提供的節目內容不僅是某個方面或流於表面,應該是向觀眾提供全方位關懷備至的服務,加上服務範圍相對狹小,觀眾需求就較易把握,但社區電台的節目內容如何能做到真正的貼近性、具體性、及時性及實用性,以建立觀眾群及吸引他們的參與,仍需要積累經驗與知識。
節目的監控
icon05 香港現有的網絡電台節目內容,多以公民參與為主調,雖然標榜「社區」概念,但在發展社區地方興趣的,卻因成員多參與社會運動而減少投放時間,或因資源緊絀大大影響其發展空間,以致影響節目質素。另外,社區電台的監管跟主流媒體應否有差異?如監管準則相近可能扼殺社區電台的生存空間,亦有違社區電台開放言論空間的原意,若監管過度寬鬆又可能造成其他問題。至於香港的公營廣播機構在社區電台廣播發展中所擔當的角色,亦是大眾關注的問題,公營廣播機構應否發揮領導和推動角色呢?公營廣播電台如何與社區、公眾服務機構合作,利用新的技術為公眾提供更好的廣播服務與更快的資訊?

外國的例子
英國 - 政府大力推動  人手場地待解決
icon06 今年六月,英國政府為實現「數碼英國」的計劃,宣佈所有使用數碼廣播的電台將於二零一五年停止模擬制式廣播;至於騰出來的FM頻譜,則發展「更本地的廣播」,建立小型的社區電台和商營電台。

 到2010年底為止,英國有181家社區電台,分佈於不同省郡,其中最多社區電台位於東南部,有17家;倫敦有7家,而較多華人聚居及低收入人士的曼切斯特郡就有12家。

 電台的財政來源大部份來自政府轄下的「社區電台基金」,該基金於2010-11為46萬英磅,佔電台全年收入約三成半,其他收入包括本地贊助商及廣告,佔收入大約兩成。
 英國的社區電台的經營困難主要來自人手和場地兩方面。社區電台的人手緊拙,長期倚賴義工服務來支撐。全國有近一萬名義工提供平均一星期213小時的服務,他們當中有些是電台提供的訓練課程的學生,會充當前線節目主持人。

 而場地方面,由於電台需要的空間較多,包括錄音室、電腦房、辦公室等,以及集會議室、課室及社區活動室於一身的大房間。為減低成本,電台多數租用區內的舊房子,但這些舊房子最初並非為錄音或廣播的用途而建,所以需斥資裝修或加建足夠隔音設備及添置廣播器材等。如果得到市政府的協助,租用廉價的古蹟樓宇可減低租金支出,但這些大樓亦受古蹟條例規限,往往要徵詢政府的批准才可動工裝修。
澳洲 – 地區居民依賴性高  助解決生活問題
icon07 澳洲的社區廣播服務比起其他國家來說,民眾的依賴性非常高,原因是其針對性及即時性的功能,能即時解決居民的生活問題。有學者進行過調查,發現一般的商業電台,基於受眾範圍的限制,不及社區電台深入民心。社區廣播對於當地居民是非常實用,因為社區廣播提供的新聞是一種「便利」。有時甚至能幫助居民解決問題,例如在1998年當地的社區Katherine河水氾濫,該區的居民透過社區電台的服務,得知如何取得物資及援助。

另外,社區電台能夠促進民眾參與公共事務的辯論,調查中的受訪者表示社區電台提供的訊息可以促使他們參與社區上的政治活動。
阿拉伯國家 - 無線電廣播得到解放  社交媒體和社區廣播互相影響
icon08
 有認為「阿拉伯之春」打破了阿拉伯世界持續數十年的政府壟斷廣播和政商聯合壟斷的局面,發展無線電頻率是人們擁有的一個財富。

 一個名為Aswatona(我們的聲音)支持社區廣播的項目,將在突尼斯、利比亞、埃及、葉門和巴勒斯坦建立社區廣播電台。這項目由安曼的一間非盈利機構“社區媒體網路(Community Media Network)”經營,由瑞典國際發展協作機構(SIDA)資助,內容包括研討會、年度會議、以及正在建立的線上資源和論壇www.aswatona.org。
”社區媒體網路”主管Daoud Kuttab認為在社交媒體越來越重要的環境下,社區廣播與社交媒體的發展並不相互排斥。因為在農村和沒有互聯網的地區,居民無法使用社交網路,社區廣播和社交媒體之間就可以發揮相得益彰的效用,而且社區廣播和社交媒體 有很多共同之處,它們都授予人民或公民權力。社交媒體可以幫助社區廣播確定值得關注的目標地區,同樣也能促進社區廣播;同時,社區廣播亦能推動社交媒體的發展。Daoud Kuttab強調會盡可能利用所有技術,把內容上傳到衛星上,最終目標是進行調頻廣播,但也希望能通過各種手段將內容傳遞給使用者,包括線上直播、博客和音訊共用等。

 項目的運作模式將建立在本地公民的社會模式上,當中包含強大的本地元素和依靠志願者的基礎。項目步入第二年,會為當地領導人提供培訓,向他們説明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領導社區電台作持續發展。日後擁有設備和廣播設備後,經營的成本就會降下來。

相關概念
官方媒體(official media) 數碼廣播(digital broadcasting) 公營廣播機構(Public Broadcaster)
官方媒體(official media)是直接隸屬於政府,負責將官方信息對外公布的媒體機構。官方媒體會根據信息的重要性及政府政策的需要,而決定向公眾發放哪些信息,或封鎖哪些涉及國家機密的信息,以維護國家利益。在非民主體制下,欠缺獨立媒體的平衡,新聞經國家審查篩選,可令社會易於控制,而官方媒體為政策宣傳多於反映社會現實,一般欠缺公信力。
數碼廣播(digital broadcasting)原稱數碼聲頻廣播,在技術上有不同的系統和制式,有取代FM廣播的Eureka 147和ISDB-T,有針對AM廣播的DRM,和可以與AM / FM並存的IBOC等系統。數碼廣播是一種利用數碼壓縮技術,把不同類型的電台節目等,以數碼電腦編碼傳送;並以單頻網絡運作,即全個地區均用單一頻率發射及接收,大幅節省頻譜,從而提供更多電台服務,以及傳輸數據和影像等。
公營廣播機構(Public Broadcaster)是一所不受制於商業或政府利益,為公眾服務的傳播機構,肩負著「提供資訊、教育及娛樂」三大功能。公營廣播的出現,是因為公眾不信任市場主導下的商營廣播機構,對政府的國營廣播機構能否提供不偏不倚的報道存疑。公營廣播並非以盈利為最終目的,而是以製作高質素節目服務民眾,並提供另類選擇。
 
 

 

   
 
 
製作日期:2012年8月01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