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017-02-27   |   陳效能

從學生自殺說起:「學業決定論」與「社會整合論」

陳效能 (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

 

2016年3月期間,本港發生了多名學生接連自殺,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及討論。有關當局繼而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進行調查及發布有關報告(註)。報告指出2013至2016學年期間,共有71名學生自殺;執筆時,過去的八天共有五名學生自殺。專家們對學生自殺成因的分析,一般包括個人身體和精神健康狀況、壓力來源、處理壓力的能力和支援網絡等。報告的建議包括提高學生、學校和家長對精神健康的關注和意識,以及提供改善學生的抗逆能力和求助意識等。本文嘗試從社會科學角度討論一下學生壓力問題。


社會學經典著作之一是法國社會學學家涂爾幹(1858~1917)的《自殺論》。他在著作中分析了不同社群的自殺率和自殺的種類,其中一個發現是,在人與人之間關係較為緊密的社區和群體中的自殺率,比社會整合程度較低的社區和群體之自殺率普遍為低。在「社會整合」度高的社會中,個人可以通過不同的社會關係融入社會之中,從而成為社會一份子。在傳統社會裡,人與人之間關係緊密,互相認識、互相依賴、互相幫助。當遇到壓力或個人問題時,尋死就變成不單是個人的考慮和決定了,因為個人的死亡極可能會影響社群中的其他人。當然,在這樣的社會中,由於人與人之間互動較為緊密,也會讓各人較容易察覺到其他人不尋常的情緒或行為。也就是說,兩個人雖然面對同樣的困難或壓力,但身處於社會整合度較高的那人,想通過自殺去處理問題的機會較低。


香港學生面對學業壓力之大不容置疑,學業之所以會構成壓力,學生本身對學業成績的要求和期望固然是主要原因。而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中,學業成績是個人競爭下的結果,失敗的話也被視為是個人的失敗而非制度的問題。這是「學業決定論」下產生的一個競爭有限教育資源的「遊戲」。「學業決定論」所指的,是一個人的一生如何,是由學業成績所決定。「論」是論述的論,也即是一種說法。這「學業決定一生」的論述在香港廣泛被接受,也是對學生構成壓力的原因之一。「贏在起跑線」類的思想,把學業成績(包括讀什麼學校、讀什麼班、校內校外成績怎樣等)對學生往後一生的影響無限量放大,當然也締造了無限商業機會(如補習社、補充練習)。面對這樣巨大的論述機器,學生有什麼抵抗的方法和能力呢?在這論述影響下,不少學校為了校譽,老師為了保住工作,父母為了子女的將來,也向學生不厭其煩的灌輸學業成績就是一切的想法,投入地令這遊戲得以持續下去。學生成績優異的話,他們也是既得利益者。學生在這遊戲中是孤立的、互相競爭的個體。

 

香港的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大部分時間需要面對「學業決定論」帶來的壓力,而往往自己最親的人(如父母),卻可能因為害怕孩子成績差影響前途,而無法為孩子提供情緒上的支援。學校也可能因為害怕學生成績欠佳影響校譽,而未能教育學生「學業決定論」的謬誤之處。在這樣的大環境氛圍下,學生是如何跟社會整合起來?在「學業決定論」強大的影響下,親密關係(拍拖)更被視為影響學業的洪水猛獸,進一步減少學生情緒支援的來源。當社會關注學生自殺問題,提出種種針對改善個人抗逆能力和增加社工及專業人士的支援等建議的時候,也應該(1)反思「學業決定論」對年輕人的破壞性,和建設另類論述的可能性,及(2)考慮從「社會整合論」去分析在「學業決定論」的影響下,實際上年輕人是否有足夠的社會關係去為他們提供所需的支援。

 


註:
教育局: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最終報告 (2016年11月)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