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走過凡間的天使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7-09-18學習單元: 公共衛生 
片長: 22分鐘
簡介:
生命之初,由一團分裂的細胞不斷成長,經歷36周,胎兒便會變成生命。不過,不是每個胎兒都可以平安健康誕生,約有20%的孕婦會因各種原因而流產。對於這些未能出生的胎兒,有父母會希望好好地將孩子安葬,但現行公立醫院將未滿24周(6個月大)的流產胎視作醫療廢物處理,父母若要處理這些孩子的殮葬的話,會面對很繁複的程序,也沒有正規途徑解決這個問題。這樣的政策為失去孩子的父母帶來怎樣的阻礙和傷害?這樣處理流產胎的程序又因何而有?

  • 認識「非活產嬰兒」的定義及現時的處理程序
  • 探討流產父母在取回流產胎兒面對的阻礙
  • 探討流產父母對非活產胎兒的殮葬所遇的阻力
  • 探討現行政策對流產父母造成的傷害
  • 了解天主教教區及流產嬰兒關注組為流產胎爭取建設安葬的地方
  • 探討改善處理流產胎法律條例的可能性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有流產經歷的父母

Kevin

(Wally的爸爸)

  • 醫院和香港法律視胎兒(遺體)為醫療廢物,就像手術後的一些人體組織。現在自己再抱着孩子,能夠為其安葬,給予其應得的尊嚴和尊重
  • 我們知道他的靈魂與上主同在,我們感恩他的身體能帶着應得的尊嚴和尊重離去,獲得安息
  • 這是一場困難而漫長的旅程,要走到這裡(葬禮)已承受極大壓力,並經歷許多轉折。當中有許多可能性令我們今天未必能成功舉辦這個葬禮
  • 自己為Wally禱告,他在天堂很快樂,亦告訴他自己很想念他
  • 認為雕刻天使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其翅膀越大,象徵的愛和慷慨便更多。自己相信我們離世後,都會上天堂,屆時便會在那裡遇見 Wally
  • 雖然政府並非故意,卻在間接逼使父母要心碎地放棄安葬孩子,或在繁複地遞交申請後取回孩子,但卻是違法,這是十分荒謬
  • Wally對我們而言非常特別,我們十分想念他,所以自己想造一些特別的東西給他。為甚麼選天使雕像?因為想造一些東西可放在他的墓上

 

Angela

(Wally的媽媽)

  • 有家人離世,人人也希望自己的家人獲安葬,以作紀念,得到心靈上的安慰,知道他到了哪裡
  • 來到這裡(流產孩子的安息彌撒),覺得這裡很平和
  • 自己一直為這件事(取回Wally的屍體)擔憂,難以休息,寢食難安。一閉眼便看見Wally,擔心他會否已被人丟棄?
  • 下葬時一直下雨,下葬後天突然亮了,當時感覺是過去的掙扎和不開心可以暫且放下,讓自己可以正面地記住這個孩子,起碼孩子曾在自己生活中,記得孩子是值得珍惜的,而非只想起跟醫院爭論的情況
  • 自己看見流產孩子的臉時,覺得那真是一個生命。應該給父母一個選擇,若父母想保留孩子,醫院應尊重該想法。對醫院來說,那並非大量額外工作,而只不過是簽發一張證明書,讓父母可以了結心事,繼續向前
  • 小產時,媽媽可能會大量出血,甚至有生命危險,很難會有時間思考如何處理胎兒。很多媽媽往往事後才後悔當時沒想到這事情,希望讓其他媽媽們知道是有選擇的

 

鍾先生

(曾經歷太太流產的爸爸)

  • 結婚4年來,太太4度懷孕,不幸4次都流產
  • 去拜祭時準備了4盒飲品給4個孩子帶了一些零食來,叫他們不要吃太多,要大家一起分享。現在理應已長大,要上學了。平常會想到這些。算起來,孩子現在已3、4歲,想想他們會做些甚麼
  • 第1次流產時曾聯絡過殮葬商,他們說未能提供服務,找了另一間,也不行。他們說一定要醫生簽證明書;然後再聯絡醫院牧師,他們有幫忙去問,還是說醫院不能簽發
  • 院方說可領回嬰兒遺體,但文件卻不能簽發。如果自己把遺體帶出去,會懷疑會否觸法非法處理屍體罪?
  • 曾問過政府和私人墳場,都因為沒有這張證明書,而被拒絕殮葬胎兒
  • 也想過運去美國,但過程非常繁複,連能否過關都成問題
  • 公營的墳場不受理,便嘗試其他,寵物殯葬會受理嗎?自己曾跟殮葬商討論過,對方指其實沒甚麼寵物殯葬公司願意受理。即使他們願意,當事人也不太想吧
  • 當時曾見過(流產的)兒子,所以不想他被當作醫療廢物處理。他出生後被放進冰箱,所以是冰冷的,但跟一個正在睡覺的嬰兒一樣
  • 為人父母後自然會明白,未為人父母未必能理解,未必會那麼感觸。當到了那一刻,自然會知道
  • 兩年後太太再懷孕,在等兒子出生時,太太已很擔心,從開始過了一關又一關,直到終於出生,整個人才能放鬆了。那種喜悅難以形容。現在(兒子)長大了,雖然曾試過發燒、生病,幸好算不上大病
  • 自己有條項鍊,有4個小天使。有時抱起孩子,他會把玩該項鍊,自己會問他:是否跟哥哥玩耍?
  • 自己現時加入了一個嬰兒流產胎關注組,爭取政府修例,及成立流產胎兒公墓
  • 覺得現時法例是令流產父母再受一次傷害。法律不外乎人情,大家都是人,可有斟酌空間?制度不必如此僵化
  • 如果計劃成功,能讓不幸的父母有一個合適地方處理孩子的後事。以自己之前的經歷為例,不會令事情變成一個逗號或省略號,而希望變成一個句號

 

流產嬰兒關注組

May

(「小BB安息關注組」發起人)

  • 要作紀念和祈禱也需要一個安放孩子的地方,難道去堆填區懺悔嗎?
  • (早前曾去信食環署建議成立流產胎兒的公墓,其後收到回覆)7月10日,食物環境衞生署署長由某人代行的回信指收到我們電郵「本署現正處理所述事宜會盡快給你回覆」;8月再收到電郵,內容一樣,內文只改為「仍在處理」。起初收到回覆時,有點失望,後來研究下來發現更改了兩個字,由「現在處理」,改成「仍在處理」
  • 其實條例上現時是卡住了,他們領回胎兒,卻得不到殯葬服務,到教會,尚可找人幫忙,但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更找不到幫忙,是很無助的
  • 認為土葬流產胎未嘗不可,不是太佔位置,在樹頭這個範圍已可安葬幾百名胎兒,而且可循環再用
  • 選擇做這件事(建議政府設立流產胎公墓),是希望為這些(流產)嬰兒發聲,因他們無法發聲,就由自己代勞。雖然無法幫助他們活下來,但可以幫助他們死後有一個安葬的地方,這是作為小市民能做到的事

 

思敏

(「小BB安息關注組」發起人)

  • 有些朋友曾經領胎兒回家,由於家裡沒有花園,便放在冰箱中,每天打開冰箱,有一種哀痛
  • 當自己見到天使時,感覺安慰,小嬰兒在「天使花園」,真的可獲得安息
  • 很欣賞這個地方,有小鳥飛過,有樹蔭,環境非常舒服。若媽媽有此經驗(流產),她進來走一圈,為孩子祈禱或拜祭,相信對媽媽而言是舒服的,當作陪伴孩子一會兒,或是對自己創傷的治癒,也是對媽媽很大的釋放

 

教區人士

陳志明

(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有份參與計劃興建天使花園)

  • 預算「天使花園」可以安放200多名胎兒
  • 規定棺木不可以使用金屬及石頭,希望用有機及可分解物質。幾年後,自然可塵歸塵,土歸土
  • 現時《墳場條例》訂明,墳場範圍不可安葬非人體遺骸,教區於是向署方申請修改墳場規章,在墳場非規劃落葬的範圍,以宗教信仰為由,安葬這些胎兒
  • 認為最大難處在於法例。何謂「人體遺骸」?醫管局表明不超過24周的胎兒不算人,不視作人類來處理,而是醫療廢物
  • 不認同這點,認為受孕時已是人,法例上雖改不了,但墳場章則可以改,可安葬流產胎

 

律師

韋智達

(協助Kevin 的律師)

  • 現時沒有定義解釋何謂「非活產」。醫院採用24周的時限,是來自其他用於終止懷孕的法例,他們以此時限加入其條例,因為其他法例根本沒解釋何謂「非活產」
  • 要改善現有法例,令流產父母領回胎兒,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是新增「表格13A」
  • 若政府希望維持24周作為計算「非活產嬰兒」的時限,應該新增「表格13A」。父母若希望把胎兒安葬或火化在公共或私人墳場,他們便可填寫該表格

 

醫生

靳嘉仁

(婦產科專科醫生)

  • 在醫學上,「非活產嬰兒」的定義是,24周以後,24周之前則為一個胎兒。如果讓父母拿走胎兒,某程度上對公共衞生有危險
  • 舉個例子,若胎兒一切正常,沒有問題,是由於其他原因導致流產,如果你領取胎兒回家,沒作適當衞生保存,胎兒本身已可能是細菌源頭

其他資料:

嬰兒非活產證明書

  • 現時醫院做法是流產胎兒要達24周以上,醫院才會簽發俗稱「表格13」的「嬰兒非活產證明書」給父母安排殮葬事宜
  • 雖然「表格13」沒有列明24周規定,但醫管局和婦產科醫生都認為,醫學界對24周作為「非活產嬰兒」的定義有共識,而醫院亦會按父母意願,讓他們領回未達24周的流產胎兒
  • 醫管局表示,過去兩年多,有27宗領回不足24周流產胎個案

 

Kevin和太太的經歷

 

  • 原本今年底迎接第3名小孩Wally,但太太在懷孕3個多月後,不幸流產,之後兩人想領回胎兒安葬,但由於不足24周,公立醫院最初稱此為醫療廢物,不可還給他們。幾經爭取,最終才成功領回
  • 為了這場葬禮,Kevin和太太連月奔波,因為醫院雖然允許他們領回胎兒,卻不肯簽發安葬所需的證書,令他們一度找不到殯葬公司處理後事,即使連醫院建議的寵物殮葬公司亦不願受理
  • 本身為天主教教徒的Kevin和Angela最終在教區協助下,讓Wally安葬於柴灣歌連臣角墳場新增設的天使花園
  • 幾經波折才為兒子Wally舉行了葬禮,困擾幾個月後,Wally已入土為安,不過兩人仍未能完全走出傷痛

 

鍾先生和太太的經歷

  • 鍾先生在2013年結婚,跟太太都很想快點生育小孩子,可是不幸地,4年多來,太太4度懷孕,4度流產
  • 處理第一胎流產胎兒的過程令鍾生至今難以釋懷,當時兒子於懷孕23周零6天流產,差1天才達24周,醫院雖然讓他們領回胎兒,但亦因為差這一天,堅持不簽發辦理殮葬所需的「嬰兒非活產證明書」,令他無法為兒子辦理後事
  • 鍾先生曾問過政府和私人墳場,都因為沒有這張證明書,而被拒絕。最後在立法會議員的幫助下,食環署願意斟情處理,替胎兒火化及安葬於和合石一個龕位,亦將之後流產的嬰兒名字刻在該塊碑上
  • 事隔兩年,鍾先生和太太終於平安誕下一名小孩

 

「小BB安息關注組」的使命及工作

  • 覺得現時食環署需要「表格13」才接受安葬的做法,令不足24周流產胎兒的父母難以幫助胎兒辦理後事
  • 之前曾向食物及衞生局反映,建議成立流產胎兒的公墓,但政府回應令她們有點失望
  • 希望政府仿效現時撒灰紀念花園的做法,讓不足24周的流產胎有安葬的地方

 

 

  1. Kevin和太太在流產孩子的殮葬事宜上遇到甚麼困難?
  2. 靳嘉仁醫生指,讓市民領回不足24周的胎兒可能會造成什麼問題?
  3. 陳志明和天主教教區如何幫助流產父母殮葬胎兒?
  4. 韋智達律師建議如何放寬領回流產胎的規定?解釋你是否認同他的建議。
  5. 鍾先生與太太第一胎的兒子在23周6天流產,卻因差一天才夠24周而無法獲簽發文件作火化。試解釋法例為何設定在24周這條界線?你認為這個規定合理嗎?根據節目內容,解釋你的答案。
  6. 若政府能改善領回流產胎的程序,以及增設流產胎兒公墓,你認為這樣可以幫助父母走出陰霾嗎?你覺得這些公共資源值得投放嗎?試解釋你的答案。
(01:28) - Kevin艱難地從醫院取回Wally的屍首,並舉行安息彌撒
(03:54) - Kevin和太太因醫院不肯簽發文件而在安排殮葬上遇到很大困難
(05:37) - 律師韋智達指醫院採用24周作非活產界線只是源於終止懷孕的法例
(06:36) - 婦科醫生靳嘉仁指若市民將胎兒取回,有可能構成公共衞生問題
(07:26) - 關注組成員May向食環署建議成立流產胎兒的公墓
(08:41) - 教區陳志明指透過修改墳場章則設立天使花園安放胎兒
(11:16) - 鍾先生憶述為流產兒子安排殯葬的困難
(14:59) - 韋智達建議政府新增「表格13A」,放寬領回流產胎的規定
(15:40) - 鍾先生現育有一兒子,並加入關注組為流產胎發聲
(17:59) - May和詩敏講述自己為流產胎發聲的期朌
(19:06) - Kevin夫婦指政府的做法令流產父母經歷二次傷害,希望醫院能給予選擇
昔日節目
2017-10-02

鏗鏘集 - 出租情人

在網路的虛擬世界中,社交媒體、色情內容和情慾關係,只在點指之間。今年,網上相片分享平台禁止用戶使用「#ptgf」的...

2017-09-25

鏗鏘集 - 逆權少年

佔領運動三周年,當年走在社運最前線的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等學生,因為律政司覆核「反新界東北撥款案」及「公民廣場案...

2017-09-11

鏗鏘集 - 長期短租

中環摩天輪的新舊營辦商交接風波,令短期租約這種租地方式,再次引起市民關注。短期租約的租用年期,究竟是長是短?一般市...

2017-09-04

鏗鏘集 - 同性‧婚姻?

多年來,同性婚姻議題在香港和台灣均引起爭議。有人要爭取同性平等的尊重,有人則強調要維護婚姻法律和傳統家庭價值。早前...

2017-08-28

鏗鏘集 - 安全為上

政府7年前推出活化工廈政策,做就迷你倉行業在工廈內蓬勃發展。不過去年九龍灣迷你倉大火,驅使政府針對迷你倉行業收緊安...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