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工傷之後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7-08-07學習單元: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港珠澳大橋工程超支、延期通車,以及工傷意外,都是社會關注的問題。工程施工期間發生的意外,至今造成9死,近300人受傷。死者家屬正在面對怎樣的煎熬?受傷工入又可否重新上路?本集採訪了死者家屬、受傷工人、意外倖存者,了解他們經歷過甚麼、需要克服甚麼,亦訪問了工傷關注組探討現行政策的不足。  

  • 探討工業意外死者家屬面對的困境
  • 了解工業意外死者獲批發死亡證的阻滯及影響
  • 了解工傷意外生還者的心情和際遇
  • 探討顧主隱瞞工傷個案的情況
  • 了解工傷工人追討賠償的無助
  • 探討現行工傷政策和勞工處執法的不足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工業意外死者家屬

謝道鴻
(港珠澳大橋工業意外死者謝道𤎜的哥哥)

  • 為替死去的弟弟辦理死亡證,兩年多以來,打過無數次電話給不同政府部門
  • (弟弟謝道𤎜身亡)差不多3年了,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會有死亡證;覺得無奈,之前已聯絡過重案組,也曾致電機場警署,也問過(勞工處)職業安全健康組。沒辦法,已經嘗試太多次,想有脾氣也難
  • 弟弟之前的女朋友也在一、兩年前去世,也埋在寶福山,所以媽媽說不如搬近一點,所以就要了這兒(寶福山)
  • 弟弟去世後,他的公司給了100多萬元勞工賠償和恩恤金。死因庭簽發火葬令,讓家人辦理後事,不過死亡證至今仍未領到,令自己不敢向法庭入稟,循民事途徑追討僱主可能涉及的人為疏忽
  • 我們的想法是領了死亡證才算了結,處理好銀行戶口、強積金、看能否領保險金,才算是告一段落。至於是否索償,要看律師的意見,但現在似乎不能再等(死亡證)了,真的要入稟,因為剛才也聽到電話裡的答覆,明白不能再等
  • 雖然知道弟弟的僱主是誰,但兩年幾以來,也無法決定應否控告僱主。這是第一次跟律師見面,本想先看死因裁判庭何時發死亡證,後來兩年多過去,自己問過好幾次,覺得這樣下去不行,所以這次純粹帶着疑問去問律師
  • (死亡證)似乎也無從焦急,也無法加快,主動權不在我們這方。我們可以做的,就是聽律師說,先入稟,看到時政府或法官如何跟進
  • 想事件完結,但不由得我作主,有點無奈。爸爸已經80歲了,案件不知道要拖延多久,爸爸有生之年能否看見事件了結?不知道

 

謝道𤎜的爸爸

  • 不明白香港政府怎麼搞,三年了。過了三年,還未領到死亡證。別說了,都是傷心事
  • 我們夫婦很辛苦。沒兒子供養,只好靠福利,很簡單
  • 若小兒子在生,賺了錢會給他媽媽伙食費,給自己一千元飲茶,他是這種人

 

謝道𤎜的媽媽

  • (出事當日)自己包水餃,他(謝道𤎜)沒回來吃飯,留下了十多顆,都在冰箱,自己問他:「今天給你做水餃好嗎?」他說好,那晚他吃過水餃才走,他很喜歡吃水餃。他晚上10時許出門,豈料半夜1時許,電話響起,自己從睡夢中醒來接。對方問是否姓謝的?是否謝道𤎜的家人?我說是,我是他媽媽。那人說謝道𤎜工傷了,叫快去看看。到了醫院,護士出來問我是誰,我說要找謝道𤎜,她叫我跟她進去,我就知道沒有了。他躺在床上,樣子很慈祥,像睡着了,但這裡(頸後)有個洞,在流血。摸他時,還覺得有點溫暖。當時只懂哭,甚麼都說不出口。我說:「你就這麼撇下我們不顧?」
  • 常有信件(謝道𤎜的稅單、銀行信)寄來,對方說沒死亡證就無法取消,稅單等一定要寄來,因為不相信他去世了,還有保險公司的信件,每年寄來數次,查詢時對方聽到沒死亡證,就不再說下去了。即使告訴他這人去世了,還是照樣來信,真不明白,快點辦妥就不必那麼麻煩,對吧?
  • 真煩人,這一條是奪命橋。3年了,你說政府在搞甚麼?發一張證件有多難?
  • 看到他的房間就覺得難過,空盪盪的。佛經有云,若經常想念他,他就離去得不舒服,但自己也沒辦法,也不想老是想着,但總在腦裡浮現
  • 這些是奪命錢,有血有淚,是死人錢,奪命的。自己後來聽得受不了,便說:「老闆,你要給就給,不給我就離開了。我兒子的屍體就給你處理,別再說了」
  • 趕快發出死亡證,把戶口取消,別再不時來信。雖然已告訴他們兒子不在,但這麼久也不去取消戶口,因沒有死亡證,甚麼也做不到。快三年了,你說多難受。接到那些來信就難過。這麼大的機構,這種事應該很易辦到。多少就多少,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豈會拖這麼久?
  • 看到那條橋就傷心,最近新聞經常拍到那大橋,一看到報紙有人受傷,很難受。你說多慘,賺到多少錢、給我多少錢也沒用

 

工業意外生還者

Paul
(尼泊爾人,20歲)

  • (2017年3月工作台倒塌)自己記不起整個過程,只記得自己掉進海裡,跟兩個同事一起,他們去世了。只有自己活着,真不公平
  • 意外中兩個死者,一個是自己的同鄉,年僅22歲,另一個是41歲的尼日利亞工友。自己每晚都夢見這兩位朋友,若他們還活着,不知道會怎樣
  • (雖然死裡逃生,不過左手手腕受傷,現在仍要接受物理治療)自己只想康復
  • 事發後,判頭勒令不可以接受傳媒訪問,但自己站出來是想呼籲政府公開調查真相,為死去的工人討回公道。如果工地有人犯了錯,希望他們誠實面對真相,令死傷者得到公義

 

工傷工人

Ashish
(尼泊爾裔)

  • 這些衣服是自己之前在工地穿的,現在都收起來
  • 自己2015年開始在大橋工地工作,每天工作11小時,每星期上班6天,直至2016年3月發生工業意外,手指被嚴重割傷,無奈停工
  • 那天是2016年3月21日,主管吩咐工友們拉金屬線,千斤頂在手推車上滑了下來,那根柱倒下,自己用手擋住,手指因此給壓碎。他們沒報警,只叫了船,等了半小時,他們把自己從東涌碼頭帶到工地辦公室。因為太痛楚了,他們就用私家車送自己到東涌醫院,最後在醫院縫了五針,並用了1年時間做物理治療才慢慢康復
  • 瑪嘉烈醫院一直有給自己病假證明,不過僱主只肯付第1個月工資。自己向勞工處求助,豈料發現公司根本沒為自己申報工傷,也不承認有工傷
  • 自己猜他們故意這麼做。意外發生時,他們不想報警,只有在意外很嚴重時才會報警。他們不想信譽受損,所以想隱瞞所有意外事故
  • 自己填寫意外通知書,交給勞工處,勞工處承諾會調查公司是否瞞報工傷,但勞工處沒權仲裁勞資糾紛,建議自己透過民事途徑追討過去1年病假期間約10萬元工資
  • 自己向僱主發短訊,但他沒回覆;問他們可有向勞工處報告工傷,分判商說這是大判的工作,與他無關;向大判查詢,他卻說自己受僱於分判商,所以要由他們處理。他們把自己在不同辦公室間推來推去

 

政府部門

生死註冊處

  • (回應謝道鴻就已去世弟弟死亡證批發進度的查詢)謝道𤎜這個案,處方仍未接到死因庭的死因,所以未能處理,凡工業意外都要處理良久,但家屬可以致電死因庭了解一下

 

關注組代表

陳錦康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

  • 一個死亡個案違例罰款才1萬3千元、1萬8千元、2萬3千元;上訴後才增至3萬多元。工友問難道一條人命只值1萬8千元?可見刑罰完全起不到任何阻嚇作用
  • 多年來一直想建立涉及工傷的僱主黑名單,但一直無從入手
  • 勞工處每年雖然有過千宗職安檢控,但不肯公開涉事公司資料。很多個案即使家屬查問,處方也不肯透露,完全不合理、沒人性。為何一個人死了,也沒人告訴死者家屬誰是僱主,然後你向政府部門求助,他也無法告訴你,卻要你自己去找
  • 勞工處在掩飾違規僱主的罪行,包庇他們
  • 希望勞工處公佈所有檢控紀錄,讓全社會監察他們,令一些需要找承建商的人,知道哪些公司犯案紀錄纍纍,相信大家懂得如何選擇

 

工業傷亡權益會

  • 2016年接到十多宗港珠澳大橋瞞報工傷的投訴,批評瞞報工傷和職安條例的罰則太輕,最高只罰5萬至50萬元不等

 

律師

謝連豐
(律師)

  • 建議謝道鴻先入稟控告僱主,別等死因庭研訊結果
  • 唯有用最有限的資料決定入稟,萬一將來發現第三者也要對意外負責,到時可再決定是否再增加被告,問題也不大

其他資料:

謝道𤎜工業意外身亡的個案

  • 謝道𤎜2014年在港珠澳大橋工業意外中,由高處墮下身亡

港珠澳工程工作台倒塌事件

  • 2017年3月,港珠澳工程的一個工作台倒塌,安全帶扣在工作台的3個工人被拉下大海,最終只有Paul獲救
  • 路政署已經完成調查,不過沒公開報告

政府就謝道𤎜個案的回覆

  • 司法機構:不評論個別案件。但一般情況下,死因庭要等警方提交完整報告才決定是否召開研訊
  • 警方:正等待勞工處的檢控,完成司法程序後再跟進
  • 3個部門至今仍無法回答,何時可以發出謝道𤎜的死亡證

 

勞工處就大橋工業意外個案查詢的回覆

  • 兩個月前,《鏗鏘集》向勞工處查詢大橋工業意外,尤其是已完成司法程序的個案,要求處方提供被檢控的僱主名單及調查報告,但處方一直說要諮詢律政司意見
  • 《鏗鏘集》再引用《公開資料守則》條文,要求處方回應,處方說仍在諮詢律政司
  1. 試就謝道𤎜個案,說明工業意外死者在領取死亡證上遇的到的困難,以及欠缺死亡證對家屬的影響。
  2. Paul為何決意違反判頭公司的規定,站出來接受訪問?
  3. Ashish在工作期間受傷後,其公司如何處理?公司的處理方式反映了甚麼問題?
  4. 陳錦康認為現時政府在工業意外上的規管和罰則有何不足之處?你是否同意他的看法?
  5. 根據節目內容,指出及說明工業意外生還者可能面對的困難。
  6. 試提出兩項建議,以保障工業意外死者及家屬的合理權益。
(00:58) - 謝道鴻未能為弟弟領取死亡證,因而阻延向顧主追討
(03:34) - 司法機構、警方及勞工處就謝道
(03:57) - 謝道
(08:02) - Paul指自己作生還者感到痛苦,希望死去的同事能得到公義
(11:00) - Ashish講述因工受傷過程,及公司瞞報工傷及拒絕發薪
(14:21) - 陳錦康批評瞞報工傷罰則過輕和勞工處包庇違規僱主,及勞工處回應
(17:14) - 謝道鴻會見律師,不知弟弟的案件何時了結
(19:09) - 謝道
昔日節目
2017-11-13

鏗鏘集 - 另一片天

主流教育制度被批評為追求分數,精英主義,要贏在起跑線家長學生都承受巨大壓力。近年,越來越多家長嘗試在主流以外尋求另...

2017-10-30

鏗鏘集 - 活在高鐵陰影下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預計2018年第三季通車,社會討論的焦點主要圍繞着一地兩檢的爭議。長達7年的工程即將完工,施工期間...

2017-10-23

鏗鏘集 - 求安身

市民對住屋需求有增無減,但是置業階梯未必人人攀得上,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基層市民的住屋問題又可以如何解決?政府表...

2017-10-16

鏗鏘集 - 單車成災

近年,愈來愈多人喜歡以單車用作短程代步。半年前香港首間共享單車公司開業,短時間內已陸續有新公司加入戰團,多間共享單...

2017-10-09

鏗鏘集 - 睇病難

公立醫院專科輪候時間愈來愈長,有些專科甚至要等候逾3年。即使排得到,看病同樣是漫長的等待。不過病人受苦的同時,醫生...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