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低端人口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2-05學習單元: 現代中國 
片長: 22分鐘
簡介:
2017年底,北京大興區有公寓發生大火,觸發北京市政府啟動拆除違規建築的連串行動,而被驅趕的人都被稱爲首都裡的「低端人口」。這些老百姓一夜之間失去棲身之所,可以如何應對?到底低端、高端又是甚麼?本集訪問了被政府視為「低端」的百姓,以及關注驅趕事件的藝術家,帶大家一起探討軀趕事件造成的影響。

  • 了解北京清拆違規建築的背景及情況
  • 了解「低端人口」被逼遷消息報道被阻的情況
  • 了解被逼遷外省工無家可歸及業主加租等情況
  • 了解北京邊陲燕郊一夜間成為死城的情況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關注驅趕事件人士

華湧

(48歲,北京藝術家;遼寧人)

  • 3個月前到北京的城中村拍攝低端人口被逼遷的紀錄片,最終被當局拘捕,現在仍是取保候審
  • 這天自己在國安的監控下,前往參觀一位志同道合的藝術家的畫展
  • (指作品)這幅嚴老師畫的一個黑太陽,表達出如果不說真話,中國人的太陽也是黑色的。中國人沒有甚麼人權,就是我們要爭取做人的一個資格,我們都站出來說真話,這個黑太陽就不存在了,它就成一個笑話了
  • 早前將拆遷影片上載到社交網站後,被當局以「聚眾擾亂交通秩序」檢控,沒想到連接受他採訪的5名村民也被拘捕,至今仍未釋放
  • 希望全中國人都起來,用自己的手機、自拍桿,去報道真相、說真話,這樣會推進社會的變化
  • 自己拍攝的第2天是農民工最後被驅趕的日子,感覺像逃命一樣
  • 有老奶奶罵這都不如日本人,日本人來了,也只是搶東西便走了,現在(警察)連房子都給推倒了,他們連爐子都沒有了,就是不讓你活了
  • 粗暴清場手法令民眾上街抗議,自己當時也在現場,見證了官逼民反,而最令居民反感的是自己竟然被稱呼為「低端人口」
  • 認為沒有貧,你能有富有之說嗎?這就是一個生物鏈,不能全是頂層生物鏈,才有權利在這個國家生活吧?我們窮人就沒有了,這是不對,這是謬論
  • 清拆行動已經過了數月,很多基層老百姓已經被逼搬離京城,甚至已經回家鄉,決定不再回北京
  • 很多城中村變成頹垣敗瓦,人去樓空。最感到無奈的是,這段低端人口被驅趕的事實,很快會被人忘記
  • 認為要說真話,這是做人的權利。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 你(政府)這樣就是逼害老百姓,真讓老百姓有一天沒活路的時候,你們就不想一想嗎?不要逼老百姓,逼得再無法控制的時候,那時候你們會很慘

外省工人

胡阿姨

(60歲;北京居民;河南人)

  • 你告訴我甚麼叫低端人口?人本來是平等的。甚麼叫低端?甚麼叫高端?
  • 自己小學未畢業,是來自河南的農民。5年前與丈夫到北京住在五環的房山區。一家人唯一的願望就是在首都多掙點錢
  • 這次北京市政府主導的拆遷潮,自己每天都很害怕,身邊很多朋友都受影響。家裡、床底下堆著滿滿的都是別人的東西,是清理低端人口時,他們把東西送過來。床褥沒地方放就乾脆都堆起來。他們找不到房子,有些在醫院,有些在火車站,有些可能回家了,所以把東西暫放在自己家。一清理低端人口,自己家就放滿了東西

李先生

(北京居民;河南人)

  • 一直住在北京五環城中村,這個月已第3次搬家。忙搬家,搬得累死了,煩死了。有時間嘛,怎麼說?不讓你住也沒辦法,是吧?誰知道再搬一次,也不知道還是再讓不讓你搬?能不能長住?住一天說一天吧。今天不說明天的事
  • 自己在北京當裝修散工,月入約4000元人民幣,一向只是僅夠餬口,現時更要負擔上升3倍多的租金
  • 以前這房子(月租)100-200元,現在有的要500-600元,中國是強大,但是沒有錢的人還是遭罪,(李妻)沒錢的人就像是討飯的、在街流浪的,就是當官的欺負的,走到這步不歸之路
  • 中國好多事情,都是不敢去說的事情,都會對自身以後有很大的影響,所以說我問你(攝製隊)就是說你敢不敢報道(北京居民的遭遇)?
  • 說低端人口,自己感覺很傷心,人人平等。自己現在困難,沒有錢、打工,但是自己在北京來說也有貢獻。說甚麼低端人口不低端人口?如果沒有低端人口,北京人哪會建設起來?

華姐

(56歲,北京居民;安徽人)

  • 2008年時說北京歡迎你,現在北京不需要你,就是(人)太多了,現在住不下了。低端人口對人民是一種污辱
  • 來北京3年,一直為人當褓姆,每月賺得5000元人民幣,同一份工作,相比在家鄉安徽能多賺5倍
  • 2017年底返回家鄉探親時,突然收到北京業主通知,限自己3天內要搬走。當時全靠同是外省人的胡阿姨幫忙搬家,後來還收留了自己
  • 那天去找了《人民日報》的記者,問他們能不能發表一下老百姓的情況,他說沒辦法寫,現在政府把新聞控制得很厲害。自己跟他們說老百姓們也沒辦法,冤情都沒有人管,不想活了吧。你如果說出來,他們(政府)便抓你,你不說,自己的生活沒辦法過,對吧?那你還不如死掉
  • 被業主逼遷後,找了1星期還未找到落腳處,目標是在北京五環租一間月租約500元人民幣、有獨立廚廁的套房,但現在很多人找居所,業主都坐地起價
  • (看中的一家房子)月租要900元,價格有點高。像這些邊緣地方,房子都很難找,以前大概三300-400元就可以,現在漲價了。主要是北京不讓(外省人)住,所以有的房東變相漲價,且房東還要承擔風險
  • 房子小了,可能放不下。帶點簡單的衣服,還有做飯用具、睡覺的被子,就差不多了。再搬一點,試一點。怕房東又不讓住,來回折騰又麻煩
  • 感覺(搬個家)就像到地獄一樣,但是有他們(其他外省人)的幫助,感覺很幸運
  • 政府對這些老百姓說的都是空話,說一套做一套。今天在政府的領導下,百姓沒有說話的權利。希望未來這個政府能聽聽老百姓的心聲、能為老百姓的民生考慮一下。希望給老百姓多一點公平、正義。就是人權,對嗎?

 

俞先生

(燕郊餐館老板;河南人)

  • 自己一生的願望就是在北京開一間餐館。4年前和太太帶着2萬元人民幣到首都旁邊的燕郊創業,怎樣也想不到以往住了80萬人的「睡城」,一夜之間會變成死城。最後一回了,能不能再回來都不知道了,現在天冷,人性更冷
  • 餐館任何東西對我的感情都很深,每一樣都是自己一手一手買回來的,這板凳在這4年裡,自己摸了多少回,擦了多少回
  • 與其他燕郊的小店和公寓一樣,自己的餐館最後都被貼上封條,決定不再追逐這個京城夢,寧願回家鄉,以後不會再回來
  • 認為自己作為老百姓也沒辦法。這裡的小吃店大概有100-200家(被封),也不只有自己,他們都走了,自己不走也抵抗不了政府

燕郊公寓租戶們

  • 拿手機出來拍,他們都說不要,警察說趕緊刪了
  • 警察說不要拍,拍了趕緊刪掉,要不搶你手機
  • 像普通老百姓拿個手機也不讓拍?你看你們(鏗鏘集團隊)怎樣拍?老百姓圍着他,他們就說他,老百姓一拿手機錄像,就被禁止。你們(記者)自己想辦法吧,你們就要像國際特務似的。你們在明,他們在暗

業主

燕郊公寓業主

  • 自己為了好些人為了利益問題,埋沒了自己的正義良心

其他資料:

北京的外省人口資料

  • 目前,在北京2300萬名常住人口中,有三分之一是外省人,他們在部分官方文件裡,都被稱爲低端人口

北京拆遷潮的背景原因

  • 由北京市政府主導的拆遷潮,從2017年底開始,在短短兩個月之間蔓延整個京城。官方強調要優化首都城市功能,拆卸違章建築,受影響人數逾10萬名社會基層,觸發點是大興區發生的一場大火
  • 該場位於北京五環城中村的公寓大火,造成19死8傷,觸發市政府大規模清拆,當地逾30處有安全隱患的樓房,當中居民大部分是外來人口,限期要他們3天內搬走
  • 令官民矛盾急劇升溫的是,執法人員粗暴的清場手法,後來更激發大批民眾,上街抗議這種逼遷手段
  • 大火後,很多北京的志願者自發組織網絡,為被驅趕的居民提供緊急援助,但這些有規模的救援行動,很快被北京市政府叫停

河北省燕郊被清拆逼遷的情況

  • 河北省燕郊與北京一河之隔,只是相距北京兩個多小時車程。當地住了很多白天到北京打工,晚上回來休息的民工,被稱為「睡城」
  • 就在2017年除夕,燕郊民工的居所開始貼滿告示,住戶亦陸續收到搬遷通知,拆遷潮已經由京城蔓延到河北省,2018年元旦是他們搬遷的最後限期
  • 清拆逼遷的消息在當地居民的圈子互相流傳,但內地媒體幾乎沒有報道,民眾也不敢公開討論。很多居民看到鏗鏘集團隊來採訪,也不斷提醒要小心
  • 住在這裡的人,很多都滿肚怨氣,說自己有冤無路訴,但又怕接受採訪會被秋後算帳

 

  1. 華湧在網上報道北京清拆潮後遭遇到甚麼情況?他的遭遇反映了甚麼社會狀況?
  2. 為甚麼外省人要到北京打工?他們在當地居住卻面對著甚麼問題?
  3. 華姐本想找人民日報幫忙報道老百姓的苦況,她得到怎樣的回應?你認為這樣的情況如何影響社會發展?
  4. 不少人指「政府以清拆違規建築為名,實為驅趕低端人口」。你是否同意這句說話?試解釋你的看法。
  5. 華湧指「當政府將百姓逼到絕路,最終受害的是政府自己」。試解釋他這句說話的理據。你是否同意他的看法?
  6. 你認為北京政府拆除違規建築的措施可以怎樣改善,以致不會達至現時的局面?
(01:53) - 華湧講述自己因在網上報道北京拆遷潮而被檢控,但鼓勵大眾說出真想
(04:03) - 了解北京拆遷起因及情況;華湧批評做法官逼民反
(06:22) - 胡阿姨講述朋友被驅趕所以把東西都拿到她家中暫放
(08:22) - 李先生指這個月已第3次搬家,對被政府稱作低端感心酸
(11:28) - 喻先生講述燕郊的民居和小店遭查封,一夜間成為死城的情況
(15:35) - 華姐講述被逼遷後難再找地方居住,且政府控制新聞,老百姓的苦況都不會被報導出來
(19:54) - 華湧指當政府把老百姓逼到絕路時,最後受害的是政府自己
昔日節目
2018-06-04

鏗鏘集 - 風中之燭

8964在中國內地是一串被消失的數字。29年過去,死難者家屬群體「天安門母親」仍然有一個心願未了:希望中央政府能夠...

2018-05-28

鏗鏘集 - 三中商

香港超過一半書店,雖店名不同,但來自同一個集團。這集團旗下更有近30間出版社,大家又是否知道這個集團背後的大老闆是...

2018-05-21

鏗鏘集 - 土地大辯論

香港人住得貴、住得細是人所皆知,但要解決土地荒問題,如何增加土地供應就是需要未來5個月,靠公眾在「土地大辯論」中凝...

2018-05-14

鏗鏘集 - 川震十年‧下 殤痕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時28分發生汶川大地震,10年前的這一分鐘起,改變了不少人的命運,亦令不少尋常老百姓被逼...

2018-05-07

鏗鏘集 - 川震十年‧上 未忘人

10年前汶川八級大地震造成的破壞,今天仍隨處可見。當日地動山搖,大量房屋倒塌,學校成為重災區,死傷者不少是學生。地...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