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隔著玻璃說的話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6-25學習單元: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 今日香港 
片長: 22分鐘
簡介:
在監獄內,在囚人士失去了自由,並要斷絕與親友的正常交往。不論刑期長短,在囚人士與親友都只能在探訪室裡隔著玻璃說話。對於在囚人士,親友探訪可以令他們在獄中重新振作和發奮,但有時亦會造成壓力。而對於親友,探監有一定的規制要遵守,持之以恆的探訪對在囚人士亦很重要。本集由被長期囚禁的釋囚人士、探監者、做更生服務的牧師及在囚人士的家人訴說經歷和感受,從多角度了解在囚人士及其親屬的內心世界,了解他們面對及克服在囚的困境。

  • 了解香港探監的規定和限制
  • 探討在囚人士的心態及對親友探監的感受
  • 探討探監對在囚人士的重要性
  • 了解在囚人士親屬面對的困境
  • 了解香港探監安排的寬緊程度

持分者

人物

看法 / 立場 / 經歷

探監人士

Kelvin

(「星火同盟」成員)

  • 所屬組織「星火同盟」成員是負責支援在社會運動中被捕的示威者,最近忙於探訪在2016年旺角騷亂中被捕還押候審的人士
  • 自己在2015年曾因為反水貨客示威被控阻差辦公罪成,等待判刑時被監禁兩周,所以對探監的複雜規矩有認識,例如親友向還押人士提供的文具、衞生用品和小食,必須符合懲教署指定的品牌、種類和數量都有嚴格限制
  • 探監的零食有「四大」: 蔥餅、豬肉乾、魚皮花生和魷魚絲
  • 在囚期間,媽媽來探望Kelvin並買了一條「祝君早安」毛巾給他,卻不合規格,例如這裏印有「合」字,好像還有一些種「新」字號產品,當時她買錯了,不能送進去
  • 嘗過牢獄之苦,最難忘服刑時單調枯燥的生活,親友探訪是對獄中人士最大的精神支持
  • 採訪當天,到壁屋懲教所希望以過來人身分,鼓勵2016年暴動案中一位被判監4年多的朋友
  • 當天早上11時半進去登記,輪候通過安檢的人很多,天氣又熱,等了很久,直至約下午1時25分,才能進去探望15分鐘,已經等了兩小時
  • 在囚人士是不會問「你今天怎樣」,你也不會問對方過得怎樣,因為大家都知道一定不好,坐牢後失去自由
  • 但有人隔着窗問候,會覺得原來仍有人關心自己,在囚的朋友看到自己很開心,不停揮手,因為有人探望始終是一份禮物
  • 採訪當天是自己第一次跟那位朋友(因暴動而被拘留的囚犯)見面,(心情)很沉重
  • 若是朋友,可能會談別的事,有不同的話題,但在囚人士每天只有相同的話題,「今天有甚麼餸菜?工作情況怎樣?」千篇一律,探訪者帶給他另一個世界(的資訊),令人期待出去,為在囚人士帶來動力,希望早日出去玩某個電玩,或早日出去看某套電影,為他們帶來希望
     

監獄牧師

白德培

(瑞士人)

  • 採訪當天去石壁監獄,那裡是關押成年男人的高設防監獄
  • 自1996年已在香港監獄提供更生服務。20年來,即使舟車勞頓。都堅持每星期至少去1次監獄
  • 得到懲教署准許,可以直接進入監倉與囚犯會面
  • 上次跟石壁囚犯的在囚人士會面後,寫下了一些紀錄
  • 探望在囚人士是要表達一個很簡單的訊息,就是他們的生命是寶貴的
  • 定期和持續的探訪,對在囚人士更生很重要
  • 無人探訪的在囚人士有3種:第一,有些刑期很長的;另一種人是經常入獄,因為經常吸毒等,他們人際網絡也不多,所以無人探望;第三種人是外籍人士,他們在香港沒有家人和朋友
  • 監獄制度難以令人建立自尊,而一個不自重自愛的人,便會缺乏更生的動力
  • 人人都穿相同的衣服,每個人有一個編號,彷彿令人失去個性,沒有身分和個別的價值,背後精神是為了打破一個人的壞品性,他才可以重新做人,自己認為這樣未必好,因為會令人大受傷害,因此讓他們受尊重是最重要的,如何表達尊重?就是透過探訪,若有人探訪他,就簡單表達了他是寶貴、重要的人,值得去探望你
  • (展示探監的照片)2002年及2003年,跟在一些囚人士「行街」,「行街」是在一個較小的天井內走一圈
  • 自己到世界各地的監獄,香港監獄是世界上難得做到杜絕毒品的地方,其中一個原因是,禁止親友與囚犯會面時有親身接觸,但代價是增加彼此的隔膜,所以一直倡議懲教署引入更彈性的探訪措施
  • 家庭關係好,更生便容易得多,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Furlough (返家探視),若囚犯行為良好,並已完成三分之一或一半刑期,便可以每月一次出去與家人會面半天或4小時,若能鼓勵他們,行為良好便可以見家人,行為不好便取消,當然這對於獄中紀律有好的影響
  • 20多年來,白德培曾探望無數囚犯,在他眼中,每個人都是善良的普通人,即使是外界聞風喪膽的悍匪葉繼歡
  • 有一次,帶了一本書到探訪室想送給葉繼歡,女獄警看到葉繼歡的編號,叫他「歡歡」,證明其實他也是個普通人
  • 有時候獄警取笑自己太愚蠢、幼稚和單純,只看到囚犯好的一面。其實自己也知道囚犯有很多面,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的世界不是只有黑和白,世界上有很多不同顏色,所以把一些人關進監獄,似乎表示囚犯是完全壞的,外面的人則是完全好的,當然實際上不是這樣
     

更生人士

張文達

(51歲)

  • 在赤柱監獄生活了25年,曾被調進不同的牢房
  • 1990年23歲時,因為一宗謀殺案被判死刑,後來改為終身監禁,入獄26年後,2016年獲批特赦出獄,半生青春就在赤柱監獄度過
  • 從前我們(囚犯)說,入獄後已沒甚麼機會做壞事,但同樣地,想做好事也不一定做得到,媽媽病了,想去探望也不可以
  • 家人長途跋涉去探望自己,不過入獄初期不想領情
  • 做錯了事,卻要家人承擔,心裏愈感不安樂,希望他們來(探監),又不想他們來(探監),這種掙扎延續了很長的日子。但反過來,家人的想法不一樣,他們(最初)不斷前來探望,盡量抽空過來,探望了兩次便叫自己額外申請,因為外面的職員告訴他們可以多探望兩次,自己會用很多藉口推搪,推說已經約了朋友,叫家人不用來,事實上哪有人來
  • 不見盡頭的牢獄生涯,曾經令自己的心情很低落,家人亦因為事忙,由一個月探監數次,變成數月才探望一次,令自己經常胡思亂想
  • 在獄中有一、兩年挺自暴自棄,在獄中覺得已被判終身監禁,一切已完了,家人又不理自己,如果早死也算了,想法很負面
  • 爸爸在自己服刑期間離世,不管自己怎樣改變,爸爸也看不到,那一刻感到有點沮喪,但家人給予很大鼓勵,不斷勸自己放心
  • 不肯定爸爸離世時很安樂,是真是假?早知道家人會安慰自己,但自己會想,若那是假話,為何他們要這樣說?因為他們希望我生活得更好;既然他們那樣做,自己就有責任真的要生活得更好
  • 家人每次探訪,都是自己發奮做人的動力,在獄中修畢學士和碩士學位,品行良好,寄望獲得特赦,提早出獄照顧年老的媽媽,但當時一直不獲批
  • 曾經因未能獲得特赦出獄,向前來探監的家人發脾氣。他們問了一句「你何時出獄?」,這句話其實沒甚麼,但從自己立場去看,可能由於承受了很大壓力,自己已經很努力做了很多事,但年復年仍未能獲釋,當他聽到家人問何時出獄,那一刻彷彿覺得他們問的是:「為何還未獲釋?你是否在獄中行為不好?是否很不努力?」他們已經很努力等我回去,但自己胡思亂想,明明他們沒有說這樣的話,接着脾氣便爆發出來
  • 2016年,終於如願,獲批特赦,提早出獄,但因深明有人探監的重要性,所以不時回去監獄,探望一些無人探訪的囚友
  • 大家一般會開玩笑稱很少有人探望的囚中人士為「死火山」。自己會前往探望曾在囚中的友人,希望讓他們知道,社會上至少還有一個人關心他,希望他們改過自新,可能每個在囚人士都希望重投社會,但他們對重投社會可能有很多,說不出來的恐懼、害怕和擔心,若自己去探望,可以告訴他們,路確實難走,但仍有路可以走
  • 自己出獄後,為同路人設立一個家舍,幫助他們面對歧視和經濟難關
  • 認為監禁期間,家人多探訪,會令囚犯對外面世界有憧憬,出獄後不會輕易走回頭路。自己由於一次意想不到的探訪,令更生之路走得更堅定
  • 因為自己被捕時,孩子還有一個月才出生,一直沒見過兒子,直到10多年後,有一天,收到前妻通知,說兒子想來探望,然後他真的來探訪,雖然見面只有半小時,面對面時,他們只是互望、打招呼、問候近況如何,沒甚麼話題。其實當時心裏很害怕,自知虧欠了他,那份虧欠現在無法償還給他,為何一段關係,因自己做錯事而破壞至此?當然這份內疚後來成了一份動力,那就是自己要變得更好,希望將來孩子會接受自己,接受父親是一個曾經做錯,卻會改變的人

在囚人士家屬

張太(化名)

  • 長期跟丈夫說不要再犯這些事,哪怕家裏天天吃白粥,總比現在整天提心吊膽好
  • 丈夫因為爆竊,多次被捕和判監,過去12年,自己奔走於不同的監獄單是荔枝角收押所,已不知道去過多少次,也去大欖、小欖收押所,最辛苦是去喜靈洲,因為要乘船兩次
  • 有些事無關乎是否值得,只是覺得丈夫坐牢很辛苦,又沒甚麼親友探望他。認為他的痛苦跟自己的痛苦是不同的,探望他時,他頂多說句「對不起」,一句「對不起」又有甚麼用?
  • 為了鼓勵丈夫,多年來也不計較辛苦去探監,可惜丈夫屢勸不改,自己開始心灰意冷,從前探望時都會責備丈夫,那上一次已沒有了
  • 現在最辛苦是面對有人問起丈夫,或問兒子怎麼沒見到爸爸,自己不喜歡撒謊,認為整天捫着良心說話很辛苦
     
  •  

懲教署有關探監的資料

  • 懲教署對帶進監獄的外來物品規管嚴格,是基於保安理由,以杜絕外人在物品中加入特定訊息,或毒品之類的違禁品
  • 根據懲教署規定,等候審判的人士,每天有一次15分鐘的探訪時間,而每次探訪,加上路程和輪候時間,往往要花大半天
  • 懲教署的數字顯示,在8000多名在囚人士中,過去一年完全沒有親友探訪的有170人

 

  1. 作為過來人,Kelvin指出帶進監獄的外來物品有何嚴格規管?這嚴格規管背後有甚麼考慮?
  2. 白德培牧師認為在監獄生活會令人產生甚麼心態?他對香港的監獄制度有甚麼評價?你是否認同他的看法呢?
  3. 為什麼張文達在面對家人探監時,心情有甚麼變化和掙扎?你認為甚麼驅使他積極地生活?
  4. 作為在囚人士的家人,張太(化名)面對怎樣的困境?
  5. 綜合節目內容及就你所知,試分析探監對在囚人士的作用。
  6. 「與外界高度隔絕的監禁能幫助更生人士反思過失,避免重犯。」根據節目內容,你有多大程度同意這個說法?解釋你的答案。
(00:48) - Kelvin探望因2016年暴動案的在囚人士,憑經驗講述帶進監獄的外來物品嚴格規管要求
(03:23) - Kelvin以過來人經驗,指對於在囚人士,親友探訪是最大精神支持
(05:26) - 白德培牧師講述定期探訪的三種在囚人士;在囚人士容易磨滅意志和失去尊嚴,故持續探訪支持的重要
(08:59) - 白德培牧師講述外國有對在囚人士返家探視安排,以助更生;他曾探訪葉繼歡,認為人並不是非黑即白
(11:17) - 張文達憶述自己在囚初期,抗拒家人探望和會胡思亂想和沮喪
(14:34) - 張文達因長期等待特赦,會感壓力和向家人發脾氣;現時會回監獄探望昔日囚友的原因
(16:51) - 張太(化名)為探監而奔波,面對在囚丈夫屢勸不改的失望及痛苦
(19:14) - 張文達為同路人設立家舍,協助他們面對難關;憶述幼子探監,自己將內疚心情轉化成發奮動力
昔日節目
2018-10-08

鏗鏘集 - 尋人啟示

2018年7月大嶼山發生滑翔傘飛行員失蹤事件,政府跨部門出動超過400人,根據失蹤者鍾旭華的手機訊號展開搜救。最終...

2018-10-01

鏗鏘集 - 改革開放40年之中國式創造

位於深圳龍崗區的大芬村,佔地只有0.4平方公里,在80年代,大芬村民年均收入不足200元人民幣。但隨著1978年的...

2018-09-24

鏗鏘集 - 全民「山竹」記

超強颱風「山竹」早前吹襲香港,對多區造成廣泛破壞,低窪地區更受風暴潮影響,出現嚴重水浸。颱風襲港翌日,多處嚴重塌樹...

2018-09-17

鏗鏘集 - 「大媽」的後殺街生活

2018年7月底,實施18年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結束。被稱為「大媽」的中年婦女表演者在專用區演唱阻塞道路及造成噪音...

2018-09-10

鏗鏘集 - 觸不到的紅線

港府及中央近年一再重申討論港獨違法,2018年7月保安局更引用《社團條例》第8條,考慮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