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MTWTF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2019-04-29   |   

新疆的兩大變化

韓孝榮(香港理工大學中國文化學系教授)

 

自2016年以來,新疆似乎發生了兩大變化:其一是恐怖活動的強度和頻率都大大降低。最後一次公開報導的多人傷亡的恐襲事件,發生在2016年12月28日。當天有4名恐怖分子駕車衝進和田地區墨玉縣縣委大院,引爆炸彈,並砍殺工作人員,造成兩人死亡,三人受傷;至今兩年多內,新疆再未發生過類似的恐襲事件。

 

也就是說,過去的兩年多時間,應該是新疆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來最和平的時期。

 

從1990年到2016年底,幾乎每年都有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製造大大小小數千宗暴力恐襲事件,導致多人傷亡。例如1990年4月5日,200多名恐怖分子攻擊新疆克孜勒蘇自治州阿克陶縣巴仁鄉政府,殘殺6名武警,劫持10名人質;1992年春節期間,恐怖分子在烏魯木齊炸毀兩輛公共汽車,炸死三人,其中包括兩名維吾爾族兒童,炸傷23人。

 

上世紀九十年代發生的多宗恐襲事件中,每次受害死亡人數大都在10人以下。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恐怖分子們則製造了多宗造成數十人死亡的事件。例如2008年8月4日,恐怖分子在喀什的大街上襲擊武警,殺死16人,傷16 人;2009年夏天烏魯木齊的七五事件,更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2014年5月22日,5名恐怖分子在烏魯木齊沙依巴克區一個早市製造爆炸、並用兩輛越野車碾壓民眾,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傷; 2015年9月18日,恐怖分子襲擊阿克蘇地區拜城縣一處煤礦,殺死16人,傷18人。

 

這些恐怖分子不只禍害新疆,還流竄到其他地區襲擊。2013年10月28日,三名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帶着長短刀和鐵棍,駕駛着滿載汽油的吉普車,在天安門東側行人道上衝撞遊客和民警,並點燃車輛,造成兩人死亡、40多人受傷;2014年3月1日,八名來自新疆的恐怖分子,在昆明火車站持刀砍殺群眾,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傷。

 

這些恐怖事件給全國民眾,特別是新疆的各民族,帶來了嚴重的恐慌和不安,因為恐怖分子似乎可以在任何時間、地點發動攻擊,而任何不屬於他們組織的人,都可能成為被攻擊的目標,當中包括他們不喜歡的伊斯蘭教宗教領袖、他們仇視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又或是他們眼中的異教徒或叛教者。受害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有武裝人員,也有手無寸鐵的路人;有非穆斯林、也有穆斯林;有漢族和非維吾爾人,也有維吾爾族人。雖然恐怖事件不是每天發生,但恐怖分子們還是成功地讓新疆民眾每天都生活在恐慌氣氛中。

 

而第二大變化,是自2016年以來,新疆加強了反恐措施,如加強武警系統、國家安全系統和司法體系。同時,政府也採取了一些軟性的預防性措施,包括:強化對外來影響和宗教活動的管制,致力消除腐敗、推廣義務教育、扶貧並發展經濟以提高當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亦選派幹部駐村並鼓勵幹部與群眾「結親」,以便增進幹部與群眾之間的關係;並且提供以提高漢語水平,增強謀生技能,普及法律知識,和消除極端主義思想為宗旨的成人教育。

 

在政府採取的各項反恐措施中,我們還無法判定那一項是最有效的,那一項是不必要的,而恐怖活動的減少,或許是多項反恐措施結合的結果。

 

然而,新疆政府所採取的一些反恐措施,在國外頻頻受到非議。一些外國媒體、官員和學者經常指責中國政府干涉宗教自由、蓄意破壞少數民族文化和強行洗腦等等,甚至把新疆的教育培訓中心,描述成「集中營」,並聲稱有百萬以上人員被關進集中營,還發動了對個別主政官員的人身攻擊。雖然無法證明他們所描述的種種現象不曾發生過,也沒有理由去懷疑這些批評者維護人權的善意和熱心,但似乎他們從未曾試圖理解為何新疆要採取這些特殊的反恐措施,他們也幾乎從未提及這些反恐措施所帶來的正面結果。

 

換句話說,這些批評者似乎完全忽視了恐怖活動的減少,跟反恐措施強化之間的關係。

 

在新疆和所有其它受到恐怖主義威脅的地區,政府和民眾不得不面對一個艱難的抉擇,就是:該否犧牲少部分的個人自由,來換取所有人的生存權。能夠在一個不需為自己和親朋的生命安全擔驚受怕的環境中生活,是人類最基本的權利,為了維護這個權利,有時不得不放棄一些次要的權利。2001年911事件之後,美國立即加強了機場安檢措施,並成立了有權限制部分人自由的國土安全部,這正是一個類似的抉擇。

 

其實,對於和平的保障,不單是無辜的民眾免受恐怖主義的戕害,同時也是要拯救恐怖分子的生命,因為他們作出恐襲的直接結果,就是自身的傷亡。當然,這些人對生命意義的理解,往往與常人不同,若能給他們「洗洗腦」,也許能把他們從極端主義的迷思中解脫出來,使他們懂得珍視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並對人權作出尊重而非踐踏。

 

政府方面,在繼續嘗試一系列反恐措施的同時,需要對批評者和受影響民眾作出解釋,讓他們理解許多特別的政策,都是不得已而為之,目的在於拯救人命,而非破壞人權;同時,也應該提高政策制定和執行過程的透明度,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解,還需要盡可能避免矯枉過正和冤枉好人。

 

或許,當地政府還可以組織一個由官員、學者和各民族民眾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定期對新疆的反恐局勢進行評估,並為政府提供政策諮詢。假如目前的和平局面能夠延續下去,令恐怖主義不再死灰復燃,政府就應該在慎重評估之後,逐步減少一些現行的特殊措施,直至完全取消,好令新疆恢復正常的社會管理。

 

肅清了恐怖主義的新疆,將不僅能夠成為中國一個和平、富饒、廣袤和美麗的省區,也應該能夠為世界其他深受恐怖主義危害的地區,提供一些寶貴的經驗。


學者文稿

「學者文稿」特邀多位大學學者出任嘉賓作者,就政治、經濟、宗教、環保、傳媒文化、社會現象、勞工福利、國際關係等主題撰文,逢星期一刊登。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9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