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P圖人生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4-09學習單元: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近年在網絡上興起「P圖人生」或「P圖生活」,意思是社交媒體使用者利用修飾過的圖像,在社交媒體建構自己理想的容貌,形象,性格,生活甚至人生。相片修飾手機應用程式越來越多,功能廣泛,令不少男女為之著迷。他們透過應用程式,修飾出自己最理想的容貌,配合自己心目中希望過的生活,再發佈到社交媒體,吸引越來越多「粉絲」追隨,成為網絡女神和男神。部分人更有過萬名追隨者,持續上傳一些讓人艷羨的生活,不過當中又有多少是真實?又有多少是靠修飾過的相片「P」出來?當中又有沒有人在社交媒體中迷失了自我呢?

  • 了解網絡用語「P圖人生」和「P圖生活」
  • 了解市面上「網絡紅人」的訓練課程
  • 了解青年男女在社交媒體使用修圖軟件的原因和情況
  • 了解網紅經濟的出現背景和興起原因
  • 探討網絡紅人對網紅經濟和「P圖人生」的看法
  • 比較網絡紅人的網上社交生活與日常真實生活的異同

持分者: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網絡紅人

Meddierz

(35歲,網絡紅人)

  • 真人會整容,照片只是修一下,真的世界也可以是假的,假的世界為何不可以是真的?
  • 除了睡覺,我們都無法擺脫社交媒體,因為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刷手機,總是不刷新便不安樂,乘巴士或逛街時都會看
  • 更新得很頻密,早、午、晚「三餐」(帖文),有時再加上「宵夜」,每天大多是 4至5篇帖文
  • 2年前辭職,希望透過教人護膚,吸引網上粉絲追隨自己,經營社交媒體大半年,只有千多名追隨者
  • 當然有人讚好會更加開心,不可能整個相集都沒有人讚好或追蹤,那樣挺悲哀,必須自我檢討,為何貼出那麼多照片,竟然沒有一個人讚好?
  • (在網上分享自己去了音樂會)照片很難表達音樂,所以開直播比較直接,並且拍下一些影片,不會影響別人
  • (如果放下手機)人生安靜得多,立即失去所有朋友,所有朋友都在手機裡面
  • 自己(當網紅)的想法可能不切實際,不過也想試一試,上課程是希望贏得更多人讚好,現在約有1000-2000名追隨者,不算很多,正在經營,但既然上了一些課,希望可以在最短時間,可能半年內可以有上萬名追隨者
  • 今天來這裏學習形象,自覺從前的形象不太行,有時候上鏡後真的有點不妥,可能肢體語言等予人感覺不太好,可能因此人們不愛看自己的帖文
  • 要在虛擬世界一舉成名,很多事都要經過計算和包裝,網上和現實生活彷彿是兩個人,不能說是戴上面具,但要學習得更好,至少吸引更多人讚好自己的帳戶,先看一看,猶如拍拖,若第一印象已不行,對方怎會跟你說話?
  • 很多餐廳會請網紅吃飯,讓他們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以食客身分寫好評,但網民是否完全相信,其實大家都心裏有數
  • 這是一個趨勢,大家可能都希望告訴別人自己活得好,把自己所有不好或負面的事藏起來,有時候早已知道,誰會真的如此開心,經常喝下午茶?喝多了也會厭倦,可能有些人太過沉醉,反而別人已經看清楚,你的生活根本不是這回事,那些真的是自我陶醉

黃子菲

(25歲,網絡紅人)

  • 因為名字很易記,平日很喜歡在自己的社交網站,跟大家分享生活點滴,KOL即Key Opinion Leader,意指在網絡上有較多人認識的人,現在Instagram帳戶有30多萬名追隨者,微博可能也有20多萬人
  • 在網上有「小花」、「女神」的稱號,過去10年,以外貌和教人美容化妝,累積大量粉絲支持,但惡意留言也不少,甚至人身攻擊,在網上和現實世界都承受巨大壓力,只好盡量迎合網民的興趣
  • 最近第一次玩空中瑜伽,拍了很練習瑜伽的相片,特意學習一些難度較高的動作,拍了一張漂亮照片貼出來,人們大讚很厲害、很棒,看到那些評論也很開心,(回應)比從前減少了,從前隨便發一、兩篇帖文便有過萬人讚好,現在這平台的用家可能真的減少了
  • 自己對社交平台上的讚好留言和數目都很在意,經常機不離手,更會隨時回覆網民對自己的評論
  • 現在(讚好)大幅下跌了,從前隨時有2萬多人讚好,現在可能只剩下數千人,這比例不太合理,自己有30多萬名追隨者,為何看的人大幅減少?
  • 若將來變成練習瑜伽才有人看,會去學習,令自己喜歡這件事,若有一天再沒有人看,不再出名的話,會先再嘗試一下做些事看看能否起死回生
  • 若與朋友約去吃下午茶,我們會先挑一個很漂亮的地方,通常會先配襯二人的衣服,下午茶送來後,會排列得很漂亮,發帖的心情很開心,會問朋友那張相比較好
  • 網紅經濟造就很多人成名,但同時要在線上、線下承受巨大壓力,所以在網上分享的照片,一定要以最漂亮的一面示人
  • 我們經常相約出席活動,因為可以互相為對方拍照,我們會分頭行事,甫抵達便各自挑選位置,看看哪個角度很漂亮,然後便選擇在哪裏拍照
  • 曾有網紅被指收取廣告費大讚商品,而被網民「起底」、杯葛,影響生活,所以不會透露個人現實生活的資訊
  • 嘗試過去旅行時說好那天不要用手機和相機,結果還是不行,已經變成我們的習慣,彷彿上了癮般

Annabella Woo

(網絡紅人、黃子菲朋友)

  • 誰不「P圖」(修圖)?有時候面上長了粉刺也要抹掉,手臂部位可能也要修一下,會先調好亮度,可能有時候會抹掉某些雜物
  • 有時候去旅行,只考慮怎樣拍攝漂亮照片,若那一刻放下手機和相機,感受一下眼前的感覺,會否更加好?

區倩婷

(網絡紅人、黃子菲朋友)

  • 除了參加活動和拍照,我們也要上班,但沒有貼出上班的事,別人便以為我們不用上班,那時我想,我不會貼出上班的照片,人們看帖文時也要思考一下,想想我們並非只有貼出來的生活,那才是我們,我們貼出照片是,希望他們看我們希望被看的一面

黃子菲及網紅朋友

  • 網紅是一門生意,適者生存,所以現實中,無奈要整天機不離手

網紅培訓班導師

黎祉琛

(網紅培訓班導師)

  • 拍照一秒鐘,修圖一小時
  • 網紅要突圍而出,個人才華是關鍵因素,除了唱歌、跳舞、打電玩,有些甚至以髒話或精闢言語諷刺時弊,爭取網民共鳴,但並非人人都能突圍而出
  • 2015、2016年,很明顯是一個「網紅明星」的時代,客戶可以向網紅支付30萬元,發一篇帖去推廣一款面膜,可以這麼誇張,但現在由於網紅越來越多
  • 於是,顧客開始不太相信這些推廣,因此演變趨勢成了寧願邀請很多素人,他們願意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分享一些產品或使用服務的體驗,透過這樣人傳人的口碑,客戶反而更加滿意,因此我們看到由明星化,現在真的變成網紅平民化,全民網紅
  • (教人在甚麼時間發帖文)凌晨2時,大家睡不著時,會打開Instagram讚好一下,之後是早上8至9時,原因是抵達公司後,老闆還未回來的時候,就玩玩,下班乘車時又玩,可以考慮集中火力在這幾個時段發帖
  • 網紅進食,必定是「相機先吃」,可以從上方向下拍
  • 下巴通常不必修,因為要自然,若下巴有變化會有點怪,「面寬」選項很好用,可以令你變瘦,變化不會太誇張,若覺得臉孔可以再清減一點,即可以再推瘦一點

形象導師

  • 在螢光幕上的動作不能太快或太慢,很簡單,例如向人問好,動作太快會令人覺得很頭暈

離開社交平台人士

Quincy

(自由工作者)

  • 人都比較喜歡把華麗的一面向人呈現,反而令人看不到真實生活的範圍
  • 自己不是網紅,現為自由工作者,曾在Instagram發帖,表示那是最後一篇帖文,其後會刪掉 Instagram,不會再用,至今有4個月了,這念頭延續到今天,是成功的,我不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這東西牽制著
  • 以前經常在社交媒體分享做運動的相片,一度吸引過千名追隨者,經常被網民讚好的留言和數目多少,牽動情緒起伏
  • 從前發帖的心態,當然希望別人看了覺得很羨慕,或覺得那樣很好、很開心,然後便會讚好,確實有一點虛榮,也許從前比較年輕,覺得讚好數目很重要,可能和朋友同時貼出照片,他有501多人讚好,自己的只有20多人讚好,會反思是自己的照片有問題,還是我的朋友不夠多等問題,覺得似乎有一點憂慮,又會再想辦法,下一張照片怎樣才能獲得更多人讚好?
  • 社交媒體的確是提供方便的平台,容易得到朋友的關注,但當這些關注變成可量化和比較的指標時,就容易構成壓力
  • 促使在今年初刪掉社交媒體帳戶的原因是朋友在飯局中張貼的一張照片,並非要怪責朋友,而是想擺脫無謂的困擾
  • 牽動自己的情緒是,看到有人貼出一張照片,照片內容是他們一起吃飯,很開心,看到那張照片後,突然那一刻的感覺是,為何自己不在那張照片內?只是在手機上看到那張照片,看到他們很開心,那一刻的情緒是,本來好像沒甚麼,突然撲通一聲直往下沉
  • 並不抗拒重開帳戶,但至少可以趁這段時間,可以用說話代替電子訊息,直接跟家人和朋友溝通,多接觸現實世界
  • 覺得有時候一心不能二用,若專注在手機裏,便很難專注在生活其他事情上,減少使用手機後,覺得最主要是可以觀察更多事物,例如現在乘地鐵時,會到處看,可能發覺那人的鞋子挺漂亮,或那人的手錶是限量版,可能會多觀察這些細微的事,不會專注在手機上,也許周邊發生甚麼事,你也要抬起頭才知道發生甚麼事

其他資料:

本港及各地網絡紅人情況及相關資料

  • 社交媒體的普及,造就網絡紅人興起,利用社交媒體分享資訊,引起大眾共鳴,可能只是一張相片,都可能迅速「爆紅」
  • 網紅背後潛藏各種產品行銷策略,造就年輕人更多元的出路
  • 近年,網紅由一個社會現象,演變成網絡經濟產業,當粉絲達到一定人數,就可能有廣告商邀請合作,幾年前在內地盛行的網紅培訓班,現在香港也有人開班,每課收費100元,教授贏取讚好的方法
  • 網紅即使能夠成名,也要維持高知名度,更不可少的是要不斷更新社交平台,有心理學家認為,過分沉迷社交媒體的人,很易被牽動情緒,產生一種,Fear of missing out的焦慮徵狀,簡稱 FOMO,即很擔心錯過社交平台的資訊而受排斥,這個字已經在2013年,收錄在牛津英語字典內
  • 要擺脫機不離手,消除在社交媒體錯過資訊的焦慮,即 Fear of missing out,簡稱 FOMO,再變成 Joy of missing out,簡稱 JOMO,即離開社交平台,享受不追逐資訊的生活,JOMO 在2016年,成為英國柯林斯字典的年度10大代表單字
  • 英國有三分之二中學生曾當「關機族」,至於南韓,「社交排毒」在網上的搜尋次數,也在2年之間翻了一倍

 

  1. 甚麼是「網絡紅人」?為甚麼網絡紅人近年大為興起?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2. Meddierz參加網紅培訓班的原因為何?你認為一個成功的網紅有甚麼條件?
  3. 黃子菲與友人相約出席活動時,因為要在社交媒體上發新貼文,她們會在活動前後作出甚麼安排?
  4. 黎祉琛指現時的網紅業界與過往數年前有何變化?他的理據為何?
  5. Quincy刪除自己的社交媒體帳號的原因為何,就此她又有何看法?
  6. 你認為網紅參與產品推廣會怎樣改變廣告和市場營銷行業的生態?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01:57) - Meddierz簡介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和決定成為網紅的原因
(04:16) - 黎祉琛指現時網紅業界已由數年前的明星化轉為平民化
(05:37) - 黎祉琛教授學員較佳的發貼時間以吸引追隨者觀看
(06:16) - Meddierz指希望透過上課,在短時間內大幅增加追隨者
(07:54) - 黃子菲指現時會按追隨者的興趣而選擇做哪些事情,但讚好數開始減少,或與追隨者少用該社交平台有關
(10:01) - 黃子菲指與友人吃下午茶前,為了發貼而會安排好衣著配襯、食物擺位等
(10:27) - 黃子菲和Annabella Woo認為放於網上的照片,一定會作適度修圖,以最漂亮的一面示人
(12:14) - Meddierz指如要在虛擬世界一舉成名,要經過計算和包裝,網上和現實生活或有異同,令人第一引象良好
(12:52) - 黎祉琛教授學員進食前和對面部的拍攝和修圖技巧
(13:57) - Meddierz指大多數人都只會將好的事情於社交媒體上呈現,有時只會自我陶醉,別人反而知道根本不是原來的生活
(14:46) - 黃子菲講述與友人相約活動時會安排所做的事情
(15:20) - 區倩婷指不會張貼個人現實生活,只會張貼自己想追隨者觀看的事情
(17:24) - Quincy講述刪除Instagram的原因與友人一次飯局,自己沒有在其中有關
(20:17) - Quincy指如專注在手機,就很難專注在生活其他事情上,如家人,生活中觀看到的一些細節等
昔日節目
2018-10-08

鏗鏘集 - 尋人啟示

2018年7月大嶼山發生滑翔傘飛行員失蹤事件,政府跨部門出動超過400人,根據失蹤者鍾旭華的手機訊號展開搜救。最終...

2018-10-01

鏗鏘集 - 改革開放40年之中國式創造

位於深圳龍崗區的大芬村,佔地只有0.4平方公里,在80年代,大芬村民年均收入不足200元人民幣。但隨著1978年的...

2018-09-24

鏗鏘集 - 全民「山竹」記

超強颱風「山竹」早前吹襲香港,對多區造成廣泛破壞,低窪地區更受風暴潮影響,出現嚴重水浸。颱風襲港翌日,多處嚴重塌樹...

2018-09-17

鏗鏘集 - 「大媽」的後殺街生活

2018年7月底,實施18年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結束。被稱為「大媽」的中年婦女表演者在專用區演唱阻塞道路及造成噪音...

2018-09-10

鏗鏘集 - 觸不到的紅線

港府及中央近年一再重申討論港獨違法,2018年7月保安局更引用《社團條例》第8條,考慮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