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思裂的我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7-04-10學習單元: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醫院管理局數字指出現時接受公立醫院精神科治療的人數大約有22萬人。狂躁抑鬱症、思覺失調及精神分裂症等,都是不同類别的精神病。到底這些患者有沒有在政府政策下得到適切的照顧?本集訪問了數位精神病患者、精神病康復者、患者家屬,以及提供相關服務的人員,了解精神病患者的需要以及現行精神健康政策的不足之處。

  • 了解精神病患病個案的發病、診治及康復過程
  • 了解精神病患者家人支持的重要性
  • 分析社區支援對精神病患者的重要性
  • 探討社署社區為本的精神復康模式的運作情況及不足之處
  • 了解精神病如何影響患者的生活或人生
  • 了解精神病患者的內心感受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精神病患者/康復者

阿華

(40歲,思覺失調病患者)

  • 自己的身份是康復者、有情緒病,別人對我們的印象是有暴力傾向、會胡言亂語,所以害怕。自己當然不敢告訴別人自己有病,很介意別人的眼光又或是歧視的說話
  • 不滿意自己的小動作,頭傾側時會用手托着,如果不托着,就會傾側
  • 第一次病發時在25歲,當時做速遞員,上班時間日夜顛倒,每到半夜就有幻聽、幻覺;仍記得第一次病發的情況,自己乘車到處去,幾乎走遍全港,去了機場、奧海城,手裡拿着收音機,一直聽着,就像從收音機接到指示,指示去哪兒,像身邊有人跟自己聊天
  • 爸爸當時發現自己思緒混亂,經常四處遊蕩,就帶自己去找精神科醫生,確診思覺失調,最後轉介入院治療
  • 在葵涌(醫院)住了半年,浪費自己的青春,大部分時間在醫院度過,真可憐。難道半年時間不算青春?那半年時間,人家拚命賺錢,自己卻虛度光陰
  • 15年間,前後多次病發入院,也在精神復康的中途宿舍住過4年。雙親去世後,現在獨居。家對自己來說其實只有四面牆
  • 現在基本上不會太難過,因為已習慣。晚上睡得着,服藥後很少會失眠,自己亦有很多事情可做,例如看書、看電視、聽收音機
  • 8年前離開中途宿舍後,自己像已跟時代脫節,至今仍有很多地方不敢去
  • 每隔4個月返醫院覆診,多年來都靠定時服藥,控制病情。每次都不斷提醒自己要緊記覆診
  • (醫生)的問題總是那三、四道:可睡得着?可有定時服藥?心情如何?差不多,不超過5題,已經聽慣了。自己只想減藥,不想太依賴藥物。如果診症時間能再多兩、三分鐘較好,因想醫生明白自己的需要,例如較深層次的支援、是否需要有專業人士跟進,這方面醫生也沒提過
  • 自己的生活通常只有獨自一人,早上起床後外出獨自吃早餐,中午吃午飯,若無人相約,也是獨自吃,然後回家做點事、看看書、聽聽歌、看看電視,三餐都獨自吃。有時也挺沉悶,想有人陪伴
  • 自己喜歡唱歌,更懂得作曲、填詞,寫了一首名為《人生》的歌,更製成錄音帶,寄到唱片公司,希望找到知音人。當中歌詞提到「生命可以如時光機般,回到童年那快樂美景」,因為小時候天真無邪,比較快樂,壓力沒那麼大
  • 自己有大專學歷,但因患上精神病,每個月靠綜援過活,最大的願望是得到一份工作;曾任保安員、清潔工,自己也沒嫌辛苦,不過經常要覆診請假,工作往往因此無法持久
  • (會考)數學科拿 B,中文科拿 C,工業繪圖拿 C,三個科目拿 D,兩個科目拿 E,也有十五、六分;自己有學歷,但工作經驗不夠。中間有數年沒工作,要如何跟人交代?尤其在大公司求職,人事部一定看你的履歷,中間有這麼長的日子真空,會被人質問,若你答不上,就不獲聘,這是現實,必須面對,無法逃避
  • 自己也曾經坦白,有一次到大公司面試當辦公室助理,面試期間對方知道自己有精神病,已感覺到他不會僱用自己,不過離開前他祝福道:「希望神保守你」,但他可能不敢聘請自己
  • 自己對未來仍然有所憧憬,最近努力看書,希望考取地產經紀執照,詳細計劃自己的職業生涯,看看能做甚麼工作。自己已經40歲了,不可以再浪費時間。若再抱着隨便找工作的心態,就不濟事
  • 現在猶如在懸崖邊緣,如果有人想踏自己一腳,自己很容易一蹶不振,爬不起來,但相反,如果有人肯扶自己一把,自己就可以重新做人,活出更精彩的人生
  •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社會上並非人人都這麼開放。有些人可能會好奇、懷疑,甚至恐懼,擔心康復者會有攻擊性、傷害其他人的意圖,會有這種想法。始終擔心怕被人標籤、歧視、懷疑、恐懼。不敢告訴身邊人自己有病、是康復者

 

阿儀

(55歲,精神分裂症患者)

  • 很多人有精神病,不必擔心被人家看扁
  • 今年55歲,病發時只有廿來歲,現在已經慢慢康復
  • 家人去世,自己很難過,因為家人能幫助及鼓勵自己,分擔自己的不快
  • 姐姐來探望自己,感到很高興,因為她來得很頻密,一星期來一次,又鼓勵自己、帶自己出去用餐和購物
  • 本來跟父母同住,雙親離世後,開始自己照顧自己,平時服藥也要靠記性;大半年前因為沒有服藥,幾乎又病發

 

黃伯

(精神病康復者)

  • (大圍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未有永久會址)要到外面的餐廳傾談,那兒人多,若傾談時間太長,會妨礙人家做生意,而且當自己談及私隱問題,旁人全都聽得見,真的極不方便

 

金彩

(抑鬱症康復者)

  • 因為家庭問題導致嚴重抑鬱,曾在青山醫院接受治療,也曾想結束生命;知道自己患抑鬱症時,覺得整個天空都塌了下來。服藥的過程很辛苦,很想死掉
  • 精神病康復過程漫長,社區支援十分重要
  • 曾經把半年份量的藥物全吞下肚,令自己不省人事。他們說看到自己口吐白沫,後來送到醫院,幸好獲救。雖然獲救,但仍十分辛苦,仍想尋死,但很幸運,遇到朗晴坊的社工,真的盡心盡力把自己拉出來
  • 自己病發期間瘦得只剩80磅,看法也很灰暗。最初知道自己患病時,簡直不想做人,眼中所見的一切都死氣沉沉,看到樹上掉下的枯葉,就覺得是自己,像被人家掃到一旁,但幸好自己遇到一個很好的醫生。他說這堆枯葉很有用,如果枯葉不掉下來,樹上就沒這麼多好看的樹葉被人欣賞。這句話令自己恍然大悟,就像一堆爛泥,要是沒有了,就無法種出漂亮的花
  • 透過打電話關心對方(病患者)很重要,自己也曾因此受惠,在憂鬱時,突然接到問候電話,會覺得有人關心自己,情緒也會好轉
  • 自從在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接受輔導,重新接納自己之後,有空就回到中心做義工,幫助其他有情緒問題的病友。有些人雖然曾接受社工跟進,但情緒仍未回復正常,以為他沒問題,但其實不然,仍需要有人支持、鼓勵他
  • 抑鬱症好轉後,人也變得積極,希望社會可以接納自己。自己病發期間,女兒跟自己變得疏離,失去了聯絡,內心一直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找回女兒。因為自己患病,令女兒不快,希望她能體諒。女兒長大了,有她的理想,希望她開心、快樂,有空可以打電話給自己

 

精神病患者家屬

Pandora

(阿儀的長姊)

  • 妹妹阿儀病發初期,經常語無倫次、精神錯亂,家人把她送進急症室,再轉送青山醫院,結果確診患上精神分裂症
  • 當時覺得很突然,為甚麼會這樣?阿儀會否終身住院?為何會患上精神病?這種病能否治癒嗎?出院後誰願意跟她同住?當時阿儀如此瘋狂、行為如此古怪,連自己也很害怕。當時只是滿腦疑問,也無法接受自己有家人患精神病,感到困惑徬徨。為甚麼家裏無故有人患精神病?難道是中邪了?還是自己或她做過壞事,這是報應?
  • 鑑於家醜不出外傳的心態,一度不敢把妹妹的病情告訴別人。今天站出來承認是病患者家屬也要鼓起勇氣
  • 如果自己不理會她,她會覺得很孤獨,有時她會覺得既然患精神病,人人都歧視她,在社會上生存也沒甚麼意思
  • 有一次,診所護士來電問怎麼妹妹不去覆診,自己感到奇怪,因為她平時很乖,覆診十分準時。妹妹說藥物仍然足夠,我們就開始懷疑,再加上一些明顯跡象,例如憂鬱,她亦曾透露想尋死。自己發覺不對勁,不如早點去覆診 (醫生便叫妹妹入院)
  • 現時有空就會去探望阿儀,帶她到公園散步,家人支援對精神病患者重投社區十分重要,更希望政府可正視精神病患者的需要,增加支援,社會減少歧視
  • 病患者也很辛苦,他們也不想患病,只要家人明白,對患者多加體諒和支持,他就可以康復

精神病患者服務者

許龍杰

(精神科專科醫生)

  • 香港的精神科服務,壓力越來越大,特別是政府方面,例如門診部,一個早上要接見30個病人,但病向淺中醫,難道要病人一直呆等至病情嚴重才去求診?所以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阮淑茵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

  • 個案經理能提供較好的情緒支援,但他服務1萬5千人,仍有很大差距;公立醫院的精神科病人有22萬,很多人無法得到這些服務
  • 如果患者是獨居,沒有家人,沒有社交網絡支援,當他出了事,就沒人可以幫忙

 

黃宗保

(新生精神康復會專業服務經理(社區服務))

  • 在新翠邨,中心自2010年起在中途宿舍借用地方運作,如果他們要辦活動,大家就要相讓,所以頗為影響中心的運作
  • 至於大圍美林邨,由於仍有居民反對在那兒設立中心,所以至今仍未能進場

 

張婷

(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註冊社工)

  • 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的活動幫助金彩慢慢重建信心,開始融入社會
  • 抑鬱症病人會對自己的生活失去興趣、動力,所以他們會留在家裡、留在他們覺得最安全的地方。要他們再走出來,也難以在一時三刻克服到心理的障礙,需要身邊人出力幫忙,可能帶他們到樓下的公園逛逛、跟他們再次建立社交關係,朋友的支持在他們的康復路上幫助很大

 

其他資料:

精神病患者數據及輪候服務的相關情況

  • 醫管局數字顯示,這4年來公立醫院精神科病人的求診數目增加1成,達22萬人
  • 精神科醫生人手不足,不少新症輪候時間長達2年以上。病人組織統計,一般診症時間不多於6分鐘

社會福利署精神復康模式的推行情況

  • 2010年開始,醫管局和社會福利署推行以社區為本的精神復康模式,為離院或居住在社區的精神病患者提供支援,由個案經理、社康護士,以及社工跟進病人
  • 社會福利署7年前就計劃在全港18區設立24間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不過至今仍然有5間綜合社區中心未找到合適的永久會址,就像大圍一間中心,多年來一直要借用其他院舍地方提供服務,有康復者覺得極為不便
  1. 你認為有甚麼因素令阿華不敢告訴別人自己是精神病康復者?
  2. 根據節目內容,說明政府的以社區為本的精神健康服務的內容,並指出該服務有何不足之處。
  3. Pandora起初對妹妹阿儀患上精神病有何感受?她的情況反映了甚麼社會現象?
  4. 根據節目內容,描述金彩走出抑鬱症陰霾的過程,及她所獲得的支援。
  5. 精神病患者的身份如何影響阿華的人生規劃?
  6. 試提出及說明兩項能協助精神病康復者重新投入社會的有效措施。
(01:34) - 阿華講述確診思覺失調及接受治療的經歷
(03:44) - 阿華指往醫院覆診時間短,缺深層次支援
(04:41) - 許龍杰指精神科服務人手不足
(05:29) - 社署推行以社區為本的精神復康模式;阮淑茵、黃伯指服務不足
(07:32) - 金彩講述患病的情況,及在醫護、社工協助下走出陰霾
(10:26) - 阿儀患上精神病及長姊Pandora對她的支持和鼓勵
(14:51) - 阿華講述患病帶來的孤獨生活
(16:27) - 阿華指患病影響自己求職及人生規劃,但仍有所憧憬
(18:30) - 金彩康復後做義工協助患者,亦希望社會可以接納自己
(20:22) - 阿華指不敢告訴身邊人自己是精神病康復者
昔日節目
2017-10-16

鏗鏘集 - 單車成災

近年,愈來愈多人喜歡以單車用作短程代步。半年前香港首間共享單車公司開業,短時間內已陸續有新公司加入戰團,多間共享單...

2017-10-02

鏗鏘集 - 出租情人

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社交媒體、色情內容和情慾關係,只在點指之間。今年,網上相片分享平台禁止用戶使用「#ptgf」的...

2017-09-25

鏗鏘集 - 逆權少年

佔領運動三周年,當年走在社運最前線的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等學生,因為律政司覆核「反新界東北撥款案」及「公民廣場案...

2017-09-18

鏗鏘集 - 走過凡間的天使

生命之初,由一團分裂的細胞不斷成長,經歷36周,胎兒便會變成生命。不過,不是每個胎兒都可以平安健康誕生,約有20%...

2017-09-11

鏗鏘集 - 長期短租

中環摩天輪的新舊營辦商交接風波,令短期租約這種租地方式,再次引起市民關注。短期租約的租用年期,究竟是長是短?一般市...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