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2018-01-15   |   李浩然博士,黎志邦

活化藍屋建築群對香港建築保育的啟示

李浩然博士(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主任暨副教授)

黎志邦(香港大學建築保育學部講師)

 

香港殖民地政府在1976年通過香港法例第53 條,即《古物及古蹟條例》,主要保護古蹟、考古遺址和出土文物。基於法例所限,建築文物要具備甚高的保育價值標準,才能被列為「法定古蹟」,方可受到法律保護。在此狹窄的保育框架內,能達到古蹟要求的建築文物有限,到了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前的一天,香港只有65棟受法例保護的法定古蹟,其中包括了一些不是建築物的文物,如古石刻、歷史石階及煤氣燈等。而很多達不到古蹟評級的歷史建築,例如唐樓,就因為80、90年代急速發展的房地產而被大量清拆,大部分從此永遠消失。在此期間,大多數香港市民都抱著在這末代殖民地爭取最後掙錢機會的心態,對建築保育無暇兼顧,索性不聞不問。

 

香港主權移交後,社會形勢開始轉變,八十後的香港人有較強的保育意識,他們對建築保育有強烈的訴求,甚至上街示威遊行,抗議大型發展破壞歷史建築,結果鬧出在2006年末至2007年初哄動一時的「保留天星碼頭事件」和「保留皇后碼頭事件」。為了平息因清拆這兩座碼頭而惹起的民憤,時任香港特首曾蔭權在2007年10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宣布香港的首項「文物建築保護政策」。為了落實這項政策,發展局於2008年實施了「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簡稱「活化計劃」),至今已實施了整整十年,推進了香港的建築保育,令保育水平邁向世界標準。

 

在這10年間,「活化計劃」已經推行了5期, 有25個項目(有2個項目已被剔除,另外2個則需要重新招標,其中藍屋建築群包括3棟建築物),當中涵蓋了23棟歷史建築物。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其中4個項目均贏取得保育專業界最高榮譽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UNESCO Asia-Pacific Awards for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 )。這個榮譽得來不易,要獲獎就要達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認同的保育卓越成就,而這成就必須包含技術和社會兩方面。技術方面是針對物質性的保育,就是如何在建築物保育工程上,能符合國際準則的要求;而社會方面是針對非物質性的保育,就是如何確保該保育項目能夠照顧社區的需要,令社區得到具體的利益。

 

說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其實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1世紀意識到亞太地區有甚多發展中國家,因為務求經濟急速發展而只顧急功近利,犧牲了寶貴的建築文物資源,於是深思熟慮後,便在2000年設立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目的在於表揚發展兼容保育的雙贏理念。為了鼓勵政府與民間合作,獎項評審要求參賽項目必須屬於「公私合夥」性質(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即是參賽單位必定是政府與民間機構組成的合作伙伴。若果政府單方面進行的保育項目則並不符合資格,例如由香港特區政府全面負責翻新舊立法會大樓,將它改設為終審法院的項目便不符合資格了。

 

自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創立以來,香港差不多每年都提交保育項目參賽,其中包括了「活化計劃」內與外的項目,亦贏得不少獎項。當中2017年有一個項目獲得了最高榮譽的卓越大獎。這個項目是什麼?那就是第二期「活化計劃」中的藍屋建築群。該建築群位於灣仔石水渠街,共有3棟,均屬第二與第四代的唐樓(有關不同世代的香港唐樓,可參見筆者在「集師廣益」於2017年10月9日發表的〈香港唐樓原來有四代!〉),以各自外牆多年來塗上的顏色來命名,分別稱為「藍屋」、「黃屋」及「橙屋」。這些建築物的歷史背景和保育詳情就不多說了,因為政府已有詳盡發表,而傳媒亦報道了不少,這方面的資料也很容易在互聯網上搜尋得到,反而要說的是,藍屋建築群獲獎的原因是甚麽。

 

藍屋建築群的「藍屋」、「黃屋」及「橙屋」,攝於2017年。(照片來源:李浩然)

 

筆者於2014年7月7日在「集師廣益」中發表了第一篇文章,標題為〈活化建築文物的明確目標〉,內容探討了建築到底是為誰而保育。事緣一直以來,香港的建築保育方針,只過度集中在保護建築文物的歷史價值與美學價值,往往忽略了以人為本的社會價值。在該文章的結尾,筆者是這樣說的:「活化建築文物的明確目標是:第一,改善社區的基礎設施和環境素質,使當地居民能夠舒適及有尊嚴地生活;第二,創造更多的經濟機會,使社區居民能夠自力更生、達到可持續的社區經濟發展;第三,增進每一個居民對各自社區的文化有多一份的認識和自豪感,從而提升社會整體的文化素質和精神財富;最後,由發展多元社區經濟與文化,而達到共同社會可持續經濟與文化發展的最終目標。

 

活化藍屋建築群獲得大獎的主要原因,正就是此項目不但展現出卓越的物質與非物質方面的保育,更重要是保育的目標明確,以社區福祉為重點,完全達到以上所述的4個目標。因此,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這個獎項的網頁中,特別表揚這活化項目是一個「捍衛工人階級社區的社會運動」,稱讚它無懼困難,在急速士紳化的灣仔區內,透過保育以保衛弱勢社群的根本文化遺產,並讚譽這是一個有「英雄本色」的保育項目。英雄本色的美譽背後,其實可見活化藍屋建築群為香港的保育帶來啟示,就是若能以社會、社區、人民、民生作為目標,達致以人為本、以民為重的建築保育,便能真正造福市民和達至可持續發展!


活化藍屋建築群的保育英雄,攝於2017年。(照片來源:李浩然)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8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