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有自由?




   
關我咩事? What's In It For Me?
你有沒有閱讀新聞的習慣?你認為香港傳播媒介的發展與新聞自由有甚麼關係?新聞自由對你的日常生活而言有何重要呢?
甚麼是新聞自由?

新聞媒體為近代產物,隨著印刷、廣播、互聯網,以及其他通訊科技的發展,報章、電台、電視、網上博客等新聞媒體遍地開花,以文字、特寫、圖片、影片、調查報告等形式發佈足以引起大眾興趣或造成影響力的最新事件。

在傳統社會裡,由於人們居住的環境或社區較小及簡單,人們掌握資訊的方法主要靠親身經歷或口耳相傳。但現代社會環境大而複雜,人們獲得資訊需依賴新聞媒體,在獲得資訊的過程中,必然涉及資訊的自由流通與否,亦即是新聞自由。

所謂新聞自由,是指通過憲法或相關法律條文保障新聞媒體採訪、報道、出版、廣播及發行等權利,保障新聞業界收集與發佈消息,給予大眾充分知情的自由,並確保新聞業界行使該權利時不應受政府或任何團體干預與威嚇,亦無需政府審批,但若相關傳媒的行為違反法律,仍要負上法律責任。

從更深層的意義看,新聞自由是所有人所應有的基本人權,而不是特定行業的特權,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提到,所有人都有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包括尋找、接收及傳遞資訊和意見。根據香港《基本法》第3章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

新聞自由的重要性

《世界人權宣言》指出人身自由、通訊自由、言論自由等都是個人的基本權利與普世價值,主張人應享有知情、傳播及討論的權利,資訊的自由傳播和新聞自由對所有人都極為重要,影響人們對政治、經濟、環境、社會,以及全世界等不同方面的認知和了解。

  • 肩負起監察者的角色
  • 向公眾提供自由討論的平台
  • 保障資訊自由流通
 
透過報道向公眾披露政府的施政或不同機構的決策行動等,在合法的情況下令政府或不同機構的政策更透明化,打破資訊發放的壟斷。

質疑政府的政策和決定是否有助民生等問題,迫使政府改善政策,亦即行使所謂的「第四權」,作為一個非官方的監察者角色,對政府作出制衡。

暴露社會不公平現象,對政府官員進行監察,防止官商勾結、貪污舞弊、濫用職權等行為出現,有助官員自律。

反映社會存在的問題,如報道與民生、環境保護相關之問題,有助政府或社會上不同的持份者作出改善。
 
 
隨著通訊科技與互聯網技術的進步,資訊流通再不局限於媒體單方面發佈,不同媒體設立的網上討論區、社交網站群組、電台烽煙節目等,就不同時事議題發起討論,公眾能夠於以上互動平台發表個人意見,影響政府施政或其他機構的決策。
這些互動討論平台能教育及啟發市民大眾對政府、社會、民生、經濟等問題的關注,藉不同議題的討論,有助他們深入認識政府的施政或其他機構的決策。
 
資訊自由流通有助締造營商便利及公平的競爭環境,為保證社會資源運用和經濟活動都能公平而有效地進行,各類公共資料應能讓大眾及新聞媒體等簡便地查閱。
香港新聞自由是否倒退?

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政府表示應維護香港各樣核心價值,行政長官梁振英任內首份《施政報告》亦指出「我就職時向香港市民承諾,保障市民權益,維護人權、法治、廉潔、自由、民主等核心價值,包容各種立場和意見,並尊重新聞自由…政府將堅定不移維護這些核心價值。」但近期有部分事件反映香港新聞自由似有轉變的趨勢,本港的新聞自由是否面對倒退的危險呢?


事件   內容簡介     香港記者協會聲明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的保安安排(2011年8月16日至18日)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期間,香港警方就保護副總理採取了一系列的保安行動,其保安安排惹來新聞工作者不滿。 聲明指出警方於記者採訪期間,限制記者人身自由並阻撓採訪,並侵擾記者人權,更指出部分警員行動時拒絕表露身分。
     

記者在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時高聲提問後被警員帶走查問 (2012年6月30日)

《蘋果日報》記者於採訪來港到訪的胡錦濤主席時就六四事件高聲提問,隨即被警方帶離現場15分鐘,指他高聲提問擾亂秩序。 聲明抗議警方踐踏記者採訪自由,要求警方停止這種大陸化的手法;更憂慮警方只對高聲提問有關六四事件的記者作不合理查問,有違自由原則。
     

特區政府隱瞞主要官員訪京行程
(2012年7 月16日至17日)

按照慣例,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外訪前夕會發出新聞稿,但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外訪北京,與中國教育部部長會面的行程,並沒有公開發佈新聞稿。 聲明指出由於當時國民教育引起社會極大爭議,吳克儉於此敏感時期進行官方外訪,有必要向大眾交代外訪之行的消息,讓傳媒得以向其發問,事件嚴重損害市民知情權,亦反映政府透明度不足。
     

遊行人士襲擊記者
(2012年12月30日)

Now新聞台記者和攝影師採訪「愛護香港力量」遊行人士時,被部分遊行人士包圍及推撞,期間更有一名男子出拳擊打攝影師後腦。法庭最後判該男子罰款1500元及賠償1000元予事主。 聲明強調香港作為自由社會,不同人士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和自由,記者的工作是向大眾反映社會就不同事件的各種意見,不應受暴力對待,暴力襲擊新聞工作者形同打壓新聞和採訪自由。
     

政府修訂《公司條例》,
研究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董事個人資料
(2013年1月)

政府修訂《公司條例》的附屬法案,根據建議,為保障公司董事的私隱,將研究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董事的身份證號碼和住址等個人資料,但豁免新聞業界可繼續查冊。 聲明強烈反對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董事的個人資料,讓公眾查冊行之已久及鮮被濫用,公眾亦可以是公司的小股東,若禁其查冊,公眾的利益將不受保障。希望政府撤回修訂,維持資訊自由流通。
     



記者就「社運人士古思堯等人被控
企圖侮辱區旗案件」於庭上作供
(2013年6月)

社運人士古思堯,被控侮辱區旗的案件,控方在庭上播放由無綫新聞部提供的新聞片段,並要求當日在場採訪的無綫電視助理採訪主任何永康上庭作供。 聲明指出警方要求記者就採訪活動作供之做法,並不恰當,記者會被視為警方的檢控工具,令市民日後接受記者採訪時有所顧忌,甚至因此拒絕接受採訪,削弱新聞界的消息來源,損害公眾知情權。認為警方對新聞自由尊重不足,損害新聞界獨立客觀的專業形象。
部分資料來源︰香港記者協會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認為新聞自由不單只是新聞界享有的自由,而應該是任何人均可享有尋求資料去製作、發佈和接受新聞的自由,以政府修訂《公司條例》禁止公眾查冊一事為例,她認為除了公眾資訊的流通受到限制外,即使豁免新聞業界能夠查冊,該如何界定新聞界,網上傳媒是否同為新聞業界?反而令她認為政府可能需要發牌認證新聞行業,豈非成為政府控制「新聞自由」的有力工具。單從這事已可看到,不只是新聞自由受到限制,關乎公眾利益和資訊自由同時亦有收緊的潛在危機。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的「2013年世界新聞自由榜」,香港排名第58位,比2012年下跌了4位。相對於首屆「2002年世界新聞自由榜」更由第18位下滑至58位,已落後於台灣、韓國及日本等亞洲國家及地區,從跌幅可反映國際社會對本港新聞自由近10年的評價是有所下降的。本地市民又如何看近年的新聞自由程度呢?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網站近年就「市民對香港新聞自由滿意程度」的調查可見,受訪者對近年本港新聞自由的滿意度持續下降,而表示不滿意的比率卻逐年上升。

 
  • 2013年世界新聞自由榜 (部份國家)
  • 香港市民對香港新聞自由滿意程度(年結)

2013年世界新聞自由榜 (部份國家)
排名 國家或地區 排名差別 (2012年排名)
1 芬蘭 0 (1)
2 荷蘭 +1 (3)
3 挪威 -2 (1)
29 英國 -1 (28)
32 美國 +15 (47)
47 台灣 -2 (45)
50 韓國 6 (44)
53 日本 -31 (22)
58 香港 -4 (54)
140 印度 -9 (131)
149 新加坡 -14 (135)
173 中國 +1 (174)
   資料來源︰無國界記者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新聞自由的反思

在追求新聞自由時,公眾利益的概念往往與新聞自由聯繫在一起。然而,新聞自由與其他的利益考慮又會否產生衝突呢?從表面看,私隱權、社會安全及國家機密與新聞自由有互相衝突的地方,因為當涉及公眾安全、個人私隱、政府或商業機密時,在一般情況都應受保障,免於向公眾披露被視為敏感的資料,而新聞自由則是報道政府或別人的有關消息的權利。



個案類型 與新聞自由的衝突點     事件例子
個人私隱 任何人不論其社會地位和職業為何,其個人私隱及私生活均應獲得保護,而不得在沒有充分理由下作為報道的材料,令其受到侵擾。 2011年,多名藝人被娛樂雜誌社通過有計劃的監察方法,以長焦距鏡及放大器等攝影器材偷拍其在家中的私人活動,並公開刋登該些照片於有關的雜誌內。 所涉的照片包括藝人家中全身赤裸的照片及在家中親密行為的照片。
     

國家機密

國家機密涉及到國家安全、經濟以及政治利益的消息,一般由政府高級官員掌握,一旦被報道可能影響政府施政或行動的效果,甚至危害國家安全。 美聯社曾於2012年5月7日報道過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也門反恐秘密作戰,之後司法當局就以洩露國家機密為由展開搜查。美聯社稱,被司法部秘密獲取的通話記錄的起止時間為2012年4月至5月,波及美聯社20多條電話線路。美聯社要求政府歸還這些通話資訊並銷毀相關記錄。
     

公眾安全

公眾安全涉及一般市民的生命、財產等安全,若錯誤報道公眾安全相關的新聞,將可能產生恐慌,影響市民生活。 2011年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期間,中港多地傳出食鹽能防輻射;另一說法為區內海水受到核電站輻射污染,因此由海水製的海鹽生產將會出現問題。這些說法經不同媒體傳播後,引起民眾的集體恐慌,更被戲稱為「盲搶鹽」。

由此可見,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不應被傳媒機構視作特別權利,公眾利益必須涉及真正值得公眾關注的事項,而不能藉著報導新聞而侵犯其他個人、機構或公眾的權利。但當涉及國家機密或公眾安全的時候,新聞自由的平衡與取捨,值得我們進行反思。

相關概念
     

新聞自由(Freedom of Press)指通過憲法或相關法律條文保障新聞媒體採訪、報道、出版、廣播及發行等權利,保障新聞界收集與發佈消息,給予公眾充分知情的自由。新聞界行使這些權利時不應受政府或任何團體干預與威嚇,亦無需政府審批,但若相關傳媒的行為違反法律,仍要負上法律責任。

私隱(Privacy)是個人自行決定何時、怎樣及將多少關於自己的資料向其他人傳達的訴求。學者露芙.嘉韋遜指私隱包含三個要素:保持秘密,即個人能否控制關於自己的資料的發佈;隱藏身份,關乎個人在多大程度上成為眾人注意的對象;離群獨處,關乎個人所享有的獨處感覺。

公眾利益(Public Interest)是指大眾的總體福祉或需要,但每個人對其看法也可能不同,公眾利益具高度的抽象性和概括性,若有政策在安排上傷害社會上任何一人,也不算符合公眾利益。因此執法者在行使公權力時,須根據社會發展和變化等情況來維護具體的公共利益來實現社會的公平和正義。

香港電台節目
 

香港電台節目
《左右紅藍綠》-
公司查冊與新聞自由
 

 

   
 
 
製作日期:20130620
版權聲明 | 會員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免責聲明 | 無障礙網頁 | 回應及意見 | 關於我們 |
Copyright © 2017 eTVonline.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