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數字沒有說出的…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1-29學習單元: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反性侵運動於全球掀起浪潮,受害人打破沉默,公開自身經歷,希望引起社會對兒童性侵犯問題的關注。2016年,一名7歲女童於兒童之家內,遭一名9歲男童兩度性侵,事後女童家長化名范小姐穿上黑衣,召開記者會,希望社會關注事件。根據社署紀錄,近5年來發生於津助兒童照顧服務單位的懷疑性騷擾或性侵的投訴,截至2017年3月,紀錄上只有1宗。這個數字,是否反映真實的景象?過往社福機構與社署間,就性侵事故的上報機制,有沒有漏洞?社署又如何監察社福機構,防止性侵事件發生?

  • 了解近年兒童受性侵犯的狀況
  • 了解社署支援幼兒的服務計劃和資料
  • 探討社福機構向社署的上報特別個案機制及其局限
  • 討論上報機制的作用和局限
  • 了解前線保姆家長的職責和工作上遇到的困難
  • 討論如何改善社署對社福機構的監管機制

持分者: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受性侵兒童家長

范小姐

(化名,受性侵8歲女童家長)

  • 女兒今年8歲,2016年底,女兒兩度受性侵犯,事發至今,女兒的情緒仍然不穩定,晚上不肯睡,睡不著,很害怕,覺得有人會殺掉她,甚至有人把她抓走
  • 從女兒口中得知,原來女兒入住院舍後,一個月內先後兩次受院內男童性侵,她向機構追問事件始末才知道第1次性侵事件發生時,現場當值的家長竟然在房間內談電話
  • 對於第1次意外,對方解釋要跟家長在電話上討論另一名院友的事宜,由於涉及小朋友的個人私隱,因此不方便打開門
  • 第2次性侵事件,范小姐說是女兒被院友要求進入男生房間,家舍原本裝有警報器,防止小朋友進入異性房間,但當時沒有響過
  • 對於第2次意外,他們表示預計不到,剛巧她先生去了上班,剛巧關掉警報器而引致
  • 在知道女兒受性侵後,隨即通知社署和報警,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的協助下,於2017年3月召開記者會,批評兒童之家沒有盡力處理事件,當中涉及員工疏忽
  • 曾經掙扎,因為站出來說出事件需要極大勇氣,即使到了今天,並不認為自己已找到公道,只是做到一些事,讓市民大眾知悉,有議員願意幫助,但在其他方面仍找不到公道
  • 認為自己女兒的個案一定不是第1宗,我不覺得是0個案,不可能沒有發生,只是有否說出來
  • 再向社署整筆撥款獨立處理投訴委員會投訴,委員會裁決投訴成立

陳先生

(受性侵5歲男童家長)

  • 6年前,為當時只有5歲的兒子,選用由社署資助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即社區保姆服務,但懷疑兒子受保姆家人性騷擾
  • 當時兒子仍就讀幼稚園,在社區保姆家中接受照顧,那保姆很忙,在廚房做飯,保姆的兒子叫兒子進他的房間,然後露出性器官
  • 兒子大約在6、7歲已沒有使用社區保姆服務,上小學後便沒有使用
  • 自己知道事件後,立即向機構反映,但機構隔日便回覆,已完成調查,證實沒發生過性騷擾事件,事後為兒子換了另一名社區保姆,事件不了了之,亦沒有報警
  • 當年並沒注意到事件的嚴重性,因而沒有報警,現在回想很後悔,後悔當時沒有報警,應該報警的,因可以提醒其他人士或使用服務的人,發生這種事一定要報警

社工

陳緯綸

(註冊社工)

  • 無論虐兒或兒童性侵個案,社署都用同一份程序指引,現時社署雖然有處理虐兒和性侵的程序指引,但社福機構何時啟動相關的上報程序,不同機構有不同做法,在陳瑞臨事件中這套通報機制被質疑,無法有效防止悲劇發生
  • 是時候社會要反省,各種幼兒照顧的制度或服務,或政策上有何不足之處
  • 曾在社區團體工作,認識了街坊陳先生(化名),曾聽他講述兒子被性騷擾的經歷
  • 有時看到機構有程序,社署也有指引,但前線的做法是否真的做到?機制能否有效防止發生這些事?尤其社區保姆服務並非設在中心內,而是在保姆姨姨的家中,這套機制究竟是否適用於那個環境?這是一個極大漏洞
  • 根據近7年在青年中心擔任前線社工的經驗,過往社署監察津助服務的單位,會要求他們符合服務質素標準,機構雖然要制訂措施,保障服務使用者免受侵犯,但措施只屬內部指引,社署亦不會主動索取,機構有關性侵個案的內部紀錄
  • SQS(服務質素標準),政府向一些社福機構撥款,為了確保那些機構達到一定的服務標準,各機構都會制訂自己的服務質素標準,去防止侵害或跟進一些侵害事件,事實上,根據過往經驗,未必每一宗很細微的個案,都會向社會福利署上報

社會服務團體

梁啟業

(義工補習計劃發起人,曾經入住兒童之家,曾任職兒童之家的家長)

  • 義工補習計劃發起人,曾入住兒童之家,亦曾任職兒童之家的家長,認為兒童之家發生性侵事件,除了要關注機構有否人為疏忽,也要了解提供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困難
  • 覺得工作人員的壓力很大,面前有8名小孩,基本上要他們全都要在你的視線範圍內,若沒事發生還好,若有人打架、吵架或爭執,甚至這年代很多人有亞氏保加症等,若要控制那些孩子的情緒便更加吃力
  • 抱怨業界多年前已經要求,增加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人手編制,可惜一直未獲政府回應
  • 大部分小型兒童之家,社工未必在場內,有需要時才致電前去幫忙,當然不同家舍有需要時也會互相支援,通常幾個兒童之家設在附近,但問題是根本無法做到即時支援

鍾婉儀

(天水圍社區發展網絡總幹事)

  • 曾向區內機構了解社區保姆服務,發現雖然保姆屬於幼兒照顧工作,但由於是義工身分,家長無法要求查核義工的性罪行定罪紀錄,而保姆的同住家人更加難以監管,質疑社署在監管上有漏洞
  • 那是自己的子女,不是網購集運,時間到了便去取貨,不是這樣,既是義工,不能監察和查核性罪行定罪紀錄,義工已經不能查核,更別說其家人有否這傾向,在這麼多不穩定的情況下,社署打算用社區保姆服務回應公眾訴求,以此解決託兒問題,真是荒謬

營辦社區保姆機構職員

  • 最初不可以(到保姆姨姨家中看看環境),因為姨姨提供了自己的住址,必須保障姨姨的私隱,只能在住所樓下接送
  • 到時看看遷就哪一方,在哪個輕鐵站、巴士站,哪個村口或大堂接送,不會上姨姨的家,若想看看姨姨的家居環境,我們可提供圖片給你看看

精神科醫生

麥棨諾

(精神科醫生)

  • 為范小姐的女兒進行心理評估,邀請她畫畫,表達自己的形象,結果她的畫只有一間屋和四棵樹
  • 這只是一種本能反應,她立即畫下來,代表她很真切的感受,她把自己描繪成不是人的外貌,而是一間屋,更被包圍著,而且那間屋沒有門,似乎沒甚麼人可以進入她的內心世界,或她的屋內觀看,反映小朋友可能這一刻,覺得很孤獨、無助,無人明白自己,甚至覺得沒有希望

立法會議員

尹兆堅

(立法會議員)

  • 社署沒有要求,上報發生在院舍的兒童性侵個案,因此有關資料便沒有紀錄
  • (照顧范小姐女兒的當值家長)他們是否有機會真的犯了錯?不管是否故意,在工作過程中有否完全按照指引?有否少做了一些事?
  • (肇事機構香港青少年服務處)所有答案似乎是官樣文章,總之社署要求24小時有人當值,他們做到了,要求不少於1人當值,也做到了,因此便沒問題
  • 2017年3月時,要求社署交代近5年來,津助兒童住宿單位內,有關被性侵或性騷擾的投訴個案,得到的回覆,發現5年來竟然只有1宗個案
  • 覺得可笑,我們和社署彷彿活在平行宇宙中,自己查詢過去數年的性侵數字,不知道這算不算幸運,數年來只有我們投訴的這1宗,但感到奇怪,翻查報章報道卻有很多,幾年來不時便發生
  • 社署是要公開交代,而非認為數字上挺完美,若立法會議員查詢,大可展示漂亮的「成績表」,全都良好,沒有問題,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也是鴕鳥政策
  • 這些個案1宗也嫌太多,每次發生這些性侵事件,都是這種處事態度造成的,這個系統、制度和社署的處理方法,就是事件的幫兇,他們沒有認真面對這問題,令問題惡化下去

其他資料:

兒童性侵個案相關資料

  • 根據社會福利署紀錄,過去5年,每年平均有近300宗兒童性侵個案,當中發生在津助兒童住宿單位的,性騷擾或性侵個案,截至2017年3月,紀錄上有1宗
  • (鏗鏘集)向營辦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單位,查詢過去10年,有否收到涉及懷疑性騷擾或性侵的投訴,最終只有5個機構回覆,仁濟醫院、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和懷愛會回覆表示沒收過性騷擾或性侵投訴,救世軍和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則沒有直接回應有否這類投訴
  • 社署整筆撥款獨立處理投訴委員會裁決范小姐的投訴成立,並於2017年10月完成的調查報告中提及,原來早在2016年1月,即范小姐女兒被侵犯前的11個月,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已經發生過服務使用者被性侵犯事件
  • 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回覆(鏗鏘集),表示若有性侵個案,會依據內部指引和社署指引作出通報,(鏗鏘集)查詢社署有否收過這宗個案匯報,社署回覆指不會公開個別個案資料
  • 范小姐女兒被性侵的個案是社署津助兒童住宿單位至去年3月為止,近5年來唯一1宗有紀錄的個案。她去年3月召開記者會,社署隨即在三月底發出新指引,要求在社福機構內一旦發生性侵事件,要在3天內提交特別事故報告,社署承認這個要求,過往並不涵蓋津助兒童住宿單位,新要求實施後,有關個案在半年內,由原來的1宗跳升至11宗

兒童之家相關資料

  • 由社署撥款津貼,屬於非院舍服務,為4至18歲兒童,提供緊急或短期住宿服務
  • 由一對夫婦分擔父母角色,無論任何時間至少都要有一個人,當值照顧大約8名小朋友
  • 由1989年至今,社署對於兒童之家,都只要求24小時內有1名工作人員在場
  • 現時全港有112間兒童之家,分別由11個非政府機構營辦

香港青少年服務處就范小姐女兒受性侵個案的調查

  • 就范小姐女兒受性侵個案成立調查小組,調查後向社署提交內部調查報告,報告形容,范小姐的女兒2次受性侵,「並非可合理預見」,報告亦認為機構在前線人手的安排,符合社署要求,事後也有報警處理

社署鄰里支援幼兒服務計劃相關資料

  • 社署是在2008年,推出鄰里支援幼兒服務計劃,提供社區保姆,分別可以在家居和中心託管,家居保姆可以在家中,同時照顧3名9歲以下兒童,負責機構也會進行家訪,定期和突擊檢查
  • (鏗鏘集)向18區營運社區保姆的機構查詢,發現近三分之一的機構,都不容許家長在使用服務前事先探訪保姆的家
  • 社署指營辦機構必須採取合理和安全措施,安排接送,也要確保保姆符合《幼兒服務條例》資格,但並無直接提及對保姆家人有任何監管
  1. 范小姐和陳先生的子女受到性侵犯後,他們分別有何反應和行動?作出以上反應和行動後,他們分別有何感受?
  2. 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簡述社署推行的鄰里支援幼兒服務計劃。你認為這個計劃的好處和漏洞分別是什麼?
  3. 陳緯綸指出社會上,香港的幼兒照顧的制度或服務,在政策上有何不足之處?
  4. 梁啟業指前線員工在提供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時會遇到甚麼困難?
  5. 尹兆堅指對於社署就兒童性侵提出的統計數字有何看法?他的理據為何?
  6. 你認為政府就防止社福機構出現兒童性侵的監管是否足夠?其上報機制出現什麼問題?根據節目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01:36) - 范小姐女兒遇到性侵犯的經過及其後的反應
(03:28) - 范小姐講述保姆家長就女兒兩次受性侵的解釋
(05:40) - 范小姐指公開事件只能讓大眾知悉,但仍未取回其他公道
(06:55) - 梁啟業講述保姆前線員工的職責和工作時所遇的困難
(08:29) - 尹兆堅質疑社署所統計的兒童性侵數字遠不及報章報道般多
(09:17) - 多間營辦兒童住宿照顧服務的社福機構就性侵投訴個案的回應
(13:05) - 陳先生講述兒子遇到性侵及向相關機構尋求協助的的經過和結果
(15:21) - 社署鄰里支援幼兒服務計劃簡介;機構以私隱理由不讓受託家長實地觀察保姆家庭的家居環境
(16:45) - 鍾婉儀指保姆均為義工,現時沒有機制能監察和查核其性罪行定罪紀錄
(18:09) - 陳先生後悔兒子當年受性侵後沒有報警,未能提醒其他將會使用服務人事,遇性侵事件一定要報警
(19:05) - 陳緯綸指社署不會主動索取機構有關性侵個案的內部紀錄,而各機構達到社署制訂的服務標準,可能未必上報一些很細微的個案
昔日節目
2018-02-12

鏗鏘集 - 童書.共讀

有研究顯示,雖然本港小四學生的閱讀能力在全球排名第3位,但是閱讀興趣方面只排在第33位,而學生的投入程度更在參與調...

2018-01-22

鏗鏘集 - 君子之爭

一向被形容為「君子之爭」、「有商有量」的大律師公會主席及執委選舉,今年出現了11年來首次出現罕有的競爭。曾為公會主...

2018-01-15

鏗鏘集 - 榮神益人

位於堅尼地道的三級歷史古蹟香港佑寧堂,開始動工清拆,教會和發展商合作在該地段興建22層高的大樓。這種模式的「教商合...

2018-01-08

鏗鏘集 - 整筆撥款

社會福利署在2001年以整筆撥款形式津助非政府機構,取代傳統的實報實銷制,容許機構彈性運用資源。17年過去,社福界...

2018-01-01

鏗鏘集 - 快樂元旦B

每一年1月1日最早出世的BB也會成為新聞人物。父母對子女最大的心願,永遠都是健康快樂。本集分別追訪了2014年及2...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