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集

「大媽」的後殺街生活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8-09-17學習單元: 今日香港 現代中國 
片長: 21分鐘
簡介:
2018年7月底,實施18年的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結束。被稱為「大媽」的中年婦女表演者在專用區演唱阻塞道路及造成噪音滋擾,成為結束這個公共空間的導火線。這些「大媽」各有各故事—有由新移民組成的歌舞團,透過唱歌維生;有人勞碌半生,決定在中年追尋夢想,尋找屬於自己的舞台。「殺街」過後,她們有什麼打算?政府應如何管理及處理公共空間和街頭藝術的問題?

  • 探討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對街道表演者及社會的影響
  • 探討街頭表演者在公共空間表演的難處及其對社會的影響
  • 探討香港和內地對街頭表演者的接納程度
  • 探討街頭表演者與市民的衝突應如何解決

持分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昔日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者

 

喻米英
(湖南人,街頭表演者)

  • 粉絲們說雖然已經「殺街」,但無論自己的歌舞團去到哪裏,他們也會去支持
  • 旺角殺街後,回到屯門公園(演唱),擴音器大聲播放著音樂,屯門公園可謂是自己的主場
  • 每天下午3時至5時45分,自己與歌舞團的團員都會在那裡唱歌
  • 以前在內地做美容師,2001年成功申請來港家庭團聚。初時不適應香港生活,不過很快在屯門公園這裏找到寄託。當時有兩檔(街頭表演),一檔是唱國語金曲,另一檔是唱粵曲。因為自己當時產後不久,寶寶未滿1歲,便抱著寶寶逛公園、做運動,看到有一班人唱歌,大部分是唱國語金曲,便走過去與他們一起唱,直至現在
  • 人們看見自己及團隊不停唱,卻沒收入。有粉絲叫自己舉辦演唱會,由他們來買票,當作是收入
  • 現在的粉絲已不是10多年前那批粉絲,若你一個月看不到一個70、80歲的粉絲來(看表演),很大機會是過身了。自己和團隊也曾到紅磡殯儀館送別幾個相熟粉絲,因為與他們家人有來往
  • 6年前由屯門來到旺角鬧市演出,自己領班的歌舞團曾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受歡迎攤檔之一,逢星期六、日由晚上8時唱到10時
  • (自己所領班的)歌舞團會在不同地區表演,隨著當區觀眾口味而轉變歌路,屯門老人家多,他們喜歡30、40年代的懷舊金曲及國語金曲,但發覺旺角鬧市的人喜歡聽粵語歌。雖然自己唱得不太好,但也會努力演唱
  • 為了爭取支持,自己的歌舞團會自備飲品派予觀眾,一晚最少派50、60瓶水、啤酒等,因為有些粉絲可能沒帶水和啤酒,便免費送給他們
  • 自己喜歡唱歌,所屬的歌舞團會租借政府場地演出。2年前,康文署跟他們開會數次,指他們多番明知故犯,於表演場地收取現金打賞,不再批出他們的場地申請
  • 反駁其他大明星在紅館舉辦演唱會,都有粉絲派利是,表達心意,只是大明星的粉絲較少這樣做,自己歌舞團的粉絲多些,便成為不批出場地給我們的理由
  • 事隔2年,自己歌舞團以中樂演奏的名義,再次成功申請使用屯門大會堂場地。不過演奏了幾首中樂後,他們再唱回懷舊流行曲。大會堂職員便要中斷他們的演出
  • 大會堂職員提醒自己的歌舞團,若收粉絲的心意,最好用利是封。雖然已溫馨提示了很多遍,很難令那些粉絲、老人家明白。團隊的司儀不停說,她也準備了很多利是封給粉絲,但粉絲們仍是(給現金)。所以這次演出後,應該很久都不會批出場地
  • 「殺街」之後,跟很多原本在旺角唱歌的人一樣,轉去尖沙咀天星碼頭作表演。(唱歌時)每個歌手的伴奏音樂都不同,其他人也在現場放一部手機,用自己手機播放音樂。因為沒有琴師,歌手想唱自己的歌,便要用手機播自己的伴奏音樂
  • 承認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噪音問題,擺檔唱歌的人有一定責任,不過同時質疑為何這麼多市民歧視她們(在街頭唱歌的「大媽」)
  • 40歲以上的女人,以前叫師奶,他們(香港人)便叫「大媽」。可能人們覺得,為何要讓你們(「大媽」)這麼開心,在街上唱歌、跳舞,又有收入。他們又會說,你所做的一定是跟男人有金錢、色情交易,是這樣攻擊及其他在街頭唱歌的女人。但每一個人都沒有這樣做,有人或無人支持都是這樣唱歌
  • 8月中,數十名網民響應網上號召到天星碼頭,表示要驅趕「大媽」歌舞團。自己知道有人來抗議,所以當天沒去尖沙咀擺檔
  • 若是歐洲人或非洲人打鼓,就沒有人說他們不好,認為他們的就是街頭藝術,街頭唱歌的「大媽」就是乞丐
  • 發生網民驅趕天星碼頭表演者事件後,自己的歌舞團多數留在屯門公園唱歌。不過近期公園保安不讓她們攜帶大型音響進入,她們想改用小型音響設備,同樣受到阻攔
  • (公園保安與喻米英發生衝突)反駁保安的喇叭聲量比自己的歌唱聲量要大,質疑保安說自己阻街和騷擾自己
  • 不知誰給公園保安權力,可以驅趕自己在屯門公園唱歌。若保安想管理自己的噪音,降低音量便可,但保安不理大聲還是小聲,用更加超過10倍的噪音騷擾自己,製造更大的噪音。用10個喇叭一起開,想逼走自己

Lisa

(50多歲,街頭表演者)

  • 自己所屬的歌舞團擁有許多支持者,但人們很無奈(終止旺角行人專用區)
  • 80年代由內地移居香港,曾任職工廠技術員、收銀員。6年前在朋友介紹下,開始來到西洋菜街演出。起初也有些抗拒,直至唱了60年代當紅的國語歌《南屏晚鐘》受到激賞後,就投入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街頭演出。當時有位客人跟自己說,聽到這首歌很感動,因客人的母親生前很喜歡這首歌,客人路過聽到這首歌,便想起媽媽。客人叫自己再唱一次,於是又唱給客人聽
  • 在雲南昆明出生,小時候曾有一個演藝夢。自小受演大戲的兄姊影響,曾有機會入選當地歌舞團,不過受媽媽反對而擱置。母親一口便說不准去,太辛苦,因為看到自己的姐姐及哥哥練功很辛苦,就這樣扼殺了自己的興趣,因為歌舞團已錄取自己,但媽媽說捨不得,亦不想全家人都從事這行業,那也沒法子
  • 訪問那天,自己相約3位粉絲去深圳荔枝公園,他們都有空和有興趣同行。來港30多年,現在當唱歌是消遣活動,有時會相約歌友及粉絲到深圳唱歌
  • 深圳荔枝公園每晚8時至10時半,就有市民前來一起唱歌。很多香港人來那裏玩、聽歌
  • 與一班朋友均說,近10年公園廣場唱歌的活動在內地遍地開花。很多人習慣晚飯後,便到公園唱歌消遣,跟香港很不同
  • 可能內地地方大,沒騷擾到民居應該沒問題。有些感觸,覺得他們(內地人)玩得這麼開心,無拘無束,香港很少有這些機會和環境(在公園一起唱歌娛樂)
  • 跟喻米英不同,旺角「殺街」後,決定暫時不再到街頭唱歌,轉而與朋友合資租樂隊練習房。拍攝當天他們每人合資100元,可唱足4小時
  • 有次到尖沙咀,覺得環境不是太好,(港人)說她們(街頭唱歌的女人)是「大媽」,為何會這樣說,自己不明白。人們娛樂很正常,例如你喜歡打麻將,我叫你不要打,可不可以?別人喜歡唱歌,各有不同愛好,如果你不喜歡聽,便不要走進那條街。是不是?很正常的
  • 這幾年在街頭演出,累積一定數量的支持者,年初於屯門大會堂舉辦一次個人演唱會,反應踴躍,現正籌辦另一場,聲稱只為滿足唱歌的興趣
  • 唱歌不是為生計,純粹是為興趣。雖然來到香港很忙,子女又年幼,根本沒有時間。不過現在不用工作,多些時間專注在唱歌方面,所以經常與熱愛音樂的朋友們組織樂隊唱歌,真的很享受
  • (個人演唱會開始前)心裏很開心,很激動,很緊張,因為很難申請到場地,要在半年前申請
  • 2018年8月,於屯門大會堂舉行第二場演唱會,門票30元一張,同樣吸引不少支持者送花又送禮物,現場亦有人作出打賞。覺得既然有部分市民不喜歡她們在街頭唱歌,惟有暫時找其他途徑繼續演出,不過仍期望有朝一日,可以重返街頭唱歌
  • 起初在旺角唱歌很享受,到後來這一兩年,她覺得真的很嘈吵,很難受,也挺懷念,但現在都解散,已成過去

居民

屯門公園附近居民

  • 表演者小聲唱是可以的,當作娛樂很正常。但若把整套音響搬進來,當作私人音樂會,便覺得有問題

街頭表演者的支持者

Lisa粉絲

  • 香港很少在公園廣場裡唱歌,也很少大合唱。志在娛樂,當晚大家開心過後,回家睡覺也較香甜

其他街頭表演者

在屯門公園擺檔唱歌的曲藝社表演者

  • 與公園內其他曲藝社跟隨指示擺檔,又控制音量,所以可以不被保安驅趕,繼續演出。大家共用公共空間,最重要自律並顧及其他人感受
  • 拍攝當天曾被喻米英及歌舞團的噪音影響,幸好康文署制止他們。個人對「大媽」一詞的理解,是曾在大陸生活的女人,如果論年紀,她們有些也很年輕,但是某些行為及做法,令她們被冠以「大媽」這個形容詞,是做了一些令人鄙視的行為

 

其他資料:

旺角行人專用區相關資料

  • 試辦了19年的旺角行人專用區,在2018年7月底正式結束
  • 被稱為「大媽」的表演者阻塞道路及造成噪音滋擾,成為結束這個公共空間的導火線。雖然歌手與粉絲累積了一定情誼,但表演對附近的居民來說,就是一個困擾10多年的噪音滋擾問題
  • 2018年,在西洋菜街的「大媽」歌舞團數目越來越多,表演者不斷擴張地盤及提高聲浪,令行人專用區跟居民及商戶之間的矛盾不斷加劇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後狀況

  • 康文署多年來被指對街頭表演執法不力,旺角「殺街」後,不少屯門居民投訴噪音問題嚴重了,擔心屯門公園淪為第二個「西洋菜街」
  • 在公園廣場唱歌這種文娛活動在香港的公共空間舉行,因為欠缺監管,引致問題叢生,更加觸發中港矛盾的爭議
  • 除了天星碼頭,不少表演者在旺角天橋、尖沙咀文化中心,甚至中環至銅鑼灣繼續演唱,令不少市民覺得滋擾
  1. 根據節目內容,試指出當中所指的「大媽」定義。
  2. 有曲藝社成員認為「大媽」做了一些令人鄙視的行為才被冠以此名。這些「令人鄙視的行為」是什麼?根據節目內容和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3. 喻米英指人們歧視「大媽」的原因為何?你是否同意她的說法?試解釋你的答案。
  4. Lisa覺得內地地方大,有足夠公共空間支持群眾在公園廣場表演的文娛活動。你同意嗎?除此之外,你認為還有其他因素影響香港人對這類文娛活動的態度嗎?
  5. 「街頭表演發牌制」能否有效解決街頭表演者與市民之間的衝突?應該根據什麼準則發出牌照?
  6. 你認為政府應如何管理用作發展街頭文化或文娛活動的公共空間?試提出三個建議。
  7.  「旺角行人專用區被殺街阻礙了香港街頭文化的推廣。」你在多大程度上贊同這個說法?試解釋你的答案。
  1. 影片筆記:鏗鏘集 - 漂泊的舞台
    http://www.liberalstudies.hk/video/programme.php?vid=tcs14-1534
  2. 通識概念:行人專用區
    http://www.liberalstudies.hk/daily_concepts/index.php?word=1581
  3. 集師廣益:廣場上,大媽群舞
    http://www.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id=2614
  4. 通識工作紙:公共空間
    http://www.liberalstudies.tv/ws/0001/
  5. 通識概念:公共空間
    http://www.liberalstudies.tv/daily_concepts/index.php?word=728
  6. 集師廣益:專題探究主題──藝術、資訊及通訊科技
    http://www.liberalstudies.hk/blog/ls_blog.php?id=2171
(01:12) - 喻米英於旺角「殺街」後重回屯門公園演唱,講述開始街頭表演的經歷
(03:30) - 屯門公園附近居民對噪音問題的投訴
(04:09) - 喻米英的歌舞團曾是旺角行人專用區最受歡迎攤檔之一,會因應不同地區的觀眾口味轉變歌路
(05:48) - Lisa講述由抗拒到享受街頭演唱的經歷,及小時候被迫擱置演藝夢的故事
(07:35) - Lisa相約粉絲到深圳荔枝公園聽歌,表達內地和香港兩地對於在公園廣場唱歌的兩極態度
(10:15) - 喻米英講述要政府批出場地作表演的困難,及在屯門大會堂表演時,因表演時收取「利是」及表演內容與康文署職員發生之衝突
(12:47) - 喻米英於旺角「殺街」後到尖沙咀天星碼頭演唱,質疑香港人歧視在街頭演唱的中年婦女
(15:06) - Lisa於旺角「殺街」後轉為樂隊練習房與朋友唱歌,她表示不明白人們為何稱呼在街頭演唱的婦女為「大媽」,指出人各有喜好,應互相尊重
(16:04) - Lisa籌備第二場個人演唱會,形容演歌純為滿足唱歌的興趣
(17:05) - 喻米英在屯門公園演唱時因聲浪太大及阻街被公園保安驅趕,其他街頭演唱者指出,「大媽」的稱呼源於令人鄙視的行為
(19:05) - Lisa於屯門大會堂舉行第二場演唱會,她覺得既然有部分市民不喜歡他們在街頭唱歌,唯有暫時找其他途徑繼續演出,不過仍懷念以往與朋友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唱歌的日子,期望一天能重返街頭唱歌
昔日節目
2018-10-08

鏗鏘集 - 尋人啟示

2018年7月大嶼山發生滑翔傘飛行員失蹤事件,政府跨部門出動超過400人,根據失蹤者鍾旭華的手機訊號展開搜救。最終...

2018-10-01

鏗鏘集 - 改革開放40年之中國式創造

位於深圳龍崗區的大芬村,佔地只有0.4平方公里,在80年代,大芬村民年均收入不足200元人民幣。但隨著1978年的...

2018-09-24

鏗鏘集 - 全民「山竹」記

超強颱風「山竹」早前吹襲香港,對多區造成廣泛破壞,低窪地區更受風暴潮影響,出現嚴重水浸。颱風襲港翌日,多處嚴重塌樹...

2018-09-10

鏗鏘集 - 觸不到的紅線

港府及中央近年一再重申討論港獨違法,2018年7月保安局更引用《社團條例》第8條,考慮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

2018-09-03

鏗鏘集 - 大小白象?

政府近年推行兩項地區工程:元朗一條造價17億元的天橋,以及斥資逾1億多元的灣仔社區重點工程同樣引起社會爭議,究竟背...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