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本港有調查發現,大部分男性在家庭分工中,仍有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等性別定型觀念。報告同時指出,隨著社會和經濟環境轉變,堅持這些傳統觀念所需的物質基礎開始缺乏,而性別關係已出現變化。讓人有必要從新思考,傳統家庭崗位中的性別定型是否仍然適用?

 
     
 
性別定型定義
 

性別定型是社會對男女兩性的標準期望及價值觀。傳統、社會結構及文化因素等,令社會根據生理性別定出兩性應有的性格、行為和特質;預設的性別角色規範了個人在生活中各方面的選擇及個性發展。而不符合定型的人會被視為不正常,或遭受歧視。

 
傳統觀念
 

傳統社會大多以男性為中心,《列子.天瑞》中提到「男女之別,男尊女卑」。在家庭中,傳統觀念要求女性「三從四德」,當中「三從」是「從父、從夫、從子」,可見女性在不同階段都從屬男性。此外,家庭倫常中又有「夫為妻綱、夫義婦順」等觀念,即丈夫要作模範、當家作主,而妻子則作順從協助的角色。由於男性被塑造成強者及領導者,故相應地要肩負「養妻活兒」等職責,作家庭的精神及經濟支柱;而女性則要做「相夫教子」的「賢內助」。

 

社會結構

當社會走向工業化,家庭中的內外分工更見明顯。在男耕女織的農業社會,雖然女性要留在家中,但因男女雙方皆參與家庭經濟活動,家庭與工作的分工未太明顯,男性有時亦會負責砍柴、維修房屋等家務。

到工業社會,勞動人口需要離家到外工作,而傳統外出工作的男性便成為家庭主要的生產者;至於家庭內的事務,就順理成章全由女性負責,不用再作分工;因而形成「男主外,女主內」的情況。在男性掌握家庭經濟命脈的情況下,男女地位更懸殊。

隨著時代改變,社會開始將「家務」視作工作。然而,由於沒有直接經濟效益,「家務」仍被視為社會的廉價勞力,而參與者亦以女性為主,可見家務仍被當為是女性的責任。

在現今知識型經濟社會,講求知識、技術與勞動力的配合,經濟效益與體力勞動不再完全直接掛鉤。女性在職場上的發展亦較少因生理因素而受限制,加上教育普及,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大大提升。在這情況下,家庭內的事務是否仍然不用分工地由女性負責?掌握家庭經濟命脈的是否只有男性?

 
文化、宗教因素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性別差距指數報告」指出,國家的性別差距指數主要受宗教、文化等因素影響。2010發表的報告顯示,也門、巴基斯坦、伊朗等伊斯蘭教國家的男女不平等情況位居全球榜首;其中婦女在經濟和政治上的參與尤其低。伊斯蘭教以男性為主導,一些伊斯蘭國家禁止女性受教育、又限制女性在公共場所的活動(如必須要男性親屬陪同下才可外出)。在這情況下,「主外」的只有是男性,而女性則要留守家中。

  現實性別定型的情況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研究報告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1年發表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研究報告顯示,雖然十五歲及以上的工作年齡人口中,女性佔多數,但男性實際勞動人口參與率比女性多,故本港的勞動人口仍以男性為主。

 

勞動人口

在職貧窮
  • 本港勞動人口:男性佔53%,女性佔47%

  • 已婚的勞動人口中,男性佔58% 女性只有42%

  • 未婚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有67%,與未婚男性(65%)的相約。但已婚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只有46%,已婚男性卻有71%。反映婚姻可能令部分女性暫時或永久離開勞動人口。
  • 全職料理家務的已婚人口中,女性佔98%,男性只有2%

  • 在就業人口中,男性每週工作時數中位數為48小時;比女性的45小時為高。
  • 在香港,在職人士的月薪低於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的一半,就會被定義為「在職貧窮人士」。2010年本港的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11,000元,即每月收入低於5,500者便算在職貧窮。在月入低於5,000的人口中,女性佔82%;可見本港在職貧窮人口以女性為主。
  現實性別定型的情況
「性別定型及其對男性的影響」研究報告
  平等機會委員會於2012公布的「性別定型及其對男性的影響」研究報告指,不論任何年紀及階層的受訪男性,都受傳統對男性的規範影響,認為他們必須有經濟上照顧家庭的能力,並要比身邊的女伴成功。同時,他們仍期望女性擁有傳統「三從四德」的特質。

研究亦顯示,只有11%受訪男性表示在家務分工方面與伴侶有共識,但有47%受訪女性卻認為在這方面與伴侶達成共識。但在就業等重大事情的決定上,逾5成男性(53%)表示與伴侶有共識,與女性的較相近。 平機會指,由於很多男性都持有「女主內」的觀念,覺得家務等是女人的事,所以即使不同意,亦不會在這方面多加意見;這令女方以為已經與伴侶取得共識。而在就業等涉及「在外」的事情上,男性在意見上的表達則較多。

 

事務 表示與伴侶有共識的男性 表示與伴侶有共識的女性
家務分工 11% 41%
消閒活動安排 31% 47%
時間分配 33% 57%
就業安排 53% 63%

父權思想
Patriarchy

以男性為權力中心的思想,認為男性在心理和生理上都比女性優越。一般認為,家庭的經濟提供者比勞力提供者重要,因此在家庭分工上,父權思想主張男性肩負以經濟支持家庭的重任;而女性需要完全投入照顧家庭,在背後支持丈夫,讓他能無後顧之憂地在發展事業;故贊同「男主外、女主內」,以性別作家庭分工。從中西方文學作品中亦可見父權思想的影響,如莎士比亞名著《馴悍記》中,講述一名男性如何「馴服」本為「悍婦」的妻子,故事結尾更歌頌「妻子們應該順服丈夫」這「婦德」,宣揚「夫唱婦隨」的傳統觀念。

女性主義
Feminism

認為人性無性別之分,男女都具同等理性、思辯等能力,所以應享有同等權利,又認為是習俗及兩性差別教育等造成男女不平等。激進女性主義者更提倡中性文化(即男女在心理上陰陽同體),並消除社會上性別區分。女性主義者批評,現存的社會制度令女性被壓迫,當中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其名著《第二性》中提到,「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形成的」,批評女性長久在男權社會下被迫為「他者」的身份生存。因此他們爭取將婦女從家庭勞動中「解放」,並認為女性的工作及經濟獨立等權利,不應因婚姻而被剝奪,婦女應有平等的機會選擇家庭崗位。由於認為現時制度偏頗男性,故女性主義提倡應該實行政策提高女性權利;爭取提高女性在社會及家庭的地位。

時間可利用論
Time Availability

蓋瑞·貝克(Gary Stanley Becker)等經濟學者同等地將家務和外出工作視為一種經濟行為,他們提出家庭分工是基於成員的時間產出量,以「使家庭有最大的獲益」為原則。如丈夫的工資比妻子高,就應花更多時間在外工作。此外,理論將家庭整體的人力資源作分工安排,例如當夫妻二人均外出工作時,一方在家務人力的空缺,將由另一方彌補;而外出工作時間越長,相對可用來做家事的時間就越短。理論認為做家務的時間主要與工作時間相對,因此家庭分工會受到夫妻的工時影響。

「資源論」
Resources

雪非玆(Janet Chafetz)等學者指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建基於彼此互利,當一方提供資源,另外一方也要相應地付出,以維持並平衡彼此關係。在家庭分工上,學者Joseph Pleck認為,擁有較多資源的一方,可因其優勢換取對方的勞力付出。如資產較多並為家庭提供資源(如房屋、收入)者,可免於在家務付出,並要求對方提供相對的家務勞力付出。此理論學者認為資源可以影響權力,從而影響家庭分工的情況。所以要達至男女在家庭中平等,應改善女性在社會上享有的資源,如提高工資、地位等。
對女性  
對女性

 

  「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定型限制已婚婦女的權利,女性被規範為家庭照顧者的角色,限制了她們在職場上的發展。多項調查均顯示,有婦女為照顧家庭,被迫轉入工時較短的次等勞動市場,令其經濟角色變成輔助性質,剝削了她們在經濟上的獨立能力。在未有聘用家傭的雙職家庭中(特別是基層家庭),如婦女工作後仍要獨力料理家務時,便會對其身心造成很大的壓力,長遠對健康造成影響。  

 

對男性  
對男性

 

  社會對男性有「家庭經濟支柱」的期望,要求他們的職位及能力等比女伴高,但新的經濟和就業環境令這目標難以達到,對男性的心理造成壓力。而長時間工作亦窒礙了男性與子女相處的機會,會令子女與父親關係較疏離。 平等機會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指出,有男士因工時過長而沒有時間與子女溝通,加上工作壓力大,所以在管教子女時有出現「情緒爆炸」的情況,影響親子關係。社會傳統認為女性是家庭照顧者,所以比男性更懂得照顧子女;有受家庭暴力的男性在離婚、爭取子女撫養權過程中,律師坦言男性會相對地處於劣勢。  

 

對社會  
對社會

 

  社會由男性女性結合而成,如以性別規範了他們的家庭或工作崗位,限制已婚女性在職場上的發展,無形中會削弱社會的勞動力。此外,以性別而非能力劃分人們的工作(包括職場和家庭中),亦會造成資源錯配。例如當有丈夫的經濟能力比妻子低,但比她更細心更懂得照顧家庭,假設夫婦二人中必須有一方要全職照顧家庭,按「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便未能做到各適其適。  

 

 
  香港政府在《家庭崗位歧視條例》訂立背景中提到,過去十年婦女投入勞動市場的人口增加,所以不論男女在職人士,都有照顧子女等家庭責任。為讓他們能在家庭和工作間取得平衡,政府推動「家庭友善僱傭措施」,為企業提供指引,鼓勵僱主提供彈性及包容性工作環境,協助員工妥善處理家庭與工作崗位的職責,讓男性和女性能共同分擔照顧家庭的責任。措施內容如下﹕  
措施 內容 目的
特別假期 針對員工的家庭需要給予特別假期,如侍產假、家長假等。 由於生兒育女不只是女性單方的責任,假期讓男性亦可參與照顧子女和承擔經濟以外的家庭需要。
工作安排 安排彈性上班時間、居家工作、5天工作等靈活工作安排。 減低照顧家庭和工作在時間上的矛盾,除配合在職人士照顧家庭外,亦讓家庭照顧者能發展事業。
生活支援 為員工提供託管服務、家庭壓力情緒輔導及家庭同樂日等。 鼓勵並協助員工參與家庭崗位,讓照顧家庭的角色不再落在單一性別上。

為推動平等互尊的家庭關係,以達至更健康和平的社會,各國政府分別制定與家庭有關的不同政策。

新加坡 設立幼兒中心,為在職婦女提供婦女幼兒照顧津貼,政府又為婦女提供兼職機會,以鼓勵已婚女性就業。
瑞典 夫婦二人同享最多480天的育嬰假,當中夫婦各佔60天,餘下360天則由二人自由分配,並可以分批休假至小孩8歲。政府更提供托兒福利,除鼓勵婦女投入勞動市場,亦宣揚生育不只是女性的事,男女相方需要配合。
挪威 政府在不同社區成立父親互助團體,提供交流平台讓父親們彼此協助。另外,又鼓勵男性加入護理和學前教育等行業,以打破「育兒是女性職責」的傳統觀念。在政策上,政府縮短以男性和女性為主的行業之間的薪資落差,以拉近男女雙方的經濟收入。

就本港的家庭政策,社會各界提出不同的意見,大致可綜合如下﹕

為家庭照顧者提供機會
家庭照顧者是推動社會發展的重要一員,政府應針對家庭崗位的限制(如自由時間、地點等限制),提供措施協助他們工作或接受教育;如提供網上工作及居家學習機會、強化幼兒服務等。
支援已婚女性投入勞動市場
鑑於有部份已婚女性因要照顧家庭而要離開就業市場,政府有需要協助她們重返就業市場,如推出能迎合婦女需要的培訓計劃;又應針對婦女在職貧窮問題,推出相關勞工政策。
鼓勵男性投入家庭生活
現時香港政府未有將男性僱員侍產假立為法定假期,但本港有企業提供2-5天的有薪侍產假。然而,基於傳統影響,育嬰知識在男性群中仍然較為陌生,因此政府應推出相關配套措施,如為男性提供情緒輔導、育嬰及家務照顧課程等,以協助並鼓勵他們投入家庭生活。
     
家庭崗位(Family Status)
 
指照顧有血緣、婚姻、領養或姻親等關係的直系家庭成員的責任。在職人士在照顧直系家庭成員時,有機會與工作產生衝突;嚴重更會影響其健康、家庭關係和工作表現。香港政府指出,不論男女都有照顧直系家庭成員的責任,故家庭崗位受到法例保障,任何人或機構因某人的家庭崗位而作出歧視、或給予較差的待遇,即屬違法。
 
性別定型(Gender Stereotype)
 
是傳統對女性和男性角色的標準價值觀,根據其生理性別劃分和規範兩性應有的性格、行為和特質。社會產生對兩性角色的期望,例如女性應溫柔賢淑,男性則要剛強外向,不符合定型的人會被視為不正常,或遭受歧視。這種性別角色的預設限制著個人在生活各方面的選擇及個性發展。
 
性別歧視(Sex Discrimination)
 
指被歧視者基於性別不同而遭受到不平等對待、排斥或其他限制,妨礙其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公民或任何其他方面的權利和基本自由。性別歧視一般源自三種信念:某一性別比異性有優越感、特定事項必定屬於特定性別、男性和女性天生有很大差異。
     
 
 

《女人多自在4》
- 太太離家上班去 (2011-10-23)

  《香港故事》
- 女流之輩
(2006-12-10)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