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香港經歷了由百多年的英國殖民地管治,至1997年回歸中國,在整個有 9成以上是華人的社會裡,說到「身份認同」,離不開的兩個身份必定是「香港人」或「中國人」。學者劉兆佳在《「香港人」或「中國人」:香港華人的身份認同 1985-1995》一文中提到:「香港華人普遍使用『香港人』及『中國人』兩個詞(語)來指謂自己…『香港人』及『中國人』乃是香港華人感到最有意義的兩種身份。」

 生活在香港的人,對於自己的「身份」,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認知,尤其在97回歸中國前後,在民調之中,除了有「中國人」和「香港人」的選擇之外,更出現了「香港的中國人」及「中國的香港人」這兩個混合身份,出現這種特殊情況,到底有什麼因素呢?

 直至近期的「中港衝突事件」之中,再次掀起社會討論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問題,以下是其中一些事件:

 
中港衝突事件
  • 繁簡爭議(2011年12月 - 2012年4月)
  • 港大民調風波(2011年12月)
  • D&G風波(2012年1 月)
  • 地鐵車廂食麵事件(2012年1 月)
  • 孔慶東罵港人是狗(2012年1 月)

繁簡爭議 (2011年12月 - 2012年4月)

 警方在新界部份地區豎立的警告牌只用簡體中文、有連鎖服裝店以簡體字完全取代繁體字、將軍澳某咖啡店使用只有英文加簡體字的菜單,引發網上及報紙上的爭議,文化評論人陳雲連番撰文批評,西貢區議員范國威更發動抗議行動。

港大民調風波(2011年12月)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去年12月中以電話訪問市民對「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身份」、「中華民族的一分子」、「亞洲人身份」及「世界公民身份」等的認同感。有關民調1997年8月展開,至2011年12月做了47次。公布的結果顯示,香港市民最認同「香港人」的身份,只有16.6%市民願自稱「中國人」,比率是12年新低。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就民調結果點名批評,指民調設計將「中國人」和「香港人」對立,「不科學」及「不合邏輯」,郝鐵川表示:「回歸後,港人已無異於同時承認是中國人……香港不是一個獨立政治實體,不是中國人,請問是哪一國的人?」他更反建議總監鍾庭耀應改問被訪者對「中國人」和「英國人」的身份認同。

 

D&G風波 (2012年1 月)

 國際品牌Dolce & Gabbana旗下尖沙咀廣東道分店,不准香港本地市民在店舖門外拍照,只讓內地遊客拍照,事後拒絕道歉,引起社會爭議,更引起部分港人仇視內地客情緒。

 在社交網站Facebook發起的「D&G門口萬人影相活動」,有逾1萬1000人響應。

 事件發生後,有持續近百名路人擠滿街道,有駐足店外櫥窗,有用手機或相機瘋狂拍照以宣示「主權」,更有高舉紙牌反霸道,不少人特意到店外拍照「記錄」事件。

 D&G公關部就事件發表聲明,強調D&G非常重視亞洲市場,傳媒報道之所有具爭議性的陳述,均並非出自其公司的員工。最後強調絕對無意冒犯任何香港市民。

 

地鐵車廂食麵事件 (2012年1 月)

 互聯網上的一則短片,內容為在香港地鐵車廂內,一名男子責罵一名來自國內的女童不應在地鐵進食,引起女童母親及女性友人不滿繼而對罵。男子隨後按下緊急停車鈕,要求地鐵人員把女童等人趕下車並開單處罰,引起對方強烈不滿。

孔慶東罵港人是狗 (2012年1 月)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在內地第一視頻新聞網節目《孔和尚有話說》,就上述地鐵車廂食麵事件,罵港人是英國殖民者的狗、不說普通話的王八蛋、「一個字, 賤」、「他媽的欠抽」、「香港人很多是狗」等。他口出狂言,令港人質疑北大竟出如此質素的教授,引起港人怒吼,有網友更發起萬人圍堵中聯辦,要他向港人道歉的行動。


構成「身份認同」的元素
 建構「身份認同」,可大致由種族認同(ethnic identity)、文化認同(cultural identity)、法律認同(legal identity)和
地理認同(geographic identity)這四個元素構成。
種族認同(ethnic identity) 文化認同(cultural identity)
建基於生物學上的遺傳,對族群的認同感源於相互間共同的祖先族群。由於經歷長期的生物混合而減少各種差異,成員都有近似的遺傳特徵。而有血緣關係的族群成員,經歷代代相傳的繁衍又會形成共同而恆久不變的特徵,如語言或行之已久的文化習慣。

 

 

建基於對同一社群中各種價值觀念的認同感。大部份的文化認同跟血緣關係形成的種族認同互為關係,在家族中代代相傳。然而,通過正規教育、長期生活於異國社會等情況,亦可能出現價值觀念的同化,因而改變個人的文化認同。而社會上不同社群因文化上的接觸、理解,甚至改變,可以消除隔閡,進而出現文化認同的融合。

 

法律認同(legal identity)
是通過法律,以客觀準則決定一個人的公民身分,當中最重要的是「法律地位」,例如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則我們既是香港公民,亦是中國公民。

 

 

 

地理認同(geographic identity)
學者安德森在其《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研究發現,以人口調查來界定種族,以地圖來界定種族的界線,以及用博物館來建立種族的歷史感與集體記憶,這三種手段的目的在於創造統治之正當性。一個社群生活在同一土地上,產生所謂地理認同,以土地疆界劃分,所牽涉的是國家在執行支配權可達到的界,也是國家與國家之間力量的平衡線。
有什麼因素影響香港人對「身份認同」的轉變?

 

 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又曾經受英國殖民地管治,在這種特殊的歷史背景以及不同的時期當中,港英政府、中國大陸和香港本土人士都擔當著重要角色,影響著香港人建構「身份認同」的過程。

 

 1842年開始,英國在香港長期殖民管治,造成了香港市民以香港殖民疆界與統治為基礎的集體認同。英國政府對東南亞殖民地的管治,是盡量保留當地文化與傳統,所以,對香港的政策亦不例外。作為一個人口有9成以上為華人的地方,大部分中華文化都受保障,如一夫多妻制,男士可立妾的傳統,到1972年才正式被廢除。英國政府對香港本土社會的不干預主義,加強了香港本土獨立身份的發展。但有意見認為英國的這種殖民統治,令香港人在身份認同上含糊不清。隨著經濟的發展、教育、傳媒和政府政策等的潛移默化,香港華人在身份認同上出現了殖民地管治下的「順民」和「炎黃子孫」的雙重身份。然而,殖民地政權畢竟沿襲歐洲的政治文化,較重視法治與人權,與中國大陸的中國傳統有別,雖然是有限職權政府,但在身份認同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於70至80年代,香港經過幾次暴動後,港英政府吸取經驗教訓,聽取民眾的訴求,回應市民的意見,在政治上推行較寬鬆的政策,吸納社會華人精英議政,在市政局內設立民選議席,發展經濟以改善民生,並同時發展社會褔利、推出公營房屋、免費教育、公共醫療及進行基建及交通運輸等,使香港華人對於經濟發展與及社會建設感到自豪,間接增強了本土意識的身份認同感。

難民心態 click

 絕大多數的香港市民是來自中國內地的移民。戰後香港人口約為50萬,1947年跳至180萬,到了1953年,人口已升至250萬。短短8年間,人口增加了200萬。當時每5人之中便有4人是該時期內的難民移民。有統計,1961年,全港人口為3,168,100人,其中50.5%中國內地出生,47.7%為香港出生和1.8%為其他地方出生,即是當時有超過一半是移民人口 (52.3%)。

 由於內地難民居港的目的,在於逃避政治迫害與動亂,又或是尋找經濟上的發展機會,大部分人都沒有視香港為「落地生根」之地,因此在身份認同上,仍以中國人或祖籍/出生地為主,難民心態仍有很大的影響力,加上共同的血緣和種族,使「中國人」這個身份自自然然成為這時期的香港人的集體認同。

兩岸局勢 click

 1949年後,海峽兩岸持續的分立對抗,也影響香港市民對自己作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不少內地難民都由於不認同共產黨建立的新政權,或逃避其政治鬥爭與迫害而來港,而香港內部亦有著一股強烈反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情緒,這股情緒自然成為香港華人身份認同的一個核心部分。

本土主義意識 vs內地封閉型經濟 click

 戰後的香港迅速與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整合,生活水平提高和不斷被西化影響,再加上自由人權意識和法治秩序的逐步建立,相對之下,1949年後的中國仍是一個內向型的封閉社會,直到1979年改革開放前,在毛式社會主義和孤立主義統治下造成長期貧窮落後。兩者形成強烈對比,進一步加速了以自由主義、個人主義和功利主義為內涵的香港本土身份形成。

廣東話為母語 click

 香港華人普遍使用廣東話,並以此為基礎建立了一種獨特的普及文化,這種特殊地方文化無形間塑造香港華人的身份。

社會暴亂 click

 1956年的右派暴亂、1967年的左派暴動及文化大革命式的鬥爭,令香港市民對政治生恐懼之心,變得對國內政治冷漠或走向政治中立,開始建構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共享經濟發展成果 click

 六、七十年代以後,香港華人憑著個人刻苦耐勞、肯捱拚搏,開始享受到經濟發展的成果,與此同時,大陸的同胞卻活在貧窮當中,因此香港華人的難民心態漸減,對「香港人」的身份亦由疏離,繼而接受及產生認同。

追尋身份的學生運動 click

 早於1968年的法國學生運動及後來的反越戰運動,驚醒了香港的大專學生和知識份子,使他們投入了社會運動,關注社會上的弱勢社群。所以,六七十年代的學生運動,被形容為是一種帶有反殖民地意識的身份追尋。當時的大專學生,投入了一場帶有身份意識的社會運動,名為「放認關爭」的學運之路。所謂「放認關爭」就是「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權益」的通稱。1968年「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和1971年「保衛釣魚臺」等運動帶出身份意識的問題。反殖民地意識就是要尋找身份認同,當時內地的文化大革命,強調「兩條腿走路」政策,令他們感到「中國人」的自豪。 然而,隨著1976年四人幫倒台,大專學生對社會主義祖國的理想幻滅,身份認同再從「祖國」回歸「香港」,這狀況刺激了「香港人」意識,市民開始關心自己的社會,對民生事務、經濟生活等作爭取。

 
七十年代以後,香港人對「身份認同」轉變狀況
土生土長的一代 click

 成長於七十年代的人,是最典型的「香港人」。因為他們在這裡出生、成長、工作,見證著香港興盛年代的所有變遷。 這一代的人有著共同的成長經歷,如在學校接受教育、在屋村球場上流連、在家中收看免費的電視娛樂等,他們無論生活、工作、娛樂、消閒各方面都相近,對建立香港的自我身份認同有直接影響。

 而且,他們對中國並無他們父母那一代的認知,加上負面的描述,如電視劇中土氣的「阿燦」、「表叔」,電影中兇狠殘暴的「旗兵」、「大圈」等角色,加強了他們對中國的抗拒。

 因此,在身份認同上,這一代較認同自己為「香港人」,而非「中國人」。

獅子山下的精神 click

 七十年代的社會,香港經濟發展,與世界各地的接觸多了,產生了本土身份的意識。此時的文化創作,提供了社會價值理念的基礎,如《獅子山下》這套七十年代創作的經典電視劇,創造了「獅子山下精神」,也就是當時香港市民的生活信念,亦是這一代人的文化價值,成就了足以讓他們自豪的香港人身份。「獅子山下」精神就是身份意識的具體表現。

社會豐足 click

 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市民的生活得到實質的改善,加上文化藝術的開展,形成香港本土文化的實質內容,「香港人」身份就是在這時期的社會價值與生活文化之建構起來。尤其是在1973年股災之後,新興起的中產階級,他們所持的價值觀就是「努力工作就可改善生活」,更加強了「香港人」的身份意識。

 
民意調查

 
 97回歸前後,對於香港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意味著香港政治地位的改變,香港從一個英國管治下的殖民地,回歸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無論在政治、社會、民生等都有所轉變,而在身份認同上亦有著明顯的不同,很多西方研究指出,政治疆界的改變,很容易催生出新的集體認同,因為新的政治疆界會賦予社會成員新的政治和文化想像。


 以下是一些民意調查結果,看看當中有什麼轉變,再思考到底當中有什麼原因影響吧!

 

 

  •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 市民的身份認同感
  •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民意調查」
  •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民意調查」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 – 市民的身份認同感

身份類別認同圖表

分析: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多元身分認同」並不罕見。香港教育學院梁恩榮教授與高級研究助理盧恩臨於反駁郝鐵川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文章中指出,一個人可同時屬於不同的政治群體,這些不同的身分認同可以是階級性的,甚至是互相競逐的。所以,有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香港人」或認為自己擁有雙重身分(「香港的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自認為「香港人」的,在外在壓力和經濟誘因下,仍會堅持香港人的身份,甚至作出反彈,他們所堅持的「香港人」身份就會變得更加清晰和更具抵抗力;而自覺有雙重身份的人,大都採取了「分隔」的策略來處理雙重身分所引致的張力,在經濟和文化方面會認同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傳統文化,但在政治方面則認同西方的政治文化,重視自由、法治等價值。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電話民意調查」

直接詢問受訪者談到他們的身份,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中國人」、「兩者都是」或是「兩者都不是」。

《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

  2007 1997
香港人 52.8% 55.8%
中國人 36.3% 32.5%
兩者都是 9.4% 9.4 %
兩者都不是 0.3% 0.4%
不知道/很難說 1.2% 1.8%

 

分析:兩次的調查數字均顯示,絕大多數受訪者對選擇「香港人」或「中國人」作為其基本的身份認同並無明顯的困難,選擇「兩者都是」或「兩者都不是」的只屬少數。這結果印證了這兩項身份在香港市民的集體認同中的重要地位與意義。其次,兩項身份認同頗為穩定,兩次調查之間只有輕微的波動,呈現很高的延續性,反映香港回歸中國並未嚴重衝擊到香港市民的身份認同結構。再者,2007年的調查發現,香港人身份認同者仍然超出中國人身份認同者一成六,顯示香港市民的本土身份認同仍然頗為強烈和穩定。

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林瑞芳及其研究小組

訪問13,000多名平均年齡15歲的中三至中五學生。

《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

  1996 (受訪人數:9226人) 2006(受訪人數:3993人)
香港人,其次才是中國人 40% 39.4%
香港人 33.9% 28.7%
中國人,其次才是香港人 15.8% 22.3%
中國人 10.4% 9.6%

 

分析:在這10年間,本港青少年認同自己屬於「中國人,其次才是香港人」雙重身份的人數增加了41%;又認同自己是「香港人」單一身份的則大幅下降。如果以上述四種身份的整體人數比例看,青少年以「香港為首」的心態沒有太大變化;對於香港人和內地人的評價,在10年內是比較穩定,沒有明顯改觀。
相關概念

國民身份認同(National Identity) 是指個人認同自己是某個國家的國民,並對國家擁有情感和歸屬感。這種意識指個人感到跟其他同屬此國家的個體擁有共同的特徵,例如文化、語言和歷史背景等。國民身份認同可透過推行國民教育,令國民從認識祖國文化、語言和歷史等,提高身份認同感,有利於國家推行政策,達至人民團結及社會和諧。

國民教育(National education)是政府為提升國家觀念和提高國民素質而開展的教育工作。透過了解國家的歷史文化和發展,令國民產生歸屬感和自豪感,對維繫國民團結及一國之穩定十分重要。但有教育學者認為國民教育的概念較狹窄,極端時甚至造成排外的民族主義,需要用人權教育、世界公民教育來平衡。

國籍(Nationality)是指一個人屬於一個國家的國民資格,包含個人服從國家並受國家保護的意義。對於出生嬰孩,大多數國家採用依據血統、出生地或兩者結合的原則給予國籍;而成人可自由申請轉換國籍,或加入其他國家而擁有雙重國籍,但需參照相關國家的法律,亦有人可能因政治因素或其它原因而被剝奪國籍。


 

 

   
 
 
製作日期:2012年5月03日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