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整筆撥款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1-08學習單元: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社會福利署在2001年以整筆撥款形式津助非政府機構,取代傳統的實報實銷制,容許機構彈性運用資源。17年過去,社福界批評整筆撥款變相封頂全包,即資源封頂,服務則要全包。大部份機構的薪酬與社署的公務員薪級表脫鈎,前線員工的人工被剝削,年青社工毅然轉行。業界也批評社署未能跟隨時代變遷而調整津助項目,部份服務10多年來都依靠坊間的基金或商界支持才得以持續。整筆撥款現在進行檢討,社福界對此深存寄望。當中部分服務團體和社工,對整筆撥款又有何意見?

  • 了解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背景和現況
  • 了解社工的薪酬制度及其局限
  • 了解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對前線社工工作上的影響
  • 探討採用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對非政府機構的好處和局限
  • 了解部分社福界人士支持和反對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原因
  • 討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應如何改變和改善

持分者: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社會福利界服務團體

何惠娟

(香港心理衞生會總幹事)

  • 2015至2016年度,即是審計報告提及的數字,虧損合共超過460萬元,但其實這只是一個帳面數,最後我們的總儲備是7800多萬元,平均計算,要16年才真正耗盡儲備,財務運作上仍然很健全
  • 機構虧蝕的主因,除了增加了人手編制,又調高部分社工的薪酬至中位數之上2點,強調社署撥款只按政府薪酬中位數計算,以一個助理社會工作主任職級為例,起薪是16點,頂薪是33點,但撥款只按中位數 26點去計算,所以員工很快到達中位數後,不再獲加薪
  • 很多同事20多歲入職,工作至30多歲,已經到達頂薪點,加薪至中位數以上2點,是表揚他們對機構或服務的承擔,亦希望他們不會另謀高就,每年多付的金額大約200至300萬元
  • 有虧損是否代表管理不善?不是,情況不一定是這樣

蔡劍華

(社會服務聯會業務總監)

  • 除基本薪酬,亦有公積金,部分機構會派發現金津貼,董事局可能覺得現金津貼方法,更有利於吸引人才,也有利於提高員工的積極性,機構董事局可以作出這些決定

林君一

(扶幼會總幹事)

  • 今年機構發放了醫療及家庭友善生活津貼,最基層的同事獲得全數津貼,中層的主任或副院長取得約70%,院長和我只得約50%,讓同事更開心
  • 擔任總幹事超過20年,以往實行報實銷制時,機構無法提供額外福利給員工,很難招聘人手
  • 要員工隨傳隨到,又要在假期上班,有時服務的兒童也未必很有禮貌,會惡言相向,曾有一年有17名員工離職,說得難聽一點,只有「傻子」、「瞎子」才會來這機構工作
  • 我們所服務的這類兒童,員工跟他們關係要密切,若從事人本服務的員工更積極,多為兒童設想,服務水平便會好,兒童也得到好的服務
  • 整筆撥款是定額資助,要使同事的薪酬依足政府薪級表,只好精簡部分人手,把2個院長的職位合併,又聘請薪金較低的導師分擔社工職責,承認行內很少機構會這樣做
  • 不是社工才勝任的工作,例如帶兒童去求診,帶他們買內衣褲,把這些工作抽出來,不讓高薪的社工去做 ,騰出空間來,回饋其他同事,他們便可得到更佳待遇,若前線同事怨聲載道,或者再難聽的(認為機構)不仁不義,這是否企業管治有問題?

扶幼會廚房職員

  • 2017年大概多了2個多月的薪金(生活津貼),額外的薪金會給孩子讀書用,買電腦,讓他們學習得更好

社工工會

熊百祥

(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教育及研究部主任)

  • 非政府機構同工的薪酬待遇,不可優於社署同等職級這個規例,於2003年取消了
  • 有機構聘請高層員工,年薪可高達200多萬元,甚至高於社署相關職級,總社會工作主任的年薪,應該重新實施這個規限,可以更有效監察公帑運用

前線社工

李偉頌

(社工,負責青少年工作)

  • 一筆過撥款,已把橡皮圈拉扯得那麼緊,其彈性根本無法篩著越來越大的服務範圍
  • 政府自2001年,轉為整筆撥款制度後,機構經費因為不能向政府實報實銷,活動開支只好能省則省
  • 譬如去參加活動只能乘小巴、巴士,再轉乘港鐵,早上9時半集合,現在已11時,還未去到。若乘旅遊車,只消25分鐘便到達,在整筆撥款制度下,社工要解釋為何值得,花1400元那麼多錢租用旅遊車,我們合共只有15人,若成本每人100元,相信政府不會批准,除非寫大量解釋
  • 安達邨和安泰邨的街坊很想玩滑梯
  • 來到這裡開設街頭遊樂場,讓小朋友來玩耍,我們希望趁有小朋友搬入來這新區時,我們可以坐鎮在這裏,他們有任何事情,我們可以處理和介入
  • 正在處理個案紀錄,FSA(津貼及服務協議)數字紀錄,是社署的要求,核心服務節數要有250節,社署來抽查時,每名社工要經常接觸和照顧45個兒童
  • 社會工作是服務人的工作,如果事事都以數字去規限,又要達到某些數字目標時,便會期望不要有突發事件發生,若有突發事情,便不知如何處理
  • 整筆撥款只以人口為計算單位,服務未必到位,以服務的觀塘安達臣為例,有22幢新公屋,政府沒有資源針對新入伙的公屋住戶,所以只好申請基金,多聘請4名社工一起負責這個項目
  • 街頭功課輔導服務,接觸了很多住在這新公屋的街坊,有適應上的問題,他們可來找自己幫忙,但基金又如何?只運作3年,沒有任何基金會保證,3年後會繼續讓我們做3年,希望告訴政府服務要常規化,若有新公屋入伙,都安排一支社工隊,只是3年時間,數百萬元便可以幫助很多街坊,為何不做呢?
  • 申請過不少基金項目,慨嘆有時要投其所好,大家要猜測基金背後批核人的要求,這會出現甚麼情況?情況越慘的,便越獲優先批核,變成問題化,若慘況可外顯出來時,便更易獲批核,但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這樣處理

阿豪

(社工,負責戒毒服務)

  • 2年前中大社工系畢業後,任職戒毒服務社工,入職時月薪17000多元,社署社會工作助理主任月薪18000多元
  • 曾經召開了記者招持會,講述薪酬被剝削的情況,管理層的薪金高過政府薪級表所定的,但我們低層員工的薪金卻低於,政府薪級表所定
  • 近年不時有機構,被揭發肥上瘦下的新聞,不過使基層社工更不滿的是,工作表現的評核側重數量,導致前線士氣低落
  • 數字上的目標是,整間中心每年有200多個新個案,成功率要達到一半,成功的定義是吸毒者停止吸毒3個月,難度往往是吸毒者這一刻想戒毒,但下一刻又不想而爽約,要花更多心力去找尋新個案,而舊個案就會被忽略了,社工彷彿變了質,一味追趕數字上的目標,而不是真心去幫助人
  • 當社工2年多後,曾經轉換機構,已經意興闌珊,計劃轉行,正前往海關訓練學校,準備第2輪面試,應徵海關關員的職位,若成功受僱,便不再當社工

蘇嘉穎

(社工,負責隱蔽青年服務)

  • 短期計劃要面臨結束,又要再申請資源,所以有時會擔心自己的前路
  • 在2009年入行,負責隱蔽青年服務
  • 這位年輕人隱蔽了大約5年,連剪頭髮的動力都欠缺,今天由我們的義工為這年輕人剪頭髮,隱蔽了1至2年,我們可能要花1年時間建立信任關係
  • 結束服務的時候,這些年輕人已跟社工建立了關係,可以再進一步探索興趣再發展時,這些年輕人又要轉換社工,但轉換新的服務,他們又能否適應?
  • 自己支援一些年輕人去規劃前路的同時,究竟自己前路的規劃又如何?是否該思考轉去做一些恆常服務工作呢?抑或繼續嘗試透過一些資助計劃,與自己很在乎、重視的年輕人同行呢?

謝可儀

(社工,蘇嘉穎上司,以基金項目支援隱青服務)

  • 是蘇嘉穎的上司,2004年開始以基金項目支援隱青服務,抱怨多年來在整筆撥款制度下,政府只資助社福機構,以綜合青少年或家庭服務中心處理問題,未有針對隱青成立專責隊,納入資助範疇
  • 社會上的需求很大,最高峰期輪候服務的人數達到150,那些隱青跟其他年輕人、同輩有社交活動,都是有意見的連結,或者他們參與試工計劃,若再好一點能重返校園,對我們來說,這樣才算成功,如果有穩定資源去協助他們,便可更有效縮短他們的隱蔽年期

社工

  • 試過有活動向政府申請數萬元資助,提交申請後,得到的回覆是,其實政府不想要新的服務,只想自己安排幾個訓練,籌辦嘉年華會讓年輕人表演那一類,新一代社工本想更貼近青年人,但政府告訴我們只喜歡舊的那一套,整件事全部弄錯了

其他資料:

整筆撥款制度相關資料

  • 政府自2001年,推行整筆撥款制度資助社福機構後,一直被批評弊病叢生
  • 整筆撥款一直被業界批評,助長重量不重質的文化,社福機構為了避免資助收緊,往往會盡力落實與政府簽訂的,《津貼及服務協議》目標,前線社工面面對「跑數」的壓力
  • 從過往的實報實銷制,轉為每年提供整筆撥款,原意是讓社福機構在人手編制、薪酬架構等,可以更靈活自主,不過員工薪酬從過往實報實銷,變成一律以政府薪級表的中位數計算,新入職員工的頂薪點往往被卡在中位數
  • 政府在2017年表示會進行檢討
  • 2015年至2016年度,66間有披露最高三層員工的機構資料,發現有高層員工的年薪待遇超過200萬元,此外,有20間機構向最高管理層,派發現金津貼,金額由400元至60多萬元不等,部分有列明原因,至於如何計算則沒有註明
  • 就現金津貼的派發標準,社署回應指這是機構的自主範疇,但必須有相應監管和問責制度
  • 推行整筆撥款制度,被批評導致行內同工不同酬,員工士氣低落
  • 整筆撥款制度推行至今17年,業界希望政府,可以就服務規劃、人手編制和薪酬待遇,進行徹底改革,社署表示已開展檢討整筆撥款制度,研究如何優化,專責小組已開會兩次,預計2年內會向政府提交報告

審計署就整筆撥款發表的報告內容

  • 2017年11月,審計署發表報告,指出 2015/16 年度有31間津助機構,錄得整筆撥款營運虧損,建議社署查明虧蝕原因
  • 報告揭示社署容許政府資助,佔營運收入少於50%的機構,可以豁免披露高層薪酬的資料

整筆撥款津助團體 - 扶幼會的相關資料

  • 扶幼會專為有特殊學習和住宿需要的青少年提供服務,員工薪酬除依足政府薪級表外,機構更向全體員工發放生活津貼
  • 扶幼會這種做法在行內少有,業界普遍認為,整筆撥款資源不足,為了得到更多資源,紛紛向政府或慈善基金申請款項,擴展服務,根據社聯的資料,這些外來資源,從2002年6億元,到2016年大幅增加至30億元

謝可儀和蘇嘉穎所屬機構的相關資料

  • 所屬機構的隱青服務,主要靠申請其他基金去維持,不過這些項目往往有時間性,一般2年便完結

 

 

  1. 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簡述政府在2001年推行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目的為何。
  2. 何惠娟對社工的薪酬須跟隨政府薪酬中位數的做法有何看法?
  3. 在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下,林君一如何改變所屬機構的營運模式以令同事有較好的待遇?
  4. 熊百祥希望政府恢復非政府機構同工的薪酬待遇,不可優於社署同等職級這個規例,他的理據為何?
  5. 根據節目內容,負責隱青工作的社工在整筆撥款津助制度下,其工作造成甚麼局限?
  6. 你認為整筆撥款形式對社福機構造成甚麼影響?根據節目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01:55) - 李偉頌指整筆撥款制度下,部分活動開支如交通,不易獲政府批准
(03:15) - 李偉頌指社署要求以數字規限服務個案會令社工較難處理突發事情
(04:55) - 阿豪指工作表現評核側重數量導致前線社工士氣低落
(07:02) - 何惠娟指機構出現虧蝕是因調高部分社工薪酬所致,希望以此挽留員工
(10:21) - 熊百祥指政府應恢復非政府機構同工的薪酬待遇不可優於社署同等職級的規例,實施後將能有效監察公帑運用
(11:22) - 林君一認為實行整筆撥款制度,可令機構提供額外福利給員工,不過或須精簡部分人手來配合政府薪級表
(16:14) - 蘇嘉穎指所屬機構申請基金來維持服務,但會受基金完結時間所限,不能持續跟進個案
(17:28) - 謝可儀指政府未有就隱青成立專責隊和資助,難以縮短其他隱青的隱蔽年期
(19:52) - 李偉頌指基金提供者較常優先批核問題較易顯示到的個案,但不是所有問題都能外顯出來,甚或要投其所好
昔日節目
2018-10-22

鏗鏘集 - 痛不「育」生

在香港,每約6對夫婦就有1對不育,有人歷經數年尋訪不同療法治療,卻無功而還;也有太太接連小產,最終無奈放棄生育;也...

2018-10-08

鏗鏘集 - 尋人啟示

2018年7月大嶼山發生滑翔傘飛行員失蹤事件,政府跨部門出動超過400人,根據失蹤者鍾旭華的手機訊號展開搜救。最終...

2018-10-01

鏗鏘集 - 改革開放40年之中國式創造

位於深圳龍崗區的大芬村,佔地只有0.4平方公里,在80年代,大芬村民年均收入不足200元人民幣。但隨著1978年的...

2018-09-24

鏗鏘集 - 全民「山竹」記

超強颱風「山竹」早前吹襲香港,對多區造成廣泛破壞,低窪地區更受風暴潮影響,出現嚴重水浸。颱風襲港翌日,多處嚴重塌樹...

2018-09-17

鏗鏘集 - 「大媽」的後殺街生活

2018年7月底,實施18年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結束。被稱為「大媽」的中年婦女表演者在專用區演唱阻塞道路及造成噪音...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