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31

街巷之間──外判清潔工的日常

doc-download pdf-download

播出日期: 2017-10-03學習單元: 今日香港 
片長: 10 分鐘
簡介:
過去10年,政府以外判形式提供公共清潔服務的情況非常普遍。在價低者得的外判制度下,清潔工往往得不到應有的勞工保障。珍姐是食物及環境衞生署的外判清潔工,負責在深水埗清掃欽州街和長沙灣道部分街道,平日工作辛勞不在話下,有時工作更帶有危險性。清潔工的刻苦,是社會的必然,還是制度的缺失?社會又可有正視他們的付出?  

  • 了解清潔工珍姐的日常工作及辛勞情況
  • 了解外判清潔工不公平的待遇
  • 分析外判服務標書評分制度的問題
  • 了解珍姐工作的潛在危險及缺乏保護裝備和尊重
  • 探討政府《勞工法例》對外判制度的監管不足

持份者

人物 / 組織

經歷 / 看法

食環署外判清潔工

珍姐
(清潔工友)

  • 負責在深水埗清掃欽州街和長沙灣道部分街道,每天由下午4時到10時,當值6小時的夜更
  • 開工前,要先將大袋小袋的個人物品放進「百寶袋」,包括更換的衣服、飯盒等行李,也要帶雨衣,否則下雨便無法工作
  • 工作是先由欽州街出發,適逢下午4時多至5時是放學、下班時間,故推着垃圾車時,經常左閃右避。進入長沙灣道,沿途經過的每個垃圾桶及街邊的每袋垃圾都要逐一彎腰清理
  • 經常會遇到各種難以處理的垃圾,即使戴上手套也會弄傷,例如竹籤很容易刺傷手,也試過有小刀,有同事就曾經被小刀割傷,流了很多血;垃圾散滿地上,亦很難處理
  • 長期在馬路邊工作,巴士經常在自己的身邊經過,巴士停靠巴士站時也不會避開你,很危險。有時被(司機)用髒話罵。但有人把垃圾扔到馬路上始終要清理。有人說(自己推著的)垃圾車阻擋了行人路,但垃圾桶全都放在行人路,可以怎麼辦?難道把垃圾車推上馬路,再推上行人路,把垃圾放入垃圾桶?
  • 推了接近一小時(清理垃圾),垃圾車已滿得快要推不動,所以要先回到垃圾收集站,把車上的垃圾卸下再繼續
  • 推着垃圾車走了7分鐘,才來到5個街口外的垃圾站,平日每天來回4、5次,遇上假日垃圾多,隨時要不停做,要多來回幾趟,即是工作量大了
  • 到了下午6時半左右,在大量體力勞動過後,走進後巷找個較乾淨的位置,鋪上紙皮,坐在地上,便匆匆忙忙吃飯;當值時沒有休息時間,時間很緊逼,吃過飯便要馬上繼續清理垃圾。當然希望有用膳時間,不過自己當夜更(6小時),就沒有了
  • 工作用的帽子是自己買的,公司沒有提供;水鞋和雨衣也沒有,自己披上膠袋而已
  • 自己當然不想做清潔工這種工作,是沒有錢才會做。但自己不工作,怎養活一家三口?一個人養活3個人很困難
  • 在街上工作時,人們會刻意避開自己,會說骯髒,人家很瞧不起清潔女工
     

政府官員

霍炳林
(食物環境衞生署助理署長(行動))

  • (2016年12月13日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會議) 部門人員每天定期巡查(清潔工工作情況,以監管承辦商是否遵守合約規定)。另外,地區的管理層也會抽查,部門還會每個月都會抽查員工做面對面訪問,是有紀錄的。填問卷時,他們的老闆一般情況不會在場

 

立法會議員

黃碧雲
(立法會議員)

  • 回應霍炳林指食環署每月都會抽查清潔工做訪問,(了解監管承辦商是否遵守合約規定),表示老闆看着他們的員工填問卷,所以每項他們都填「滿意」,否則會丟了工作

爭取勞工權益的代表

胡美蓮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

 

  • 食環署(在外判清潔上)是典型最差的一個部門,本來16小時工作應分成8小時一更,工人有1小時用膳時間,現在卻劃分成早更10小時,夜更6小時,這是勞工法例的不足之處,因為工作8小時和10小時才可享有一小時用膳時間,但6小時卻不享有用膳時間,這對工人很不公道,是不人道的做法
  • 外判制度的最大精神是價低者得,但從不考慮(工作環境)設備是否足夠、垃圾房有沒有提供飲水設備、更衣室、用膳的地方,及人手是否足夠,這些都不包括在評核外判公司的準則之內
  • 政府總是說,香港不可以改變價低者得的制度,但為何不改變比例,30%看價錢,70%看質素。現時所有清潔工都是拿最低工資,分明是欺負這些不發聲和年長的清潔工人。政府還說「對,我批准的」,你說是否很過分?這樣做很不公義,真的很過分

何天樂
(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九龍)程序幹事)

 

  • 外判商提供的最基本裝備是口罩、膠手套,而工人收入微薄,他們不會捨得為上班買裝備保障自己
  • 經常接觸外判清潔工,知道他們的工作環境有時甚至屬於危險。以通州街公園為例,因為附近有戒毒所,很多癮君子在公園內用針筒,然後可能丟進垃圾桶或草叢裏,一不留神,清潔工清除垃圾時會被刺傷
  • 清潔公司沒有提供箝子給外判清潔工處理針筒,那是否要他們徒手撿起來?在富裕的香港社會,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政府應在監管上督促外判商提供足夠的保護裝備及職安健培訓

 

其他資料:

政府外判服務標書評分制度及外判合約規定

  • 過去10年,政府以外判形式提供公共清潔服務的情況非常普遍,當中以食環署、康文署和房屋署為主。目前,政府外判服務標書評分制度中,採用七三或者六四比,當中60-70%分數關於價格,30-40%關於技術,也就是外判的服務質素
  • 2016年後,技術一項再細分為工時評分、工資評分等準則,即使僱主在服務質素上做得好,在技術一項中最多只能拿到三、四十分,而普遍價錢較低的承辦商就更容易中標
  • 現時外判合約列明,承辦商必須為清潔工人提供工衣制服和垃圾袋,但是口罩、手套、雨衣、防滑鞋和遮陽帽等常用裝備,都不是合約規定的必需設備
  1. 根據節目內容,試簡述個案珍姐日常的工作情況,並在工作時有可能面對的危險。
  2. 根據節目內容,說明政府外判清潔服務標書評分制度的不足之處,並可以如何改善。
  3. 為什麼何天樂和胡美蓮認為政府對清潔工沒有提供足夠的保障?
  4. 「政府應該摒棄『價低者得』的外判制度。」你有多大程度同意這說法?解釋你的答案。
  5. 試建議如何可以改善外判清潔工的工作環境及保障其權益。
  6. 珍姐覺得社會普遍「瞧不起清潔工」,原因為何?你認為可以怎樣改變社會對清潔工人的既定印象?
(00:44) - 珍姐平日的清潔工作流程和辛勞情況
(03:38) - 了解珍姐要在後巷吃飯的原因及沒休息時間
(04:09) - 胡美蓮批評勞工法例對清潔工用膳時間的規定不人道
(04:33) - 政府外判服務標書評分制度的標準及問題
(05:37) - 外判合約沒列明為清潔工人提供常用裝備
(06:23) - 何天樂指通州街公園常發現針筒,但外判公司沒提供保護裝備給清潔工
(07:27) - 霍炳林指政府有抽查和監管承辦商是否遵守外判合約規定,黃碧雲表示懷疑
(08:00) - 胡美蓮批評政府不肯改變價低者得的外判制度
(08:30) - 珍姐道出靠做清潔工維持生計的無奈及得不到尊重
昔日節目
2018-12-18

視點31 - 中國模式與華為冒起

電訊業發展一日千里,中國已開始發展5G技術,在北京街頭已開始出現5G基站。早前的華為孟晚舟被補事件折射了中國在國際...

2018-11-20

視點31 - 醫療美容安唔安全?

本港規定凡涉及注射的手術都屬於醫療程序,須由註冊醫生進行,否則屬違法。現時香港的醫療美容市場龐大,吸引不少普通科醫...

2018-11-06

視點31 - 開放數據不開放?

香港政府近年大力推行智慧城市,2017年施政報告提出投放7億元,推展多項發展智慧城市的基建,例如智慧燈柱、智能咪錶...

2018-10-30

視點31 - 「土地共享」七問

2018年施政報告中,特首提出「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旨在「釋放」和「共享」發展商擁有的過千公頃新界農地。為何有私人...

2018-10-09

視點31 - 鼠禍因由

黃大仙彩雲邨爆出全球首宗老鼠傳人的戊型肝炎個案,揭示了香港鼠患滅不盡的嚴重後果。香港有不少街鼠活躍的區域,不論公眾...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